诅咒面具?

    舒允文闻言,嘴角抽抽了两下——好吧,这富婆又特么作死!

    话说起来,自从舒允文在东京高层圈子里面有了名气后,总有一些人搜集一些诸如诅咒宝石、厄运泥娃娃、幸运头冠等等之类的古怪东西,请舒允文鉴赏;尤其是铃木财团、武田财团等等见识过舒允文实力的人,更是想找到真正有“法力”的宝贝,做为传家宝传下去——

    不过,这些家伙挑的“宝贝”大多数都是有负面传闻的那种。

    这也幸亏这些“宝贝”没有传闻中的可怕诅咒,要不然绝对会死于作死啊……

    舒允文心里面吐槽了几句,然后开口道:“武田夫人,请容我再提醒一遍,这一类的东西,您还是少接触为妙……”

    “我明白的,允文大人。我一直随身带着您制作的护身符和镇魂符,如果真的遇到了什么危险,我会找您帮忙的……”武田奈绪微笑着开口。

    妈蛋!咱又不是万能的,万一真的有什么太强大的“宝贝”,他也没办法的好不好?

    这家伙根本就不明白事情的严重性??!

    舒允文无语地耸了耸肩,懒得继续劝说,随口转移话题:“……对了,武田夫人,您说的那个肖布鲁·岗地拉斯是什么人?还有那个诅咒面具是怎么来的?”

    武田奈绪微笑着回答道:“那位肖布鲁·岗地拉斯,是一位赫赫有名的西班牙雕塑家。他的人生有些悲剧性,虽然才华横溢,却被他哥哥的嫉妒陷害,地位、名誉和财产都被夺走。正因为如此,他开始憎恨人类,像是着魔了一样,不断的制作面具。在做完200张面具以后,肖布鲁就自杀而死,尸体的周围全是假面和鲜血……”

    “……听传闻说,那些面具看上去拥有生命,就好像是在吸食他的鲜血和生命一样……”

    “后来,肖布鲁的名誉得到恢复,这些面具也辗转落到了许多人的手里。不过,大多数得到假面的人都不得善终。像是英国有一个银行家,拿到一张面具后次日就坠马而死;还有法国的珠宝商人,得到面具后背人杀害……这一类的传闻还有许多?!?br />
    “……人们都说,这些面具继承了肖布鲁憎恨的恶灵,不断吸食着每一位主人的生命……”

    “唔……”舒允文听着武田奈绪说完,微微点了点头——

    好吧,这又是一个悲剧性的艺术家,而且传闻好像还挺惊悚的……

    话说起来,自从偶然得到巫器【天?!恳院?,舒允文对这些艺术家就没有丝毫的轻视了。要知道,【天?!烤褪且桓龌业淖髌?,偶然之下诞生的巫器??!

    不过,武田奈绪你也够牛掰的,明明知道拿到面具会不得善终,还硬要买回去收藏……

    舒允文思索片刻,眯了眯眼,然后开口问道:“……原来如此。武田夫人,请问你说的那个面具也在这里展示吗?”

    “当然?!蔽涮锬涡餍ψ盘嵋?,“允文大人,要不我带您过去看看?”

    “也好?!笔嬖饰牡阃反鹩?。

    武田奈绪在前面领路,把舒允文带到了一个展台前停了下来。

    展台是一个玻璃罩,肖布鲁的面具就被放在里面。面具为纯白色,表面精致、两眼空洞、嘴巴狭长,猛一眼看上去就像是有个古怪的人在怪笑一样。

    舒允文瞄了两眼,然后打开【阴阳眼】认真地观察了一下,紧接着摇了摇头:“……不用看了,这个面具上面没什么诅咒力量?!?br />
    这面具的表情虽然古怪,但是连一丢丢的奇异力量都没有,显然那些诅咒传闻都是假的。

    “这上面没有诅咒吗?”武田奈绪有些失望。

    舒允文点了点头:“……一点诅咒都没有,武田夫人你不用白费力了……”

    “好吧?!?br />
    看过面具以后,武田奈绪又邀请舒允文去休息区聊了起来,聊的内容,依旧是肖布鲁·岗地拉斯的。

    武田奈绪为了肖布鲁的诅咒面具,之前还真做了不少调查,像是肖布鲁虽然传闻是自杀,但他的尸体却非常古怪,根本没有自杀留下的伤口,反倒是体表皮肤崩裂,导致血流一地?;褂?,肖布鲁在死之前,他的哥哥也死掉了,不过好像是被人殴打致死等等……

    众人聊了一会儿,舒允文的电话声响起,是小岛美惠他们打来的。

    舒允文接过电话以后,起身向着武田奈绪告辞道:“抱歉,武田夫人,我的家人正在等我,我先行告辞了?!?br />
    “好的,允文大人,您慢走?!蔽涮锬涡魑⑽⒐?。

    秋本明香也道别一声,然后开口道:“允文大人,小女餐厅的事情,请您务必关照?!?br />
    “您放心吧。如果那里真的有女鬼的话,我一定竭尽所能、把它处理掉的?!笔嬖饰奈⑿ψ糯鹩ο吕础?br />
    这是鬼巫师的责任所在,只要力所能及,就绝对不会坐视不理!

    ……

    晚上七点,札幌新千岁机场。

    机场大厅的入口处,一个男人站在角落里,手里面拿着手提电话:“……在下知道了,贝尔摩德。我是八点半的飞机,晚上十点钟左右抵达东京……”

    “……要先去据点报道吗?当然没问题……不过,这种事情随随便便告诉我这个‘外人’没关系吗?”

    男人正说着话,目光随意地扫视,在看到机场入口处走进来的几个人后,微微一愣。

    男人看着那几个人走远,听筒里传来贝尔摩德声音:“时津润哉,你在发什么呆?没有听到我在说话吗?”

    “唔,抱歉,刚才看到了一个让在下印象深刻的人……”时津润哉道歉一声。

    “是吗?这和我无关?!北炊Φ律羲嬉?,“……我要再跟你强调一遍,组织这次会接纳你,是看重你的头脑,希望你来到东京以后可以听话一些,不要擅自行动。要不然的话,会让我很难做……”

    “在下明白了?!笔苯蛉笤涨嵝σ簧?,“……不过,我刚刚在东京揽下了一个委托,这个委托……”

    “……我必须完成!”

    与此同时,新千岁机场内。

    舒允文、萝莉哀与小岛一家站在一起:“现在才七点多啊,咱们好像来太早了!”

    “还好吧,来早一点时间充裕一点,总比来晚了时间紧张手忙脚乱要好?!?br />
    “嗯……也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