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六点半,东伊豆町。

    因为下雨的缘故,天空已经是黑压压的一片,豆大的雨滴砸落在街道上,很快淋湿了地面。

    街道上的行人匆忙躲雨,道路两侧的商店也都亮起了灯。

    某个十字路口的公共电话亭前,舒允文靠在屋檐下,伸手敲了敲电话亭的玻璃门,大声道:

    “喂,小鬼,好了没有???天下雨了,我们得赶紧回去了?!?br />
    电话亭内,柯南小鬼扭头看了一眼舒允文,手里面拿着蝴蝶结继续说了两句,然后才挂掉电话,走出了电话亭,走到了舒允文身旁。

    舒允文嫌弃地往旁边靠了靠,然后才问道:“又用毛利大叔的名号来打探消息?”

    “是??!”柯南点了点头,捏着下巴说道,“我刚才用毛利叔叔的声音给横沟警官打了电话,知道了案件的最新进展。根据他的说法,昨天晚上发生的案子和去年发生的那起案件有很多共同之处,尤其是死者的腹部伤口鉴定,可以认定为同一把匕首所为,所以这两起案件的凶手是同一个人,现在已经并案调查了?!?br />
    “同一把匕首?同一个人?”舒允文闻言一愣,“……那凶手行凶时使用的凶器找到了没有?”

    “没有?!笨履弦×艘⊥?,然后扭头看向舒允文,干巴巴地继续说道,“……犯人既然在第一起杀人案后没有扔掉凶器,并且还在第二起杀人案时继续使用,那就说明那把凶器对犯人具有某种意义,很有可能会继续持有作案……”

    柯南小鬼“巴拉巴拉”地说了一堆自己的推论,舒允文“嗯嗯”地点头,然后抬手看了看手表:

    “算了,不说这些了,现在都六点半多了,我们还是快点先回去吧?!?br />
    “嗯……也对,再不回去小兰姐姐又要担心了?!笨履嫌α艘簧?,抬头看向路边,在看到十字路口等红绿灯的一辆银灰色的轿车时微微一愣:

    “啊咧?那不是道胁先生嘛?”

    “道胁先生?”舒允文也看了过去,“……还真是他!他现在应该要去接小兰、园子她们吧?不如让他开车带我们一程!”

    舒允文说着,向着银灰色轿车挥手道:“道胁先生你好!”

    银灰色的车子里面,道胁正彦脑袋似乎略微扭了一下,然后随着红绿灯变换,银灰色的车子飞快地开了出去,很快消失在了雨幕中。

    舒允文嘴角抽抽了两下,尴尬地收起了手:“……这家伙没看到是我们?”

    “呃……”柯南回想着道胁正彦之前的举动,伸手捏着下巴,神情凝重,“……或许吧?!?br />
    “算了,咱们溜达回去吧,反正路也不远,十几分钟就能到?!笔嬖饰陌诹税谑?,就近走进了一家超市里面,买了两把雨伞出来,递给柯南一把:“给?!?br />
    “谢谢你了?!笨履辖庸晟?,打开雨伞,跟在舒允文的身后,“这雨伞挺大,咱们两个用一把就可以的?!?br />
    “谁要和你用一把???”舒允文斜眼瞄了柯南一眼,“……身上一股味儿!”

    一股味儿?

    柯南嘴角抽抽了两下,然后默默地收起雨伞,背部往舒允文的裤腿儿上一靠,还来回蹭了两下!

    让你说咱身上一股味儿!

    ……

    下午六点三十五,瓦屋旅社门前。

    冢本数美、小兰、园子萝莉哀站在门前,一边聊天一边等候着。

    忽然间,旅社的门打开,然后只见京极真走了出来,拿出了两把雨伞。

    冢本数美、小兰见状,连忙躬身道谢:“京极同学,非常感谢!”

    “不用客气,这都是小事而已?!本┘嬉参⑽⒐?,然后一手捂着嘴巴道,“还有,几位下雨天出门,一定要小心一些,尤其是这位园子同学,我听说去年、今年两起杀人案的遇害者都是褐色头发,请你一定要注意安全,千万不要单独行动……”

    “啊咧?谢谢你的关心!”园子点了点头,萝莉哀则抬头看了一眼京极真,两手挽着手臂,随口说道:

    “……你对园子姐姐倒是挺上心的嘛,是喜欢上她了吗?”

    “呃……”京极真脸“刷”地一下变红,然后躬身道,“抱歉,我还有一些事情,失礼了?!?br />
    京极真重新回到了旅社内,冢本数美则奇怪地瞄了一眼园子:“……园子,小哀刚才说的话,京极同学没有否认,该不会是被说中了吧?”

    小兰立刻胳膊肘子捅了捅园子,调侃道:“园子,没想到真有你的啊,连京极同学都被你迷住了!”

    园子脸也有些发红,辩解道:“什么把他迷???我对他可没兴趣……你看看他,门牙都少了两颗,好丑,我还是更喜欢道胁先生,道胁先生好帅~”

    “呃……”冢本数美和小兰对视一眼,然后干笑着说道,“京极同学没受伤的时候,其实也挺帅的……”

    “是嘛?这可真看不出来~”

    园子说着话,忽然“哎呀”一声,伸手掏了掏口袋:“……我的钱包好像忘了拿了。小兰、数美学姐,你们等我一下,我回去拿钱包?!?br />
    “好的?!毙±妓堑懔说阃?。

    园子转身回到旅社,约莫五分钟后,小兰抬手看了看手表:“奇怪了,园子她怎么去了那么久,不会又想顺便换个衣服吧?”

    “唔……要不我们回去看一下?”冢本数美提议。

    “嗯,也好?!毙±嫉懔说阃?,然后和冢本数美、灰原哀一起走回了二楼的客房,伸手拉开玄关的门,看向漆黑一片的客房客厅:

    “园子,你在不在?”

    与此同时,客房的起居室内,在窗外微弱亮光照射下,园子被人死死地按在远处的榻榻米上,嘴巴也被人捂住,某个黑漆漆的人影手里面拿着匕首,正准备刺下。

    小兰声音传来,压着园子的黑影立刻站起身来,飞快地跑到窗外,翻身跳下二楼。

    紧接着,小兰伸手拉开了起居室的房门,一眼看到从地上挣扎着爬起来、咳嗽个不停的园子,连忙跑到了她的身旁,惊讶地问道:“园子,你怎么了?”

    “……小兰,数美学姐,我好还怕??!”园子伸手捂着喉咙,“刚才有个可疑的男人忽然攻击我,然后逃到窗外去了!”

    “什么?”冢本数美伸手按开点灯开光,快速地跑到窗外,向外面看了一眼,秀眉蹙起:

    “可恶!让他逃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