学校门口,柯南两眼盯着萝莉哀手里的录像带,嘴角一阵抽抽,扭头看向舒允文,一脸卖萌的假笑:

    “允文哥哥,那个是什么啊……”

    我勒个去!这小鬼的笑容感觉好恶心??!

    舒允文心里面吐槽一句,然后顺着柯南的目光看了过去,顿时明白了柯南为嘛会露出那种恶心人的笑容,朝着柯南微微一笑:

    “那个是录像带??!”

    废话!我特么还不知道那个是录像带??!

    柯南脑中咆哮,继续干笑着问道:“允文哥哥,我的意思是说,那个该不会就是我在伊豆的那个录像带吧?”

    “不是!当然不是!”舒允文随口扯谎,然后轻搓柯南狗头,笑眯眯地说道,“好啦!咱们明天见,我早上去你家接你!对了,小兰明天在家吧?”

    柯南听着舒允文的话,一脸便秘相——

    尼玛!你去接我,问小兰在不在搞毛线?你特么是去送录像带的吧?

    柯南眼看着舒允文就要关上车门,连忙从车门里面挤了进去,坐在舒允文的身旁,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看着舒允文:“允文同学,你把录像带给我好不好?”

    “不好!这录像带是我的!”舒允文立刻宣誓了所有权,正准备再调戏柯南几句,萝莉哀忽然幽幽地开口道:

    “我的实验素材又用完了……”

    舒允文“啊咧”一声,柯南一脑门儿黑线地看向萝莉哀——妈蛋!这只腹黑的怪癖萝莉,果然又是这句话!难道咱真的注定要当小白鼠?

    “你只要答应我之前的条件,让我采集一次你的实验素材,录像带就交给你?!甭芾虬掷锩娣怕枷翊?,提出邪恶的交易。

    柯南嘴角抽抽了两下,想了想录像带被小兰看到后的悲惨人生,咬牙道:“好吧,我同意了!”

    萝莉哀扭头看向柯南,提出了时间:“……明天早上,你不准吃早餐,一起去实验室,没问题吧?”

    “没问题!”

    柯南郁闷地点头答应,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舒允文则是一脸无语:“灰原,这是我搞到的录像带??!而且,你要是想让这家伙躺在实验台上的话根本用不着谈条件,就他这智商,我一天能骗他八次~”

    柯南“哈”了一声,扭头看向舒允文,一副“你特么再说一遍”的表情——

    尼玛!你这货的那句“一天能骗他八次”是几个意思?咱在你心目中有那么渣吗?

    “……我只是近期需要搜集一次非麻醉状态、空腹状态的相关数据而已?!甭芾虬柿怂始?,轻声回答。

    “呃……这个……”舒允文愣了一下,扭头看向柯南,随手在柯南的脑门儿上拍了一下,“小鬼,明天早上我们八点过去接你,不准吃饭,知道了没有?”

    柯南屈辱地点了点头,然后看向萝莉哀:“喂!那录像带是不是可以先给我?”

    萝莉哀随意地瞄了柯南一眼,随意地把录像带递了过去:“希望你能信守诺言?!?br />
    柯南正准备霸气地来一句“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之类的话,舒允文已经轻搓柯南狗头,笑眯眯地说道:“没事,这家伙要是敢反悔,回头我一棍子敲晕他把他带到你实验室里面去……”

    柯南闻言,脑门儿上挂满了黑线——

    妈蛋!你特么要不要这么狠?

    柯南瞪了舒允文一眼,不想和舒允文、萝莉哀继续说话,转身拉开车门,走下来了车,紧接着便听到了元太、步美、光彦的声音:

    “柯南,你刚才上允文哥哥的车做什么?”

    “你手里面拿的是什么?录像带嘛?我们一起看好不好?”

    听着小鬼们的问题,柯南连忙挠头道:“没、没什么啦!这是毛利叔叔托允文哥哥买的录像带……”

    “这样??!”步美小萝莉点了点头,光彦又忽然问道:

    “对了,允文哥哥,我们明天在什么地方碰头?在柯南家吗?”

    舒允文还没开口,萝莉哀已经抢先道:“我们明天在我的实验室门口碰头……”

    “实验室门口?”元太有点惊讶,“灰原明天早上还要去实验室吗?”

    萝莉哀点头道:“柯南同学答应要当我的实验观察对象,所以我要先去实验室里面做一下实验……”

    步美小萝莉立刻“哇”了一声,一脸羡慕:“柯南同学又要当灰原同学的实验观察对象了吗?好幸福!”

    光彦也紧接着说道:“灰原同学,我们也想一起去看看,可不可以?”

    “灰原,拜托你了!对了,明天能不能看解剖??!”元太一脸期待,“上次没有看到,好遗憾??!”

    萝莉哀扭头一看柯南,腹黑地微笑道:“这个你们得和柯南同学商量。如果柯南他答应的话,我这里没问题?!?br />
    柯南嘴角一脑门儿黑线——

    妈蛋!老子要当小白鼠明明是个悲剧,你们高兴个毛线??!

    还有,元太你看个毛的解剖,解剖会死人的啊魂淡~!~

    ……

    晚上,九点钟。

    黑色组织某据点酒吧内。

    酒吧角落里,时津润哉坐在角落里面,手里面拿着手提电话,听着和缓的音乐声,低声道:

    “……怎么样?我的这个计划,应该还不错吧?在我的计划中,你根本没有杀人动机,警方自然也不会怀疑到你的身上……”

    电话里面,一个男人的声音传来,语气似乎有些犹豫:“……可是,在你的这个计划里面,牺牲者实在是太多了一点……我真正想杀的,只是他们中的四个人而已……”

    “四个人吗?你难道不觉得,这种按照独特顺序所绽放的生命之花,才更加美丽吗?”时津润哉轻笑一声,“……我的计划已经制定完成,现在你只需要告诉我,你想不想按这个计划执行下去?”

    对面沉寂了片刻,然后嗓音沙哑:“……好吧,我会按照你的计划执行。不过,你之前说过的,这个计划中有一个致命的漏洞,那个明天出狱的人如果被警方抓住的话,这个计划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村上丈吗?”时津润哉冷笑一声:

    “你放心吧,他不会被警方抓住的……绝对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