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美,你说的中华料理店,就是这家吧?地方还挺偏的??!”

    杯户町,上午十一点出头,舒允文、冢本数美站在一家中华料理店前,看着店门的招牌:“……招牌也很旧了?!?br />
    “嗯,听小百合说,这里是一家老店了,虽然位置偏了一点,但味道真的很好哦~”冢本数美微微一笑。

    两个人说着话,走进了店内,找了靠窗的位置坐下,没过多久,忽然听到外面传来消防车的声音。

    舒允文、冢本数美扭头看了眼窗外:“……消防车?外面什么地方失火了吗?”

    “不知道?!壁1臼酪×艘⊥?,“不过,刚才附近好像有‘轰隆隆’的声音,不会是什么爆炸了吧?”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地聊着,忽然之间,外面一辆车停在路边,紧接着一男一女走下了车,向着中华料理店这边走了过来。

    一男一女路走到一半,在看到靠窗位置的舒允文、冢本数美后,嘴角一阵抽抽,然后掉头回去上车离开。

    冢本数美愣了一下,开口道:“那是鲁邦三世和峰不二子吧?真是奇怪,他们两个怎么又是满身灰尘、灰头土脸的?”

    “不太清楚?!笔嬖饰囊彩且荒悦哦硭?br />
    话说,鲁邦三世他们这一上午到底在干什么?身上根本就没有干净过??!

    难道说,混黑的人就容易把自己搞黑?

    舒允文心里面吐槽着,没过多久,两个人点的菜上齐,美美哒吃了起来。

    两个人正吃着东西,忽然间,冢本数美看向窗外,“啊咧”一声:“……允文君,柯南他在外面?!?br />
    “柯南?”舒允文扭头一看,果然看到柯南小鬼站在窗外,两手扒在窗户上,翻着标志性的死鱼眼,一脸“你欠我五百万没还”的表情。

    半分钟后,柯南走进了店内,和阿笠博士站在舒允文他们的桌子前:“允文哥哥,你在这里做什么?”

    “约会吃饭??!”舒允文一副关爱智障的表情,奇怪地看着柯南,“……这里是饭店,你不吃饭打算做什么?”

    “呃……”柯南无言以对,紧接着郁闷地想要吐血——

    话说,今天这一上午,他累死累活、担心受怕、绞尽脑汁地追踪黑暗组织,结果舒允文这货却陪女朋友约会逛街吃大餐……这差别,咱们到底还能不能愉快地玩耍啦?

    柯南郁闷了好一会儿,然后开口问道:“我听说,你从鲁邦三世那里抢回海洋之魂了?”

    “嗯……算是吧?!笔嬖饰牡懔说阃?。

    柯南皱了皱眉头,然后想起了黑暗组织想用海洋之魂和人交易的事情,认真地问道:“那你知道不知道,这颗海洋之魂,实际上是……”

    柯南说到这里,想到舒允文和黑暗组织一事并不知道,不由得犹豫了起来——

    他现在要是把前因后果告诉舒允文,岂不是把舒允文也给牵连进来了?一旦舒允文要是因此遇到什么危险的话……

    “实际上是什么?”

    “没、没什么?!笨履弦×艘⊥?,“我随口乱说的?!?br />
    柯南决定保密,然后又随口问道:“……允文哥哥,你下午打算做什么?”

    “下午??!和数美一起逛街、去动物公园、说不定还要去逛逛商店……”舒允文随意地回答。

    妈蛋!果然是这样,他就不该嘴贱地问这么一句!

    他下午还得为黑暗组织的事奔波,这货却是各种恩爱狗的日常生活……你做人不能太舒允文啊魂淡~!~

    柯南小鬼一脸心塞,决定和舒允文划清界限,拉着阿笠博士离开了这家中华料理店,去别的地方吃东西了。

    冢本数美看着柯南离开,有点不明所以:“柯南他们不是来吃饭的吗?怎么又走了?今天的人都好奇怪啊……”

    “嗯,确实有点奇怪?!笔嬖饰牡懔说阃?,然后笑着说道:

    “算啦,不说他们啦~咱们吃饭!”

    ……

    下午四点半。

    黑暗组织某个私人诊所内。

    诊所的一间病房内,琴酒、伏特加、卡尔瓦多斯、科伦身上缠着绷带输着液,伏特加低声道:“……我们这次的运气不错,伤势都不太重,没有致命、致残伤,休养一段时间就能恢复……”

    “……对了,大哥,你这么仰躺在床上,屁股不疼吗?”

    琴酒嘴角抽抽了两下,懒得理会自己的智障小弟,扭头看向旁边,这时候,忽然手提电话的铃声响起。

    琴酒伸手拿起电话:“喂,我是琴酒?!?br />
    “琴酒,我是朗姆?!倍悦娲匆桓錾?,“……你们几个的事情,BOSS已经知道了。BOSS的意思,你们几个既然没什么大碍,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了……”

    “到此为止?”琴酒激动地差点从病床上跳起来,“我们这次吃了大亏!”

    “琴酒,这是BOSS的命令!”朗姆的声音清冷,“另外,今天晚上的交易,你和伏特加不用出马,交给美国那个小帮派来负责,我会让库拉索随行协助……”

    “库拉索吗?我知道了?!鼻倬浦辶酥迕纪?,没有再多说——

    这位是朗姆的亲信,头脑、身手、能力,各方面都是顶尖,就算琴酒和她对上,也没有十足的把握……

    “接下来,你就好好养伤吧?!崩誓坊奥?,挂掉了电话。

    ……

    晚上八点半,黑羽快斗家中。

    客厅的沙发上,快斗一副熊猫瘫的模样,一脸忧郁地看着屋顶——在上午的悲剧发生后,快斗就觉得世界太黑暗了,对世界充满失望,然后就一直这么瘫到了现在……

    快斗又瘫了一会儿,抬手看了看时间,叹了口气,站起身来。

    他整整一天没吃东西了,现在需要去填一下肚子。另外,他还得去杯户町的旅店退一下房……

    想着这些,快斗拿着钱包、披着衣服走出房门,刚走到主街道口,便听到旁边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快斗?你是要出去吗?”

    “唔,红子?”快斗认出了跟前的人。

    “呃……”小泉红子看着快斗,一脸莫名奇妙,“你怎么这副样子?你的脸怎么回事?谁打你了?”

    这一瞬间,快斗简直是满腹委屈——

    谁打的?当然是青子、惠子打的。

    可是,这里面的故事很悲伤、很色情、很暴力,说出来忒特么丢人了,他不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