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树林外,舒允文轻咳一声,掩饰了一下尴尬:

    “……京极同学,你看你之前也不说清楚,闹出这么大的误会……”

    尼玛!你还怨我了?你们给我说清楚的机会了吗?刚才那明明是一言不合直接开怼好不好?!

    京极真一脸不爽,然后开口问道:“……抱歉,请问你是……”

    “我是舒允文,是一个除灵师,也是数美酱的男朋友?!笔嬖饰陌掩1臼览搅松砼?,做了一下自我介绍,然后继续说道,“……今天的事情,是我们的错,京极同学你的医药费、赔偿金我们都包了……”

    舒允文话音刚刚落下,秋本秀则立刻开口道:“允文大人,这里是伊豆,哪里能让您出钱?这位先生所有的费用,就交由我们秋本家负责吧……”

    舒允文愣了一下,然后点头道:“也好,那就麻烦你们了?!?br />
    几个人简单说了几句,萝莉哀慢悠悠地向着小树林里面走去,轻声说道:“……我说,你们是不是忘了我们要来这里做什么了?”

    “呃……”舒允文闻言也反应过来,表情凝重,向着树林里面走去,“……对了,还有尸体……秋本先生,请你的人帮忙封锁一下这里,别让人随意进出,我先进去看看……”

    “好的,允文大人?!?br />
    秋本秀则点头答应,京极真也回想起了舒允文之前说过的话,惊讶地问道:“……这里真的有尸体吗?”

    “当然,允文君是不会看错的?!壁1臼赖懔说阃?,京极真也想跟着去看看,忽然脚下一个踉跄,“哎哟”一声摔倒……

    舒允文听到京极真的叫声扭头一看,然后挠了挠头——

    好吧,他刚才只顾着聊天,都忘了把京极真身上的【霉运随身】给解开了……

    嗯,这个倒霉孩子……

    舒允文把京极真身上的【霉运随身】解开,然后跟着成实,快步走到了尸体旁边,小心翼翼地看了两眼,眉头紧皱——

    这位女性死者看上去很年轻,大概也就二十五六岁,头上有被撞击过的伤口,腹部整个被鲜血浸湿,周围也满是血迹。

    另外,这个女人的头发,居然也是褐色的!

    两位相隔一年的死者,死法相同、性别相同、发色相同……

    舒允文正思索着,忽然间外面传出警笛声,没过多久一大串的条子叔叔走了进来:“……诸位好,这里被我们警方接管了,还请你们不要随意走动,配合我们警方调查!”

    “好的?!笔嬖饰挠α艘簧?,然后觉得说话的人声音有些耳熟,不由得扭头看去——

    嗯?这家伙好眼熟??!而且那个珊瑚头似的发型……

    “……横沟警官?”舒允文想起这货是谁了——

    横沟警官闻言一愣,看向舒允文:“你是……埼玉县和毛利先生在一起的那个除灵师?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是来工作的?!笔嬖饰乃婵诨卮?,然后扭头打量着四周。

    话说,横沟警官和目暮警官一样,是柯南原著里最擅长喊“666”的咸鱼警官之一。按照正常套路,横沟警官既然出现了,那柯南这货肯定就在附近,说不定一会儿就会从什么犄角旮旯里面跳出来了……

    舒允文正瞎琢磨着,冢本数美伸手拉了他一下:“允文君,你在发什么呆?”

    “呃……”舒允文嘴角抽抽了两下,然后无奈地回答道:

    “没什么,我刚才掐指一算,觉得附近有柯南出没……”

    “啊咧?柯南出没?”冢本数美微微一愣,然后嘴角笑起了弧度,“允文君,你又在说怪话了……”

    ……

    案发小树林附近。

    瓦屋旅社的某间客房内,小兰、园子泡澡回来,换好睡衣,早早地钻了被窝。

    园子一脸不开心,絮絮叨叨地抱怨着什么,小兰静静地听着,柯南则是一副死鱼眼的表情——园子这个八婆,嘴巴里面除了“帅哥”还是“帅哥”,真是一个典型的二八年华发(囧)春少女,这都快把我家小兰带坏了有木有?!

    柯南心里面吐槽着,忽然间觉得鼻子发痒,连打两个喷嚏。

    小兰“啊咧”一声,扭头关心地看向柯南:“……柯南,你没事吧?”

    “没、没事~”柯南干笑着摸了下鼻子,忽然觉得身上发凉,心中有种不舒服的感觉——

    话说,这种熟悉的感觉……该不会又有刁民想害朕吧?

    园子从被窝里爬了出来,一手托腮:“小鬼,你要是感冒了,我们明天去海边玩可不会带你咯!”

    柯南斜眼瞄了园子一眼,小兰立刻维护道:“园子,你别吓??履侠瞺”

    小兰说着话,掀开被窝,把柯南拽进了自己的被窝里面:“……来,柯南,我们一起睡吧!”

    “呃……这个……”柯南看看小兰穿睡衣的样子,嘴角抽抽了两下——又发福利?咱最近都快贫血了??!

    园子扭头一看,立刻摆出一副大惊小怪的表情:“小兰,你居然搂着其他男人睡觉!我要用照相机拍下来,然后交给你老公新一!这就是你偷情的证据!”

    “园子??!你真是的,再这样我要生气啦!”小兰瞪了一眼园子。

    柯南脸贴着小兰的胸口,脸上挂满了蜜汁表情——

    偷情个毛线??!我特么就是新一……

    ……

    晚上十一点半。

    小树林外,舒允文、冢本数美他们站在一起,做完了最后一次问询。

    舒允文好奇地问道:“横沟警官,那位死者的真正死因确定了吗?”

    “嗯……这个……”横沟警官沉吟一声,然后回答,“……根据鉴识人员的说法,死者应该是腹部中刀后,又被人打伤头部失去意识,然后腹部不断流血,最终导致死亡……”

    “……这个过程,很有可能持续了十分钟以上……”

    “十分钟以上?”舒允文愣了一下,“……那凶手的线索呢?”

    “暂时还没有?!焙峁稻僖×艘⊥?,“……这里是海边旅游胜地,流动人口很多,破案难度很大,不过我们会尽力的……对了,诸位如果有什么线索,还请立刻联系警方……”

    横沟警官说完后转身走开,京极真则开口道:“允文同学,数美学姐,我也先告辞了,明天我还有工作……”

    “工作?”舒允文愣了一下,打量了一下京极真,“你这模样还要去工作?”

    “没办法,我家里面是经营旅馆的,而且还在海边经营了一家餐厅,我要是不去帮忙的话,恐怕会忙不过来……”京极真解释了一下,嘴巴依旧漏风。

    “呃……这可真是……太抱歉了?!笔嬖饰脑僖淮蔚狼?。

    “没什么,我平时训练时经常受伤的……”

    京极真告辞离开,秋本秀则也走了过来:“允文大人,时间已经不早了,我们先回去休息吧?!?br />
    “好的,今晚要给您添麻烦了,秋本先生?!笔嬖饰牡懔说阃?,然后扭头一扫周遭,微微眯了眯眼——

    话说,今天的案子居然没有遇到柯南……这不科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