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兰无奈地和园子说笑了几句,拿起客房内的电话,打了报警电话。

    柯南和舒允文闹了一会儿别扭后,又凑到了舒允文身旁,皱着眉头问道:“喂,你是怎么知道,道胁正彦的裤子兜里带着那把杀人凶器的?”

    舒允文扭头瞄了柯南一眼,懒得解释了,随口道:“你猜??!”

    猜?猜你个毛线??!

    柯南白了舒允文一眼,然后捏着下巴嘀咕道:“……话说起来,允文哥哥,你难道就没觉得奇怪吗?”

    “奇怪?”舒允文愣了一下,“有什么奇怪的?”

    柯南认真地回答道:“就是道胁正彦今晚潜入这间房间、偷走那卷底片的事情。那卷底片里面明明没有什么对他不利的照片,他为什么要来偷?这简直太奇怪了!”

    “……他如果没这么做的话,也不会引起我们的注意,自然也就不会暴露了……”

    “那谁知道?”舒允文懒得想这些,脑壳疼,“……嗯,等一会儿这家伙醒了以后,让这家伙自己说不就行了?”

    “嗯……也对?!?br />
    柯南点了点头,舒允文则低头看着道胁正彦,然后又想起了那把匕首上残留有阴气、鬼气的事情——

    话说起来,这家伙如果只在伊豆这里杀了两个人的话,两起命案间隔长达一年,匕首上的阴气、鬼气应该早就散掉才对!现在那把匕首上既然还残留着阴气、鬼气,那他绝对是在近期内还杀过人……

    舒允文心里面琢磨着,柯南一看舒允文的表情,忍不住问道:“喂,你在想什么???”

    “没什么?!笔嬖饰囊×艘⊥?,“我就是觉得,这家伙近期之内、最多不超过一个月,应该还杀过人……”

    “还杀过人?”柯南微微一愣,正准备追问,忽然间听到外面传来了园子的声音:“……喂,你是什么人?进我们的房间里面想做什么?”

    园子话落,舒允文、柯南连忙走到起居室外,紧接着看到园子、冢本数美站在一个矮胖男人跟前,一脸警惕。

    矮胖男人两手摊开,小心翼翼地解释道:“……你们不要紧张,我不是什么坏人。我是千叶县的刑警,这段时间一直都在跟踪道胁正彦这个人。刚才我看到他进了你们的房间里面一直没出来,所以才进来看看……”

    “千叶县的刑警?”冢本数美、园子她们都愣住了。

    矮胖男人从身上掏出了警察证件:“……我叫寺林省二,真的是一个警察,那个道胁正彦是我一直在跟踪的一个杀人案嫌疑人。这家伙在伊豆、千叶之间流窜作案,加上昨晚那位死者,已经有四个人遇害了!”

    “他杀了四个人?”小兰一脸惊讶,舒允文则皱了皱眉头,开口问道:

    “这位警官,道胁正彦的上一起案子,是什么时候犯下的?”

    “上一起吗?是在半个月前?!彼铝质《⒖袒卮?,“那起案子发生在千叶县,死者同样是褐色头发、腹部中刀而死。在那之后,这个家伙就来到了伊豆这里……”

    舒允文闻言眯了眯眼——好吧,果然是这样??!道胁正彦这家伙果然在近期杀过人,难怪那把匕首上会残留有阴气、鬼气……

    舒允文思索着,寺林省二又继续问道:“……对了,你们还没告诉我,道胁正彦他怎么样了……”

    “道胁正彦嘛?”冢本数美、小兰、园子对视一眼,然后冢本数美说道:“允文君揭穿了他的身份,他想逃走时,被打晕了……”

    “是吗?”寺林省二连忙走进了起居室里面,低头看了一眼昏迷中的京极真和道胁正彦,扭头看向舒允文道:

    “这位先生,道胁正彦他虽然是杀人凶手,但是你把人打成这样,我们警方也不好交代啊……”

    听着寺林省二的话,舒允文愣了一下,伸手指着自己的鼻子:“我?打人?”

