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允文“嗯嗯”两声,筷子又夹起一筷子拉面,“哧溜”一声吸进嘴里:

    “对??!对??!还是解剖掉吧~”

    神特么解剖掉!这俩家伙又拿这招来吓唬我!

    柯南恶狠狠地瞪了舒允文、萝莉哀一眼,不甘示弱:“……来??!有本事你们解剖掉我??!”

    咱就不信了!你们真特么敢这么做!

    腹黑萝莉哀撇了撇嘴,决定吓唬一下柯南,拿着刀子放到了柯南的小肚子上。

    柯南一副坚贞革命勇士的架势,怒视舒允文二人,忽然觉得小肚子上一凉一疼,然后萝莉哀收起了手里的解剖刀,仔细地看了两眼,拿起白布在刀子上一抹,抹出了一道血迹。

    柯南看着刀子上的血迹,整个人都有点懵逼——妈蛋!怎么有血?

    萝莉哀看了看手里面的刀子和白布,沉默了几秒钟,然后开口道:“……抱歉,我手滑了?!?br />
    “手滑?”柯南嘴角抽抽了两下,然后不顾形象地咆哮道,“你手滑个毛线??!我特么差点被吓死!”

    “唔……”萝莉哀看看咆哮中的柯南,死鱼眼一翻,又把刀子比到了柯南的小肚子上,“……放心吧,我这一次一定不会手滑,保证一次划开?!?br />
    “呃……”柯南又懵逼了——

    妈蛋!合则这凶残萝莉说的“手滑”,是没有划开的意思??!

    嗯,她一定是在吓唬我!我绝对不能求饶认输!

    几秒钟后,柯南感觉到刀子又贴到了小肚子上,终于忍不住咆哮求救:“舒允文!拜托你能不能管一管??!我都受伤了??!”

    “哦~”舒允文看着实验台上的柯南,又是“哧溜”一声,吸了口面,扭头对灰原道,“灰原,你下刀子的时候要稳一些,不要让他受到太大的痛苦……”

    去你妹的太大的痛苦!别吓唬我了好不好?

    柯南感受着肚皮上那种凉凉的感觉,委屈到流泪:“……饶命??!求求你们放开我吧!”

    几分钟后,实验室外的休息室内。

    舒允文递给柯南一双一次性筷子,指了指柯南眼前热气腾腾的拉面:“柯南,吃拉面吧!吃了拉面,什么都过去啦~”

    “不吃!”柯南一脑门儿黑线——

    你们这俩货绑架我两次,这是吃碗拉面就能解决的问题吗?!

    “嗯,那喝牛奶吧~你刚才献了不少血……”舒允文递给柯南一盒牛奶。

    柯南扭头看着舒允文,忽然好想拍死这家伙——咱刚才那是献血嘛?!那是被你们两个臭表脸迷晕了抽血好不好?

    “什么都不吃对身体不好?!甭芾虬г谂员叱宰爬?,对柯南表示关心,“你身体不好的话,下次的实验素材质量可能会下降的?!?br />
    “呃……还有下次?!”柯南表情非常丰富——我特么下次再单独和你们两个见面,那绝对是脑子有坑!

    舒允文撇了撇嘴:“灰原别吓唬他了,柯南乖乖吃东西哦~要不你告诉我想吃什么,我帮你叫外卖!”

    “你们俩的东西,我什么都不想吃!”柯南依旧表示拒绝。

    腹黑的萝莉哀见状,忽然开口道:“我这里有鼻饲用的胃管,不过得在人昏迷的时候才好操作?!?br />
    “唔……”舒允文立刻配合地从口袋里面掏出了柯南的麻醉手表,瞄准了柯南。

    柯南眼皮子一阵乱跳,再度咆哮道:“你特么住手!我吃总行了吧?!”

    “哈哈!这才乖嘛!”舒允文放下了麻醉手表。

    柯南拿过一次性筷子,轻轻掰开,吃着拉面,味同嚼蜡,委屈地像个十七岁的孩纸——

    妈蛋!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咱没胃口吃饭还硬要逼着咱吃……

    到底还讲不讲理了啊魂淡~!~

    ……

    毛利侦探事务所。

    小兰、毛利大叔坐在沙发上,一起吃着午饭。

    毛利大叔往嘴巴里面拨拉了一口米饭,大大地喝了口啤酒:“……刚才的电话是允文同学打来的吗?”

    “没错,是允文同学?!毙±嫉懔说阃?,“……听允文同学说,柯南在他家里面和灰原排练舞台剧,中午不回来吃饭了……”

    “在允文家吃饭吗?”毛利大叔又喝了口啤酒,“……那小鬼,肯定是发现允文同学家的午饭非常丰盛,所以嘴馋留下的……”

    “爸爸,柯南是小孩子嘛,小孩子嘴馋很正常的……”小兰想了想,觉得很有道理——

    舒允文那么有钱,家里面准备的午饭肯定也超棒……柯南今天中午一定能吃个痛快吧?

    小兰正思索着,忽然之间,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小兰放下碗筷,起身走到门口,打开了房门,只见外面站着一个邮局的人:“您好,这里有一封您的邮件……”

    “唔,非常感谢,真是给您添麻烦啦~”小兰接过邮件,道谢一声,回到了房间里面。

    毛利大叔继续猛灌啤酒:“小兰,是谁的邮件???”

    “嗯……是北海道传来的邮件,似乎是夏江小姐和小武先生的?!毙±疾鹂始?,“他们两个现在在札幌过着田园生活,说了要邀请我们过去玩的……”

    “……啊咧?这里面还有三张北斗星号的车票呢!”

    “去札幌玩吗?”毛利大叔愣了一下,然后问道,“什么时候?”

    “四天以后?!毙±嘉⑽⒁恍?,“……爸爸,四天以后我们一起去玩吧!就当是去旅行啦!”

    “好吧,好吧!”毛利大叔又灌了一口啤酒。

    ……

    中午一点钟。

    吃过“丰盛”的午饭后,柯南急不可耐地告辞离开,舒允文起身相送。

    两个人溜达在大街上,简单地聊着天,气氛并不怎么融洽。

    柯南两手揣兜,忽然看向舒允文,又开口问道:“喂,允文同学,你和灰原到底为什么迷晕我?这都已经第二次了吧?”

    “唔……”舒允文眯了眯眼,“我之前不是说了吗?就是为了拍视频??!”

    我信你个鬼!

    柯南丢给舒允文一个白眼,正准备再问些什么,舒允文已经摆了摆手:“哎!抱歉抱歉!我还有别的事情,再见啦!”

    柯南看着舒允文走远,神情认真——

    这家伙,该不会把他的事情告诉那个凶残的灰原,然后才拿他做试验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