杯户町,四丁目,综合商厦的地下停车场内。

    鲁邦三世坐在一辆厢型车上,手里面拿着海洋之魂,一边欣赏着,一边啧啧称赞:“……这颗海洋之魂真的太漂亮了,堪称宝石界的瑰宝,好想据为己有啊……”

    鲁邦三世说着话,只见子母鬼的婴鬼忽然出现在了他的手臂上,张嘴咬了下去。

    鲁邦三世嘴角抽抽了两下,然后咆哮道:“住口,你给我住口??!不要咬我!”

    这婴鬼咬在身上虽然不疼,但感觉很惊悚的好不好?

    云一惠理子忽然显露出了身形,磨砂似沙哑的声音开口道:“……这颗宝石是允文大人的!”

    “我知道!我知道!我就是说说而已……”鲁邦三世内牛满面——

    就你这一言不合就让你家孩子咬我,我特么哪儿还有胆子抢这颗宝石??!

    鲁邦三世郁闷了一会儿,忽然之间,只听车子的引擎声响起,紧接着,一辆黑色的车子开到了鲁邦三世的车子旁边停了下来。

    云一惠理子消失不见,鲁邦三世立刻摇下了车窗,“喂”了一声。

    旁边那辆车子也摇下了后车窗,只见两个戴着面具的男人挟持着一个大胸绝色美女,坐在车后座上。

    大胸美女看到鲁邦三世,立刻呼救道:“鲁邦!太好了,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救我的!”

    “不二子~”鲁邦开心地打着招呼,“你放心吧,你一定会没事的?!?br />
    不二子“嗯嗯”地点头,车后座上的一个男人开口道:“鲁邦先生,海洋之魂你带来了吗?”

    “当然带来了,就在我手里面?!甭嘲钊雷呦铝顺?,一手拿着海洋之魂,在手里面抛动了两下,“……宝石可以给你们,不过你们得先把不二子放开……”

    一个面具男看了眼鲁邦三世手里的宝石,微微一笑:“那就交换吧?!?br />
    面具男放开了峰不二子,鲁邦三世也把海洋之魂丢给了面具男,然后目光落到了峰不二子的身上,皱眉道:“我说,你们这些家伙,在这样一位美丽的女士身上绑炸弹,未免太失礼了吧?”

    “就是,就是!”峰不二子伸手指着自己腰部的炸弹,“这颗炸弹在我的腰上绑了整整十天,他们也太不懂怜香惜玉了……”

    “喂,我们的交易已经完成,这个炸弹是不是可以解开了?”鲁邦三世问道。

    面具男摇了摇头:“抱歉,鲁邦先生。您的大名我们早有耳闻,为了防止出现任何意外,我们稍后会解开不二子女士身上的炸弹。现在,我们先行告辞了……”

    面具男说完,把海洋之魂装进了一个精致的宝石盒子里面,揣进了自己的衣服兜里,车子缓缓离开。

    鲁邦三世、峰不二子看着车子开走,不二子才微微耸肩道:“好了,鲁邦,你是不是想要笑话我?想笑话我就尽管笑吧~”

    鲁邦三世微微一笑,拉着不二子坐回到了车上:“不二子,你难道还不明白吗?对我而言,你才是最重要的?!?br />
    “呃……现在说这些管什么用?”峰不二子伸手指了指自己腰间的炸弹,“……如果我是你的话,现在一定会躲得远远的,鬼才知道,那些家伙会不会解开我身上的炸弹……”

    不二子顿了顿,又继续说道:“……我万一要是被炸死的话,你也会帮我报仇的,对吧?”

    “不,我不会为你报仇的?!甭嘲钊酪×艘⊥?,抬手看了看手表,猴子脸上难有的认真,“……如果现在就是你生命的最后时刻,那我宁愿在这里享受你我共处的最后一段时光,就算会死也无所谓……”

    不二子一双美目看着鲁邦,几秒钟后才开口骂道:

    “……白痴!”

    鲁邦三世一个转身,趴在了不二子的身上,又成了嬉笑、没个正行的样子:“……不二子,我们也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不如让我们做一些快乐的事情吧~”

    ……

    地下停车场外。

    次元大介、石川五右卫门靠在墙壁上,听着舒允文说着地下停车场里的情况:

    “……鲁邦已经和他们交换宝石了……嗯,不二子的身上居然被他们装了炸弹?!……唔,那个炸弹成实你能解开啊……鲁邦和他们交换完了,那些人开车出来了……”

    “交换完了吗?”次元大介伸手按了一下帽子。

    “是啊……”舒允文点了点头,然后眯了眯眼,扭头看向成实,脑中下令,“……成实,马上把海洋之魂偷回来!”

    “好的,允文大人?!?br />
    成实应了一声,快速地从舒允文身旁离开,飞进了那些人的车里面,动静很小地把那人衣服兜里的盒子打开,然后趁着他们不注意时从车窗飞了出来,把宝石藏进了草丛里面。

    紧接着,舒允文快步走到了草丛那里,捡起了宝石揣进兜里,明美也飘到了舒允文跟前,非常八卦地说道:

    “允文大人,鲁邦刚才扑倒了不二子,听他的话,好像觉得炸弹可能会炸,所以想要那什么……”

    “什么?这么色情?”舒允文两眼发亮,“走走走!咱们一起围观去~对了,我的摄像机呢?”

    “呃……”明美嘴角抽抽了两下,“……在车里面?!?br />
    舒允文立刻让成实拿了摄像机,冢本数美、次元大介、石川五右卫门他们也走了过来,数美看了看舒允文手里面的摄像机,好奇地问道:“允文君,怎么了吗?”

    “嘿嘿……停车场里面有好戏~”舒允文轻笑一声,晃了晃手里的摄像机,快步走向停车场内。

    “嗯?什么好戏?”冢本数美满脸奇怪。

    舒允文没有回答,很快走到了鲁邦三世、峰不二子的那辆车前,紧接着便看到了鲁邦的特技——

    一秒脱衣服!

    冢本数美、次元大介、石川五右卫门看着眼前这一幕,脑门儿上挂满了黑线——

    妈蛋!合则你拿个摄像机,就为了拍这玩意儿?你以为你是XX片的导演???!

    鲁邦三世脱掉了衣服,没有察觉车外的情况,两眼看着身下的不二子:“不二子,接下来,哪怕我们的时间只有一秒钟,我也想和你融为一体……”

    “呃……”舒允文听着鲁邦的话,嘴角抽抽了两下——

    一秒钟?咱还是头一次听人把秒男说的这么清新脱俗的……

    舒允文心里面吐槽着,峰不二子扭头瞄了一眼窗外,脑门儿上绷出了个“井”字:“鲁邦,你确定真的要那么做吗?”

    “那是当然,能和你死在一起,我简直求之不……”鲁邦三世说着话,忽然觉得不太对,扭头看向车窗外,顿时整个人都懵逼了——

    我勒个大叉!外面这是个什么鬼情况?!怎么这么多人在外面围观?

    还有,舒允文你特么手里面拿的是什么?

    你特么还在拍?

    卧槽!你有种放学别走,我保证不打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