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

    爽?!

    这个该死的强女干杀人犯在做出了那种丧尽天良的事情后,居然还敢说“爽”?!

    一群人一起死死地盯着那个年轻人,年轻人也看到了满脸杀气的舒允文等人,神情微微一愣,有点不明所以——

    话说,这些人盯着他搞毛线?他不就是在树林里撒了泡尿了嘛,至于摆这么大阵势?

    黑皮肤年轻人愣了几秒钟,然后目光落到了冢本数美的身上,表情有些惊讶:“……您是……帝丹高中的数美学姐?”

    “没错,是我?!壁1臼酪凰劬锩媛欠吲?,快步冲向黑皮肤年轻人,“……你这个家伙,居然敢做出这种事情来……现在就给我束手就擒吧!”

    冢本数美说着话已经冲到了年轻人跟前,飞起一脚,朝他踢了过去。

    年轻人看着这突如其来的一脚,连忙闪身躲开,然后一脸懵逼——

    妈蛋!这是怎么回事儿?他只是实在憋不住,所以撒了泡尿而已,至于直接开打吗?

    黑皮肤年轻人挠头道:“数美学姐,你听我说,我不是故意的……”

    “哼!这种时候,还敢狡辩!”冢本数美杏目怒视,双手挥拳如风,继续攻向年轻人。

    年轻人几番躲闪后,终于忍不住抬腿反击了一下,皱着眉头道:“……看样子,好像有什么不对??!既然这样,那就打完再说吧!数美学姐,请指教!”

    年轻人话落,简单地摆了一个见礼后,居然近身逼上,与冢本数美正式交起手来。

    两个人你来我往,眨眼间就交手十几个回合,居然打成了平手!

    小树林周围,看着这一幕,秋本秀则、秋本明香、御手洗遥等人只是觉得惊讶,而知晓冢本数美实力的舒允文、萝莉哀、成实、明美却都是一脸懵逼——

    话说,数美酱的战斗力可不是一般的强,堪称世界超一流,遇到的敌人基本上都是秒杀,可是眼前这货居然能和冢本数美打了个平手……这货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舒允文持续懵逼中,而打斗中的二人已经靠近了某棵有碗口粗的树,几招拳脚落在了那棵树上,等二人跳开时,那颗碗口粗的树已经传来“嘎吱嘎吱”的声音,向着一旁倒落……

    “哈?!”周围的吃瓜群众下巴差点没掉下来——

    妈蛋!这两个人居然把树都怼断了?这特么是假的吧?

    随着那颗倒霉的树倒地,冢本数美二人也停了下来,一起喘着粗气,那个年轻人更是笑着说道:“……数美学姐,你的实力好像更强了……”

    冢本数美没有回答,年轻人又继续说道:“……我这段时间刚刚研究出了一招必杀技,名叫【360度空旋踢】,接下来要请数美学姐指教了……”

    冢本数美凝重地摆出防守姿势:“来吧!”

    哟呵?这个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家伙居然还会绝招?要是伤着咱家数美酱怎么办?

    车子旁边,舒允文听着二人的对话,终于回过神来,决定出手帮忙,口中轻声念动巫咒,然后一道【霉运随身】飞向那个黑皮肤年轻人。

    不远处,年轻人一脸凝重的笑容,一脚向前跨了一步,然后脚下用力一撑,飞身跃入空中,身体斜斜地转了360度,嘴里面带着“啊啊”的声音,“piaji”一声脸朝下砸到了刚才那颗倒下的树上,抽搐不已……

    “呃……”秋本秀则等人嘴角也开始抽搐起来——

    好吧,这就是这家伙的必杀技【360度空旋踢】?这必杀技是用来自残的吧?

    冢本数美一脸懵逼,看着年轻人挣扎着翻了个个儿,鼻子流血不说,门牙还磕掉了两颗:

    “……脚、脚滑了……”

    “……唔……”冢本数美愣了几秒钟,然后隐约猜到了什么,扭头看向舒允文道,“……允文君,是你干的吧?”

    “那什么……这个并不重要~”舒允文一摆手,然后继续说道,“重要的是,这个变态强女干杀人犯终于抓住了!”

    冢本数美点了点头,然后怒视年轻男子,一脸厌恶:“……真是没想到,他居然变成了这种坏蛋,连这么丧尽天良的事情也做得出来……”

    这时候,年轻男子“啊咧”了一声,表情那叫个懵逼:“什么强女干杀人犯?我什么时候做那种事情了?”

    灰原哀慢悠悠地走到了黑皮肤男身旁,伸手一指小树林里面,幽幽地开口问道:“树林里的那具女人尸体,不是你的杰作吗?”

    “女人尸体?”年轻男人嘴角抽抽了两下,“什么尸体?我刚才就是进去小解了一下而已……”

    “小解?”舒允文愣了一下,然后再度用【阴阳眼】观察着跟前的人,也终于察觉不对——

    跟前这人的身上虽然有阴气、鬼气,但是真的不多,大致浓度就是类似于普通人从案发现场打酱油路过了一下下的样子……

    冢本数美也看到舒允文的表情不对,轻声问道:“允文君?我们该不会……”

    “呃……”舒允文干笑一声,挠了挠头,看向冢本数美,“……这个……看样子,我好像真的搞错了……”

    “这样啊……”冢本数美埋怨地瞪了舒允文一眼,然后扭头看向躺在地上的年轻男人,不好意思地道歉道,“真的很抱歉,京极同学,我们好像搞错了,所以才会……”

    “……真的非常抱歉!”冢本数美弯腰道歉。

    京极同学?

    等等!这个人姓京极?人长得很黑,而且貌似还是个高手……

    舒允文看着跟前浑身泥土、鼻子流血还缺了两颗门牙的京极同学,一脑门儿黑线,忍不住问道:“……你姓京极?”

    “……允文君,他叫京极真,是杯户高中二年级的学生,也是一位空手道的高手?!壁1臼郎焓种缸啪┘娼樯艿?,“……去年的时候,我们在比赛会场遇到过,私底下较量了一下,两个人不分高下……”

    “呃……京极同学你好??!”舒允文有点小崩?!?br />
    妈蛋!这还真是京极真?园子那个脱线女的黑帅哥男朋友?不过……这货现在的样子感觉好凄惨……

    舒允文嘴角抽抽了两下,然后一脸歉意地躬身道歉:“原来是京极同学……京极同学你好,真是抱歉,我看到你从小树林里面出来,就以为你是……”

    “呵呵呵……”京极真凄惨地笑了两声,伸手一抹鼻子,鼻血抹了一脸,张开缺门牙的漏风嘴,一脸郁闷,幽幽地说道:

    “……刚才我就是尿急,去上个厕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