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眼间,四天时间过去。

    下午,东京都台东区,上野站内。

    舒允文、灰原哀以及小岛一家提着行李走进站台,顺着拥挤的人群,登上了北斗星3号列车。

    北斗星号是是优等寝车,舒允文等五人凑巧是两个相邻的普通列车包厢,其中舒允文、萝莉哀一个,小岛家一个。

    几个人收拾好了行李以后,小岛一家带着一些零食走进了舒允文和萝莉哀的包厢里面,简单地聊着天,顺便说着这次的行程安排。

    舒允文随意地听着,“嗯嗯”地点着头,萝莉哀则抱着一本药理学的专业杂志,认真地看着。

    几个人商量完了行程,小岛元次、小岛美惠说起了闲话。

    小岛元次看看抱着书猛啃的灰原,微笑着说道:“……灰原她真的是个非常用功的孩子,就连现在都在认真学习呢!”

    “哪里,您过奖了?!被以Э推艘痪?。

    小岛元次瞄了几眼灰原手里面的杂志,开口问道:“……你现在正在看什么?”

    “《关于麻醉性药物对小白鼠的行为方式影响观察与后期干预预测报告》?!被以Э焖俚厮盗艘桓霰晏饷?,听的小岛元次脑壳有点疼。

    至于舒允文,在听到“麻醉药物”与“小白鼠”后,已经不由自主地想到了柯南小朋友,嘴角一阵抽抽——话说,这只凶残的萝莉难道正在研究把柯南麻醉成白痴的可行性不成?

    “呃……你能看懂吗?”小岛元次问道。

    灰原哀点了点头,回答道:“……这篇论文还是很粗浅的,我只是简单地翻看一下而已。相对来说,我更喜欢另外一篇《人体生物酶对疾病与寿命的影响推测》……”

    小岛元次脑门儿上挂了一滴汗珠,扭头看向舒允文,舒允文干笑两声,开口道:“……我之前说过的?;以且桓鎏觳哦?,对生物、药理方面有着非常独到的研究……”

    小岛元太也得意地说道:“爸爸,允文哥哥还给灰原准备了实验室哦!我们少年侦探团曾经去实验室里面玩过,一起看过灰原她做实验,超级厉害的!”

    “是吗?那真是太厉害了?!毙〉涸慰纯闯聊挥?、低头看书的萝莉哀,又扭头看看自家拿着玩具喷水手枪瞎玩的元太,忽然还是觉得自家熊孩子更加可爱一些。

    几个人又简单地聊了一会儿,眼瞅着天色渐晚,舒允文抬手看了看手表,笑着说道:

    “现在时间不早了,我们一起去餐车吃饭吧~”

    小岛元次也抬手看了看手表:“好的,我之前已经定下了寿司,我和美惠、元太先回去一趟,稍后我们在餐车碰面就好?!?br />
    小岛元次说着,和小岛美惠、小岛元太一起起身,离开了包厢。

    小岛家的人一离开,舒允文无奈地扭头看向犹自还在看书中的灰原哀:“灰原,别看了,去吃饭啦!还有,拜托你以后在别人面前能不能稍微注意一点,表现稍微普通一些,别太引人注目了……”

    “唔,抱歉,给你添麻烦了?!被以Ш仙狭嗽又?,嘴里面道歉一声。

    舒允文瞄了眼灰原道歉时的表情,不由得撇了撇嘴——得!这哪里像是在道歉???我上辈子欠你的!

    舒允文心里面吐槽一句,等着萝莉哀收拾好以后,一起走向餐车。

    两个人很快到了餐车,小岛一家还没来。

    舒允文报了一下房间号码,先要了两杯水,正等着的工夫,忽然间听到餐车车门一声轻响,然后几个熟悉的声音传来:

    “今晚的法国大餐,果然还是要配红酒更好一些吧?”

    “爸爸!我们今天是在列车上,就算要喝红酒,也只能喝一杯!”这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叔叔,你不能喝太多哦!万一要是酒后失态的话,会有损您名侦探的名誉?!闭馐悄掣稣纳?。

    “……”

    舒允文听着这三道熟悉的声音,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两下,和萝莉哀一起扭头看了过去——

    好吧,果然是柯南、小兰还有毛利大叔……不过,这超级死神组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与此同时,柯南他们也发现了在餐桌前就坐的舒允文和灰原哀,都有点惊讶:“允文同学?还有灰原?你们两个怎么在这里?”

    “毛利先生你们好,我们是去札幌旅行的?!笔嬖饰乃婵诨卮?,然后两眼在餐车里面瞄了两眼,喝了口水压压惊——

    话说,死神都就位了,今天轮到谁死了?

    ……

    晚上,札幌,某个电话亭内。

    一个胡子拉碴的年轻人站在电话亭里面,一手提着刚买的食物,一手拿着电话听筒,轻声道:

    “……所有演员都已经就位了吗?那你就大胆地展开行动,按照那个人写好的剧本,一步步地演下去吧……放心吧,那个手法虽然一般,但应付那些愚蠢的警察,已经足够了……”

    “……不要紧张,既然开始,那就要做下去,难道你不想为她报仇了吗?”

    “……很好,你可是我选中的复仇勇士之一,小生祝你成功……”

    年轻人说完话,挂掉电话,走出了电话亭,身上忽然响起了电话声。

    年轻人从身上掏出了一个手提电话,按下接听键,对面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策划师,你什么时候到东京?”

    “是你啊,我的顶头上司?!蹦昵崛宋⑽⒁恍?,“……我大概还需要两天时间,处理一下手头上最后一个游戏,在这之后,我会立刻赶往东京……”

    “……到时候见吧,贝尔摩德女士?!?br />
    ……

    餐车上。

    毛利大叔、小兰找了位置坐下,柯南则溜达到了舒允文、灰原哀的跟前,翻着死鱼眼:“喂,你们真的只是去札幌旅行的吗?”

    “废话!我骗你有什么好处?”舒允文撇了撇嘴,“元太还有他爸妈一会儿就过来了。倒是你们几个,到底是什么朋友邀请你们过去玩,居然连车票都给你们邮过来了?”

    “唔,这个啊……这件事情要从我们之前的一次度假说起?!笨履纤婵诨卮鹱?,“……你和园子、数美学姐她们一起去四国高知县的时候,我们三个人去某个小岛玩,结果因为毛利叔叔喝多了酒,我们没赶上回去的船,当时凑巧有一艘旗本家的船路过,就邀请我们上船,然后……”

    “呃……我记起来了?!笔嬖饰暮鋈幌肫鹆说背醯氖虑?,打断了柯南的话,伸手戳了戳柯南的脑袋,狠狠地吐槽,“……然后就有人死了对不对?你这个死神!”

    柯南死鱼眼瞪着舒允文——

    尼玛!什么死神???到底还能不能愉快地聊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