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八四章 用火箭筒炸了我,还想坐直升机逃走?



    “咳咳咳……”

    几秒钟后,阳台上,浑身湿哒哒的小泉红子抬起头来,一张脸上满是污渍,咳嗽一声嘴巴里就往外喷一口水,模样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舒允文嘴角抽抽了两下,冢本数美已经走到画风崩坏的小泉红子身旁,伸手把她搀扶起来:

    “小泉同学,你、你没事吧?”

    “我、我没什么事儿?!毙∪熳诱踉耪竞?,看了看手里面的海洋之魂,非洲人一样的脸上表情难看,“……海洋之魂,碎掉了!”

    “呃……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舒允文犹自还没搞清楚状况。

    小泉红子扭头看向远处,咬牙切齿:“……是火箭弹!刚才有人用火箭弹炸我!”

    “啊咧?火箭弹?”舒允文、冢本数美、黑羽快斗都是一脸懵逼——

    咱这是日本东京,又不是中东地区,怎么忽然就冒出个火箭弹来,还刚巧轰在了这个魔女的身上?

    不过话说起来,居然有人敢炮轰魔女,这胆子也是够肥的……

    舒允文他们正懵逼着,小泉红子已经拿起魔法扫帚,两腿往上一跨:“可恶!我倒要看看,是谁拿火箭弹炸我!”

    小泉红子话落,扫帚冲天而起,飞向远处。

    舒允文嘴角抽抽了两下,扭头看向身旁,吩咐道:“云一女士,麻烦你跟过去看一下,有什么情况及时回来通知我?!?br />
    “好的,允文大人?!?br />
    ……

    “哈哈哈!咱们成功逃出来了!”

    夜色下,两百米的高空中,鲁邦三世三人抓着绳梯,看着地面上的条子叔叔们,嘿嘿直笑——

    这一次,警方为了防止鲁邦察觉,根本没有动用直升机巡逻。现如今,他们顺利逃脱,警方就算再派直升机过来,也来不及了。以他们的手段,两三分钟就能逃得没影儿了~

    “……鲁邦,我们接下来去什么地方?”次元大介的声音从对讲机中传来。

    鲁邦三世挥舞了一下手里面的火箭筒,微微一笑:“……就去我们定好的2号撤离点吧!那里有预先准备好的快艇,我们赶快逃……”

    “好的?!?br />
    次元大介应了一声,紧接着,鲁邦三世等人忽然觉得眼一花,然后看到一个浑身湿哒哒、骑着扫帚的少女突兀地出现,一张满是污渍的脸愤怒地看向鲁邦三世:“……你用火箭筒炸了我,还想逃走?”

    “呃……”夜空中,鲁邦三世、峰不二子、石川五右卫门看着小泉红子,都是一脸懵逼——

    妈蛋!这特么是个什么情况?这个女人怎么骑着扫帚在天上飞?不会又是一个开外挂的吧?

    还有……那句“用火箭筒炸我”是几个意思?

    鲁邦看看小泉红子黑漆漆的脸,然后忽然想起之前凯文瞄准直升机发射的那颗炮弹,嘴角抽抽了两下。

    话说,凯文的那颗炮弹,该不会凑巧击中了这个骑扫帚的女人吧?

    鲁邦三世一脸讪笑,几秒钟后才开口道:“……那什么,这里面可能有什么误会,那颗炮弹不是我发射的……”

    “不是你?不是你还能是谁?”小泉红子根本不信——

    这里只有鲁邦三世手里面拿着火箭筒,怎么可能是别人?

    “呃……真的不是我……”鲁邦三世莫名背锅,一脸委屈。

    小泉红子冷笑一声,心里面已经决定给这些可恶的家伙一些教训,口中念动魔咒,召唤出了一道雷电,劈在了直升机的螺旋桨上。

    螺旋桨遭到破坏,转动的速度逐渐变慢,直升机也开始向下坠落,鲁邦三世郁闷地想要吐血,大声解释道:“……真是不是我!真的不是我干的??!”

    那明明是黑手党的人发的炮弹,为什么成了他背锅?

    还有,他们现在离地面有二百米,下方又没有任何阻拦物,摔下去肯定得死啊魂淡~!~

    直升机正向下坠落,云一惠理子飞到了小泉红子身侧,身周阴气、鬼气翻滚,在阴虫琥珀、阴气珠的加持下显露出了鬼体,无语地看向鲁邦三世等人:“红子大人,这些人和允文大人认识……”

    “他们认识舒同学吗?”小泉红子愣了一下,轻哼一声,口中念动魔咒,直升机下的绳梯应声而断,悬挂在了她的魔法扫帚上。

    紧接着,红子又飞到了直升机驾驶舱,把次元大介拽了出来,飞向旅馆方向:

    “……走,我们回去说!”

    ……

    “快!快!再快一点!可恶!那个库拉索的速度好快……”

    仓库区,漆黑的街道上,柯南沿着库拉索离开的路线,一路追踪。

    很快,柯南跑出了一条小路,两眼来回观望了一下,看到远处一道奔跑的人影后,脸上露出凝重的笑容:“……看到她了!从这里出去,很快就能到外面的街道,绝对不能跟丢……”

    “……现在是晚上,在这种地方一旦跟丢,她要是坐车离开的话,再想追就追不上了!”

    柯南心中嘀咕着,继续快步向前追去,才跑了没几步,忽然觉得空中有些不太对。

    柯南抬头看向空中,只见一道黑影从空中快速落下,撞击在了他正前方的地面上,紧接着爆炸声响起,一股热浪扑面袭来。

    柯南连忙趴在地上,抬头看看前方道路上的情况,整个人都是懵懵哒——

    妈蛋!这到底是个什么状况?

    这是直升机?天上居然掉下来一架直升机,而且还特么炸掉了?

    你特么在逗我呢吧?

    柯南懵逼了一会儿,然后回过神来,收敛心神,打量着跟前的火海,正准备绕边儿跑过去继续追踪,忽然间却看到燃烧的直升机旁一个垃圾桶忽然倒下,里面还传出了“嗯嗯”的声音。

    垃圾桶里面有人?那个人是……钱形幸一?!

    柯南愣了一下,看看燃烧的直升机,又看看越跑越远的库拉索,心里面暗骂一声“可恶”,冲到了垃圾桶前——

    直升机的燃油已经流了出来,要是不赶紧把垃圾桶里的钱形幸一救出来的话,直升机一旦二次爆炸,钱形幸一很有可能会死!

    追库拉索虽然要紧,但救人更加重要!

    柯南把钱形幸一拉出垃圾桶,拿出小刀划开了钱形幸一身上的网子,刚一跑到安全位置,直升机立刻二次爆炸,火焰冲天。

    钱形幸一看着跟前的情况,一脸愤慨:“可恶的鲁邦!可恶的次元大介!你们这次差点害死我!别让我抓到你们??!”

    钱形幸一骂完,扭头看向柯南:“我记得你叫柯南,是毛利先生身旁的那个小朋友,没错吧?”

    “嗯,没错?!笨履系懔说阃?。

    “真是谢谢你的救命之恩了!”钱形幸一道谢一声,“要不是有你,今天我就惨了……”

    “嗯嗯?!笨履闲」砦⑽⒁恍?,又扭头看向火海的另外一侧,一脸的沮丧和失落——

    库拉索已经跑的没影儿了。

    他,追不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