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息车厢内,此时犹自是一片寂静。

    舒允文看着柯南被射了一脸,端起咖啡杯喝了一口咖啡,而工藤有希子则顶着一脑门儿问号——

    话说,这个突然进入休息车厢的男人,不管是从打扮还是从行为,都绝对是个危险人物,可是为毛拿出来的凶器是一把水枪?

    这家伙是不是脑子有问题?

    工藤有希子正奇怪着,加越利则也反应过来,扭头看了一眼出云启太郎,然后把手里面的水枪随手一丢:“可恶!是谁换掉了我的手枪?!不过,你今天逃不掉的!”

    出云启太郎吓了一跳:“你、你还要做什么?”

    “呵呵……我一定要杀了你!”加越利则正说着话,休息车厢的门忽然打开,一个乘警走了进来,奇怪地问道:“这里发生了什么?”

    “这个人想杀我……”

    出云启太郎话音未落,加越利则扭头一看乘警,又骂了一声“可恶”,然后目光一扫,抓向了近在咫尺的柯南。

    狭窄的过道里,柯南猝不及防,躲都没地方躲,被加越利则抓在手中,工藤有希子见状,立刻紧张地站起身来:“……小新!”

    柯南听到这个称呼,顿时微微一愣,然后打量了一下工藤有希子的样子,整个人都是懵懵哒:“……老妈?”

    妈蛋!和舒允文这货在一起的想出轨的人妻居然是他亲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还有,他之前一直都在偷拍自家老妈和舒允文私会的照片,这可真是……

    要死啊啊??!

    “哈哈哈,这是你的孩子吗?真是抱歉,我现在要借他当一下我的护身符?!奔釉嚼虮渥派?,阴森森地笑了一声,然后从伸手从衣服里面摸出了一把塑料短刀,比在柯南的脖子上:

    “……统统不要过来,要不然的话,这个小鬼的命就没了!”

    “可恶!放开小新!”

    工藤有希子一脸紧张,舒允文则轻咳一声,伸手扯了扯有希子的衣服袖口,又喝了一口咖啡:“有希子姐姐,你淡定一点,你看看他手里面拿的是什么?”

    “啊咧?”工藤有希子愣了一下,目光落到了加越利则的手上,顿时一脑门儿黑线——

    那是一把儿童玩具刀?这家伙就拿那种东西威胁大家?这该不会真的是精神病在犯案吧?

    这时候,柯南的余光也瞄到了加越利则手里的塑料短刀,有点无语地提醒道:“喂,叔叔,拜托你好好看一看你手里面是什么……”

    “我手里面?”加越利则一抬手,这才发现手里面的刀子是塑料的,然后整个人都懵逼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老子的手枪成了水枪也就算了,匕首怎么成了塑料短刀了?这特么到底是谁给换掉的?

    加越利则还在懵逼中,柯南已经抓紧机会,张开乳牙在加越利则露出来的胳膊上狠狠地咬了一口。

    加越利则“哎哟”一声松开手来,柯南立刻挣脱,周围的围观群众也终于反应过来,一哄而上,把加藤利则压倒在地上。

    出云启太郎一把拉开加越利则脸上的口罩和墨镜,惊讶地问道:“加越先生?怎么是你?!”

    “可恶!可恶!怎么会这样?!我的计划应该完美无缺才对,到底是谁在坑我?!”加越利则疯狂挣扎着,“出云你这个该死的家伙,都是你!都是因为你和浅间那个家伙,我的女朋友才会染上毒(囧)瘾死去,都是因为你!”

    “该死的,你在胡说什么?”出云启太郎脸色微变。

    加越利则表情狰狞:“……我在说什么你还不明白吗?!你这个该死的混蛋,一直都在偷偷贩卖违禁药物,浅间安治那个家伙就是从你这里买到的违禁药物,再诱惑我女朋友染上毒(囧)瘾的!浅间安治已经死了,你为什么不去死!”

    周围的人听完加越利则的话,都是一脸惊讶,出云启太郎则惶恐地向后退了两步,结结巴巴地说道:“……你、你胡说……”

    舒允文、有希子也都有点惊讶——话说,这剧情反转,他们两个可真没想到??!

    乘警快步走到了加越利则身旁,给加越利则戴上了手铐,柯南小鬼则慢悠悠地走到了舒允文、工藤有希子身旁,抬头道:

    “老妈,你怎么回日本来了?”

    “哈哈!小新,你没事真是太好了!”工藤有希子一把抱起柯南。

    柯南翻着死鱼眼,并没有反抗,不过表情很不爽:“……我说,老妈还有允文同学,你们两个到底搞什么鬼?老妈你来了不告诉我也就算了,还和这个家伙在一起干什么?”

    工藤有希子眯眯眼笑着:“……人家是想偷偷观察一下小新嘛!至于找允文同学,是有件事情请他帮忙……”

    工藤有希子简要地把事情说了一下,柯南顿时一脑门儿黑线——

    好吧,案件这种事情,这俩货居然瞒着他?害得他跟只无头苍蝇似的,只会跟着这两个家伙乱转,拍了一堆没用的照片……

    柯南心里面吐槽了一句,然后看向舒允文道:“喂,那个家伙身上的武器,是你给偷偷换掉的吧?我刚才就发现了,那把仿真喷水手枪,就是元太之前玩的那一把……”

    “呃……没错,是我偷偷换掉的?!笔嬖饰呐ね房戳讼鲁墒?、明美,只能表示背锅。

    工藤有希子惊讶道:“什么?那个人的武器都是允文同学偷偷换的?”

    “那肯定??!”柯南撇了下嘴,“……要不然那位加越先生脑子有问题,拿玩具来杀人??!老妈你怎么连这个都想不明白?”

    “唔?你这是在说我笨喽?”工藤有希子不太开心。

    舒允文立刻在旁边添乱:“……有希子姐姐,柯南他刚才一直鬼鬼祟祟地跟着咱们,偷拍了不少我和你的照片,简直太不像话了!”

    柯南死鱼眼看向舒允文——你这家伙想干什么?

    有希子微微一笑,开口道:“这孩子,确实有点不像话……小新啊,跟我去厕所一趟~”

    “啊咧?去厕所干什么?”柯南有点懵逼,不过还是跟在有希子的身后,进了厕所。

    几秒钟后,柯南惊恐地“哇哇”大叫起来:“老妈!老妈你要干什么?哎!别扒我裤子,不要……”

    厕所门外,舒允文听着里面传来的“啪啪”声,一脸暗爽:“成实,录像机要拿稳了,好好拍下来!”

    嗯,洗衣机被他老妈“啪啪啪”的视频哎,这又是一份珍贵的收藏……

    “好的,允文大人?!背墒涤α艘簧?,几秒钟后,又幽幽地吐槽道:

    “……允文大人,以后这活儿能换个人做吗?”

    自从跟了舒允文以后,他堂堂一个火行鬼,混得跟一个拍小电影的似的,简直没一点儿节操啊有木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