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厅后门。

    舒允文看着漂浮在空中的新生鬼,微微眯了眯眼睛——

    眼前这个新生鬼是一个年轻的女性,很明显没有神智,根据她的灵魂状态来判断,死了不到五分钟,应该是刚刚遭人杀害。

    舒允文心里面正琢磨着,冢本数美又好奇地问道:“……允文君,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这个啊……”舒允文回过神来,先是念动巫咒,把这个女性鬼魂摄成灵魂球抓在手中,然后轻声开口道,“……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发生命案了……”

    “什么?发生命案?”周围的吃瓜群众又是一起惊呼。

    舒允文点了点头,转身走到悬崖边的护栏旁边,开着【阴阳眼】,顺着灯光向下看了一眼——

    果然,就在悬崖下远处的一片树林里,隐约可见一些清晰的阴气、鬼气。

    这个新生鬼,刚才就是从悬崖下面飘上来的,而那里就是命案现??!

    只可惜,餐厅这里距离命案现场实在是太远了一些,少说也有两百多米,成实、明美都没办法过去看看情况……

    舒允文脑中思索着,扭头看向秋本雯子道:“秋本雯子小姐,请问那里那一片树林怎么走?”

    “那里的树林?”秋本雯子愣了一下,认真地看了看,然后开口道,“……那儿好像是电车轨道旁的小树林吧?距离我们这里挺近,走路十分钟就到……”

    秋本雯子话落,御手洗遥也开口道:“……电车轨道?小树林?我记得,我们住的旅店到烟火大会的会场,好像也会路过那里……”

    “没错,没错,就是去烟火大会的那条路!”秋本雯子附和地点头,然后问道,“允文大人,您问那个小树林是要……”

    “嗯……那片树林,就是发生命案的地方?!笔嬖饰幕卮?。

    “什么?”秋本雯子满脸惊讶,然后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结结巴巴地说道,“……那里、那里就是一年前那一起命案的发生地点,您刚刚收服的那个幽灵,就是在那里被杀害的……”

    “啊咧?是吗?”

    同样的地方,时隔一年,又发生了一起命案?这难道是……

    舒允文眯了眯眼睛,低头看了一下手中的新生鬼灵魂球,轻声开口道:“……抱歉,这里的幽灵我已经解决了,现在能请你们带我去小树林那里看看吗?”

    “……对了,顺便报警?!?br />
    这个新生鬼既然落入了舒允文的手中,那她就有必要去现场看一看,要是能找到凶手、为这个新生鬼报仇的话,他吸收灵魂时也能舒坦一点儿……

    嗯,就当是在了结因果嘛!

    “好的,允文大人?!鼻锉拘阍蛄⒖痰阃反鹩?,然后转身吩咐身旁的下属准备车辆,赶往小树林。

    ……

    五分钟后,时间到了晚上九点钟。

    贯穿电车铁轨的那条小路上只有五六个行人,一个皮肤很黑的年轻人跟在一对儿情侣身后,慢悠悠地跨过了铁轨:

    “……刚才烟火大会结束后一阵混乱,那两个女生还有那个小孩儿就忽然不见了……真是的,他们不是说,等大会结束以后会去附近的摊点吃小吃吗?怎么都没找到他们?”

    “……哎,今天人这么多,万一要是遇到坏人的话……”

    黑皮肤年轻人似乎有些担心,然后猛烈地摇了摇头:“……可恶!不能乱想……嗯,看登记簿上,那个褐色头发的女生叫铃木园子,真是没想到,空手道大赛结束后,居然还能再遇到她……”

    黑皮肤的年轻人胡思乱想着,又走了几步后,忽然觉得有些尿急。

    年轻人来回张望了两下,眼瞅着周围没几个行人,想了想走进旁边的树林里面,站在一棵树前,解开了裤腰带。

    一阵水流声后,年轻人解决了问题,然后一边提着裤子、一边向树林外走去……

    ……

    “允文大人,那个小树林就在前面?!?br />
    行驶中的汽车上,车子的速度慢了下来,秋本雯子坐在副驾驶上,伸手指着不远处的小树林,向车后座上的舒允文说着情况。

    “嗯,我知道了?!笔嬖饰牡懔说阃?,然后扭头吩咐道,“……成实、明美,麻烦你们两个先进树林里面看看情况……”

    “好的,允文大人?!背墒?、明美应声离开,飞进了小树林里。

    几秒钟后,成实的声音传入舒允文脑中:“允文大人,我们找到死者的尸体了。那个女人躺在树林里面,衣衫凌乱,好像是腹部中刀,流了好多血……”

    “腹部中刀?”舒允文愣了一下——这死法,和一年前的那个女人一样??!

    “没错,就是腹部中刀……”成实应声回答,同时飞回到了车子里面,“……还有,我们还在树林里面发现了一个年轻人,他正提着裤子往外面走……”

    年轻人?提着裤子?正往树林外走?还有死者衣衫凌乱?

    舒允文听着这些内容,脑中立刻将之串联起来,表情不由得变了——

    妈蛋!那个年轻男人该不会就是凶手吧?还有,那家伙居然提着裤子!难道说……这家伙犯下的还是惨无人道的女干杀案?!

    可是,这个女人死了都快十分钟了??!

    我勒个去!那家伙不会是等人死了以后才……这特么根本是个变态嘛!

    舒允文思索中,车子也停了下来,冢本数美拉开车门,回头问道:“允文君,你在发什么呆?”

    舒允文微微一愣,然后立刻下车,把自己心中的推理说了出来:“……数美,成实他们说,现在正有一个年轻人提着裤子往外面走,那个人可能是一个变态的强女干杀人犯……”

    “什么?强女干杀人?”冢本数美以及周围下车的小伙伴们呆了一下,然后都是一脸愤怒——

    要真是强女干杀人的话……这种人渣,简直该死!

    众人正在愤慨中,忽然之间,不远处传来些许声响,紧接着看到一个年轻男人从小树林里走了出来。

    众人目光看去,只见年轻人手上忙活着系好皮带,然后深深地出了口气,嘴巴里面挤出了一个字:

    “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