    “嗯?人不是你打的吗?”寺林省二一脸狐疑,扭头看了看旁边的人——周围除了舒允文这个爷们儿外,只有三个柔弱的软妹砸和两个小屁孩,不是舒允文还能是谁?

    “唔……”冢本数美、小兰这两个软妹砸一起低头,“抱歉,打晕道胁正彦的人是我们,当时他手里面拿着刀子,所以我们下手重了一些……”

    “呃……”寺林省二看看面目全非的道胁正彦,嘴角抽抽了两下,轻咳一声,转移话题:

    “那道胁正彦旁边这个男人是谁?道胁正彦的同伙吗?”

    柯南连忙笑眯眯地解释道:

    “不是的,他是这家旅社的小老板,我们的朋友,刚才不小心晕倒了……嗯,可能是贫血吧……”

    舒允文眼皮子跳了两下,扭头看向柯南——

    妈蛋!贫血?京极真明明就是被你放倒的好不好?这小鬼扣黑锅的技术,真是越来越熟练了??!

    ……

    次日下午五点钟,伊豆开往东京的列车上。

    随着鸣笛声响起,列车缓缓离站,舒允文、冢本数美、柯南等人坐在一起,一边吃着零食、一边聊着天。

    柯南小鬼坐在小兰身旁,嘴里面“巴拉巴拉”地说着从警方那里打探来的消息:

    “……听横沟警官说,道胁正彦因为被女朋友甩掉,所以恨上了所有褐色头发的女性,并以此为目标开始犯案,接连杀掉了四个人?;褂?,他昨晚之所以会潜入我们的房间偷走底片,是因为他怀疑园子姐姐拍到了他前天晚上杀人时的照片……”

    “前天晚上?”园子愣了一下,“他杀人的地方,是在铁轨旁的小树林吧?可是,我并没有在那里拍照片啊……”

    “他只是误会了而已……”柯南解释道,“我们几个在路过小树林时,他正巧在树林里面作案。那时候,我们身后有电车开过,电线刚巧带出了电流光芒,他误以为是闪光灯的光芒。在那之后,他发现了园子姐姐手里的照相机,所以打晕了受害者,然后一路跟踪我们,跟到了瓦屋旅社……”

    “……后来,那位死者就流血过多而死了?”舒允文接了一句,了然地点了点头——

    好吧,凶手行凶后立刻离开现场的原因,现在也搞清楚了~

    柯南又说了几句,然后笑着说道:“对了,横沟警方还说,京极真之前就觉得道胁正彦有问题,还为了?;ぴ白咏憬?,一直在暗中?;づ秪”

    园子愣了一下,脸一红:“哼!谁知道是不是在跟踪!”

    小兰微微一笑,忽然问道:“对了,园子。之前我们离开旅社的时候,京极同学好像私下找你说话了,他和你说了些什么?”

    “没、没说什么!”园子连忙摆手,然后转移话题道,“数美学姐,你表姐什么时候回东京?”

    “她?大概明天吧,和节目组的人一起?!壁1臼牢⑿ψ呕卮?,“他们的拍摄,明天应该就结束了?!?br />
    “是吗?”小兰微微一笑,然后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笑着说道,“允文同学,我们之前说好的,柯南的那份录像带,一定要送我一份哦!”

    “录像带?”舒允文愣了一下,扭头看向柯南,只见柯南连连摆手,一脸哀求,不由得同情了一下下,然后笑眯眯地说道:

    “好??!当然没问题啦!柯南他在录像里面超可爱的,小兰你一定要看仔细一点哦!”

    “嗯嗯,我会的!”

    小兰微笑着点头,柯南小鬼郁闷地想死——

    妈蛋,舒允文你这个坑货,你就是想坑死我!

    不行!绝对不能让小兰拿到录像带!我得自救!

    柯南想着这些,扭头看向了萝莉哀,嘴角抽搐了两下——

    好吧,当小白鼠什么的,其实也是可以商量一下的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