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一点半,毛利侦探事务所内。

    小兰刚刚收拾完碗筷,拿着扫帚、簸箕打扫着卫生,无奈地瞪了一眼靠在沙发上睡觉的毛利大叔,柳眉竖起:

    “……爸爸可真是的!中午又喝了那么多酒,直接喝到烂醉,真是死性不改……”

    小兰嘀咕着,忽然间听到房门“嘎吱”一声轻响,然后柯南小鬼走了进来:“小兰姐姐,我回来了?!?br />
    “柯南,欢迎回家!”小兰看到柯南,眯眯眼一笑,心情顿时好了许多,微笑着问道,“……今天的舞台剧练习还顺利吗?”

    “啊咧?舞台剧练习?”柯南被小兰问了个懵逼。

    小兰有点奇怪,开口道:“你今天不是陪小哀排练舞台剧、对台词去了嘛?我听允文同学说,你扮演的是小哀的宠物小白鼠……”

    “呃……”

    柯南嘴角一阵抽抽——神特么舞台剧!神特么小白鼠!舒允文那货扯的什么蛋??!

    柯南心里面郁闷至极,干笑着挠头道:“……还、还好啦~”

    “嗯……你今天一定玩的很开心吧?”小兰微微笑着。

    “呵呵呵……是啊~”柯南想哭——玩的很开心?他躺在实验台上怎么可能开心?倒是舒允文和那个恶心怪癖萝莉天才,玩的肯定很开心……

    柯南心里面吐槽一句,扭头瞄了一眼沙发上的毛利大叔:“……叔叔他又喝多了吗?”

    “没错!现在明明才中午,老爸他可真是的……”小兰嘟囔了一句,然后又笑眯眯地说道,“对了,柯南,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哦!四天以后,我们全家会一起去札幌旅行哦!开不开心?”

    “去札幌?”柯南愣了一下,“是毛利叔叔接到了什么委托吗?”

    “不是的,是籏本夏江小姐和小武先生,他们两个不是在札幌过田园生活吗?现在他们安顿下来了,邀请我们去玩……”小兰解释了一下,笑着说道,“柯南,你也会去吧?”

    “这样啊……那是当然?!笨履纤妓髁艘幌?,点了点头——

    这两天,他先是调查黑色组织无果,然后又被舒允文、灰原哀这俩坑货迷晕绑上实验台,简直是事事不顺,确实应该出去散散心,转换一下心情。

    而且,他现在留在东京超级没有安全感的好不好?!

    鬼才知道那俩坑货会不会忽然从什么地方冒出来,再把他迷晕送到实验台上……

    想着这些,柯南郁闷个够呛,又和小兰简单地聊了两句后忽然说道:“小兰姐姐抱歉,我去一下卫生间……”

    “好的?!毙±嫉懔说阃?,然后关心地问道,“……柯南,我刚才就想说了,你的脸色好白,是身体不舒服吗?该不会是在允文同学家吃好吃的吃坏肚子了吧?”

    “呃……没有啦,我只是尿急而已?!笨履细尚ψ呕卮?,关上了厕所门——

    吃好吃的?咱一共就吃了一碗拉面,还特么是被逼的!

    至于脸色发白?他这是被抽血抽成这样的有木有!

    柯南一阵心塞,解决了生理问题后,摸到了小肚子上的的OK绷,忍不住撕开伤口,站在镜子前面看了一下,又想起了萝莉哀拿着刀子的凶残画面——

    那只萝莉……简直太特么凶残了!

    这位置要是真的切下去,他的盲肠都要被切掉了……

    ……

    下午一点半,萝莉哀的实验室里面。

    萝莉哀在实验室里面做着实验,舒允文则坐在旁边,翘着二郎腿道:“……刚才我送柯南离开时,柯南又问咱们为什么要迷晕他了……这家伙很聪明,现在说不定猜到点儿什么了……”

    “嗯,这早就在意料之中,毕竟工藤的大脑和推理能力确实非同一般,他如果要是没有问你的话,反而不太对了?!被以б槐咦鲎攀笛?,一边回答,“……不过没关系。麻醉一类的药物,可以损害人的大脑和智力,只要我们多麻醉他几次,一定能把他麻醉成白痴,这样一来实验就可以顺利进行下去……”

    “哈?”舒允文听着灰原的话,直接懵懵逼了——

    我勒个去!咱听到了什么?萝莉哀居然想把柯南整成白痴?你要不要这么凶残的?

    舒允文静默无语,凶残萝莉哀看了下显微镜,然后才扭头看向舒允文:“骗你的?!?br />
    妈蛋!有你这么骗人的吗?这听起来很惊悚的好不好?

    舒允文干笑两声,灰原哀开口道:“……现在先不用理他,让他怀疑就好,要想糊弄他,还是很简单的……”

    “……好吧,听你的?!?br />
    舒允文和萝莉哀简单地聊了几句,手提电话忽然响了起来。

    舒允文拿出电话,按下了接听键,开口道:“……你好,我是舒允文。哦,是美惠姨啊,我晚上没有安排……好的,我晚上会过去打扰……”

    几分钟后,舒允文挂掉了电话,看向萝莉哀道:“……今天晚上,美惠姨邀请我们一起过去吃饭……”

    “唔,好的?!被以肓讼?,点了点头。

    ……

    下午六点钟。

    舒允文、灰原哀一起到了小岛家,小岛美惠一开门,迎面便看到小岛元太这熊孩子小跑着冲了过来,问候道:“……允文哥哥,灰原,你们过来了?允文哥哥,你答应我的礼物呢?”

    “呐,你的礼物?!笔嬖饰牡莞桓鐾婢吆凶印?br />
    元太这熊孩子,前两天盯上了一款高档仿真玩具喷水手枪,金属枪身、真枪模板的那种,嚷嚷着要让舒允文买给他。舒允文也是被他缠的受不了了,所以就给他买了。

    元太接过盒子,欢呼一声跑着离开。

    小岛美惠无奈地骂了一句,然后才微微躬身道:“抱歉,允文君,哀酱,元太他实在太调皮了?!?br />
    “没事的?!?br />
    舒允文、灰原哀一起走进了屋子里面,休息了一会儿后,小岛元次也赶回家中,晚饭正式开始了。

    小岛家的晚饭是辣味咖喱,几个人吃了个差不多,小岛美惠才微笑着开口道:“允文君,自从埼玉县的温泉之旅后,我们一家人再也没有一起出去旅行过。四天以后,元次他休假,我们一起出去旅行怎么样?”

    “一起去旅行???”舒允文愣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没问题,我们要去什么地方?”

    “去北海道札幌?!毙〉好阑菪ψ潘档?,“……我这里凑巧有五张四天后北斗星3号列车的车票,我们到时候就坐列车去,这一定是一种很不一般的体验……对了,哀酱,你也要一起去哦!”

    “我吗?”萝莉哀愣了一下,正准备拒绝,明美已经飘到了她的跟前,比划了起来。

    萝莉哀见状,无奈地撇了撇嘴,点头道:“好的,真是多谢了?!?br />
    嗯,就当是去散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