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生间里。

    响亮的“啪啪”声与柯南的“雅蠛蝶”声足足持续了两分钟才停了下来。

    声音一停,成实立刻把摄像机从换气窗口那里取了出来,递到了舒允文的跟前:“……允文大人,给!”

    “嗯嗯?!?br />
    舒允文无视了成实的怨念,接过摄像机,按了下按键,看起了视频里的内容,一边看一边啧啧有声:“……咦!柯南他老妈下手挺狠的??!我还以为她只脱掉了柯南外面那条裤子,没想到连内裤都脱掉了……”

    “……我勒个去!这最后是打肿了吧?”

    舒允文嗟叹了两声,紧接着忽然听到身旁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允文同学你好,抱歉打扰了。这里之前有发生什么事情吗?对了,你有没有看到柯南?我刚才不小心睡着,醒来以后,就发现柯南不见了……”

    舒允文听着这道声音,扭头一看——是小兰。

    “小兰同学??!”舒允文连忙把摄像机收了起来,然后笑着说道,“这里刚刚发生了一起案件,所以聚了这么多人。至于柯南……”

    “……他有点拉肚子,现在正在厕所里面?!?br />
    舒允文说着话,伸手指了指旁边的厕所。

    “呃……在厕所里面?”

    小兰微微一愣,厕所里面的柯南、有希子似乎也听到了小兰的声音,打开了厕所的门,一起走了出来:“小……小兰姐姐,我在这里……”

    “柯南,真是的,你又乱跑?!毙±脊首餍锥?,瞪了柯南一眼,然后一双大眼落到了有希子的身上,不由得呆了一下:

    “……您是……新一的妈妈?”

    “没错,是我。小兰,好久不见哦!”工藤有希子已经去掉头部的伪装,脸上微微笑着。

    小兰连忙躬身行礼,向未来婆婆问好:“您好,真是好久不见。您刚才是……带柯南上厕所吗?这孩子真是给您添麻烦了?!?br />
    小兰说着,又瞪了柯南一眼:“柯南,你已经这么大了,怎么还不会自己上厕所?简直太丢脸了!”

    舒允文蹲在柯南身旁,手指捅着柯南脸,戏谑地说道:“对??!你说你都这么大了,还不会自己上厕所,好意思嘛?”

    柯南扭头乜视舒允文,心里面亲切地问候了一句“尼玛”。

    有希子则笑着捂嘴道:“哪里,柯南的样子和新一小时候一模一样,对我来说就像是亲儿子一样……”

    小兰又和有希子说了两句,凑巧看到了柯南摸屁股的动作,担心地问道:“柯南,你没事吧?”

    “没、没事,就是有些疼……”柯南说着,目光中满汉怨念地看向有希子——

    话说,刚才有希子打他打的好狠……这真的是亲妈吗?

    小兰依旧有点担心:“唔……拉肚子拉到屁股疼吗?那你应该是重度急性肠胃炎,我们还是找医生看一下吧……”

    舒允文听着小兰的话,嘴角抽抽了两下——拉肚子拉到菊花疼?小兰的话题一下子变得好重口??!

    柯南也是一脑门儿黑线,干笑两声道:“没、没事的,我休息一下就好了……”

    舒允文轻抚柯南狗头,默默地在旁边调侃柯南:“……柯南小盆友,以后要乖乖哒哦!听说只有不听话的小盆友才会屁屁疼……”

    尼玛!

    柯南又斜了舒允文一眼,随后旁边的一位乘警走了过来,敬礼之后笑着开口道:“诸位好,列车上发生了这样的事情,真是非常抱歉。另外,刚才那个犯人曾经挟持过这位小朋友,我们还需要请小朋友留在这里,说明一下情况……”

    “什么?柯南刚才被挟持了?”小兰一脸惊讶和担心。

    舒允文继续挑逗柯南:“嗯嗯,没错!柯南就是因为这件事情才吓到差点拉裤子、然后肚子疼的……”

    “呃……”柯南嘴角一阵抽搐,终于忍无可忍,故意在舒允文的脚上踩了一脚,然后干笑着解释道,“才没有啦!小兰姐姐,你不用担心我的,刚才犯人用来作案的武器,其实都被允文哥哥替换掉了,只是一些玩具而已,我根本没有什么危险……”

    “……对吧,允文哥哥?”

    柯南说到最后一句话,扭头看向舒允文,一脸不爽。

    妈蛋!这小鬼居然敢踩咱?

    舒允文眯了眯眼,顺手一巴掌拍到了柯南的屁股上,疼得柯南“哎哟”叫了一声。

    这时候,乘警一脸惊讶地看向舒允文:“这位先生,他说的是真的吗?”

    舒允文想了想,微笑着点头道:“……没错,确实是真的,犯人身上的武器,都是被我替换掉的……”

    顿了顿,舒允文才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起身在前面领路:“……警察先生,请您跟我过来。加越利则刚才说过的,他已经杀掉了浅间安治对吧?那个浅间安治的尸体,就在车上……”

    “什么?浅间安治他也在车上?”这下子,柯南、有希子、小兰、条子叔叔都呆住了。

    “没错,就在车上?!?br />
    舒允文说着话,按照成实、明美他们的指引,走到了小兰他们的车厢,伸手拉开了一道包厢的房门:“……就是这里!”

    “这里是……”乘警站在门口,扫了一眼,惊讶道,“这里的窗户怎么碎掉了?还有,您说的浅间安治的尸体在什么地方?”

    乘警话落,正准备往房间内走去,柯南忽然开口道:“慢!不要进去!这会破坏现场的!警察叔叔,你没有发现吗?这件房间的门口以及里面,系着不少钓鱼线哦!”

    “啊咧?”乘警认真一看,“……真的有?”

    柯南先看探头看了一眼门口的钓鱼线,然后又瞄了一眼悬挂在墙上的钓鱼线,隐约明白了什么,嘴角浮现出了一丝笑容:“如果我的推理没错的话,尸体现在……”

    柯南语气故意停顿了一下,营造了一下紧张氛围,正准备揭晓答案,舒允文已经抢先一步:

    “警察先生,尸体就被挂在车外面,你们先把勘察一下现场,然后把尸体搬进来就可以了……”

    “呃……”柯南嘴角抽抽了两下,然后无语地看向舒允文——

    尼玛!这货又抢戏?你特么都立了那么大功了,让我出一下风头能死啊魂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