铃木博物馆前。

    因为鲁邦三世、怪盗基德等人的出现,开幕仪式已经终止,一大票鲁邦三世、怪盗基德的粉丝一起欢呼着。

    博物馆三楼展示厅的门前,舒允文、冢本数美从人群中挤了出去,紧接着便看到戴着防毒面具、略显无措的小兰:“允文同学,数美学姐,你们两个有看到柯南吗?”

    “柯南?他现在就在展示厅里面,你自己去找他吧~”

    舒允文伸手指了指展示厅内,小兰点了点头,欣喜道:“他在里面?那真是太好了……对了,允文同学,那颗海洋之魂现在……”

    “被鲁邦三世拿走了?!笔嬖饰陌诹税谑?,“抱歉抱歉,我现在得赶紧去追鲁邦,就不聊了~”

    舒允文话落,牵着冢本数美的手离开。

    小兰愣了一下,然后快步走进了展示厅里面,只见柯南正站在破开大洞的玻璃前面,满脸的凝重。

    小兰微微一笑,走到了柯南身旁,佯装生气道:“……真是的,柯南,你真的很能捣乱哎,老是让人担心……”

    “啊咧?小兰姐姐?”柯南扭头看了一眼小兰,又看了看窗外远处的琴酒、伏特加,脸上勉强挤出了萌正太的笑容:

    “对不起,小兰姐姐,我不该跑到这么危险的地方来,我这就离开这里,到楼下去……”

    柯南小鬼说着,转身向着珠宝展示厅外跑去。

    小兰看看匆忙跑走的柯南,无奈地“哎”了一声,伸手扶着额头:“……真是的,柯南他怎么就停不下来呢?”

    “……简直太调皮了??!”

    ……

    博物馆外,对面的街道上。

    琴酒、伏特加、贝尔摩德靠在保时捷356A上,看着博物馆前发生的一切。

    琴酒嘴里面叼着烟头,一手掏着兜,两眼阴仄仄地盯着远处,看到鲁邦的车子从警察的包围圈中冲出后,嘴角挂上了一丝冷厉的笑容:“……我们的小偷把我们想要的宝石偷出来了,这还真是一个好消息……”

    “这就是国际级大盗的实力?!北炊Φ驴醋乓淮笃本党龆纷?,脸上微微一笑,“……他们能在这么多警察的?;は?,偷走那颗宝石,可真厉害啊……”

    “哼!再怎么厉害,也被我们耍的团团转……”伏特加一脸不屑。

    琴酒又深深地吸了口烟,然后把烟头掐灭,开口道:“好了,伏特加。鲁邦三世既然把宝石偷了出来,那他接下来应该是要拿着宝石跟那个帮派的那些家伙交换人质不二子了。那些家伙拿到宝石以后,应该就会给我们打电话,把宝石交给我们,所以,我们先离开这里吧……”

    “好的,大哥?!狈丶拥懔说阃?,正准备拉开车门上车,忽然听到一阵“当啷”的声音,然后一个小鬼的声音传来:

    “哎呀呀!我的硬币好像掉在车下面了……”

    琴酒、伏特加扭头看去,只见一个小屁孩拿着零钱包、钻在车子另外一侧,似乎在找着什么。

    伏特加皱了皱眉头,伸手把小屁孩抓了起来,随手丢在一旁:“小鬼,不想死给我滚远点!”

    “啊……对不起,不要那么凶嘛!”

    小屁孩一脸无辜,挠着头走到了旁边,琴酒又冷声道:“好了,伏特加,别理那小鬼,我们赶快离开这里?!?br />
    “知道了,大哥?!狈丶拥懔说阃?,拉开驾驶座的车门上车,琴酒也坐在了副驾驶上,向着贝尔摩德摆了摆手:“再见了。这里的事情,就由你来负责吧……”

    贝尔摩德点了点头,伏特加发动起了汽车,笑着提醒道:“琴酒大哥,麻烦你系一下安全带,万一一会儿急刹车撞到你就不好了,你的鼻子才刚好……”

    琴酒嘴角抽抽了两下,默默地系好了安全带,开口道:“伏特加,闭嘴然后开车!”

    “好的,大哥?!?br />
    保时捷356A缓缓开走,贝尔摩德轻笑着耸了耸肩,走向旁边。

    角落里面,小屁孩柯南按了一下脸上的眼镜,眉头微微皱起:“……琴酒、伏特加、贝尔摩德?这些都是酒的名字!不过,真是见鬼了……克丽丝·温亚德怎么也在这里,而且还是这些人的同伙?!”

    “……还有,他们最后说了‘这里的事情’,会是什么事情?”

    柯南余光瞄了一下贝尔摩德,眯了眯眼——

    他刚才偷偷地用口香糖把带着发信器的窃听器粘到了琴酒车子的车底,但是这里的事情,他同样也很关注、很担心!

    这些穿黑衣服的家伙,是职业犯罪集团,他们在这里肯定是想做什么罪恶的勾当……

    柯南正思索着,只见贝尔摩德又走到了一辆车前面,打开车门,把外套丢到了车上,转身走开。

    柯南见状微微一愣,等贝尔摩德走远以后,立刻向着那辆黑色的车子走去,然后假装不经意,在黑色车子的车尾贴上了一张发信贴纸,嘴角挂上了了然的笑容——

    既然克丽丝和这些家伙是同伴,那他只要盯紧了克丽丝·温亚德和她的车子,也能找到他们的老巢!

    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要搞清楚他们在这里到底想要做什么!

    ……

    “快!快!快!马上给我追上去!一定要抓住鲁邦三世还有基德!”

    博物馆外的马路旁,刚刚醒过来的中森银三和钱形幸一站在一起,向着一大票制服下令。

    旁边,一个警察凑上前去,干笑着说道:“……中森警官,基德他刚才飞出去以后,很快就混进了人群里面没影儿了,根本抓不到。倒是鲁邦三世他们现在开车在马路上狂飙,我们应该能追到……”

    “……见鬼,那就赶快去追!宝石已经被鲁邦偷走了,我们继续在这里布防也没用。这里留下十五名警察留守外,其他人全部坐车去追!”中森银三挥舞着拳头,看了眼前方的警车,然后皱眉问道,“……等等,这是怎么回事?我们的警车怎么一动也不动?”

    “呃……据说是因为来看鲁邦三世、基德的民众太多,没地方停车,所以道路违停车辆非常多,严重阻碍了交通?!蹦歉鼍旄尚ψ呕卮?,“……还有,刚才鲁邦他们逃走以后,还有人故意乱停车辆,阻碍我们的行动……”

    “什么?!该死,他们这是在助纣为虐!交通部的人是干什么吃的,也不知道管一管??!”

    中森警官咆哮着,目光一扫,看到了道路旁正在疏导交通的女警,快步走了过去:“喂!你是交通部的宫本由美吧?能不能麻烦你们快点疏导交通,我们还着急去追鲁邦??!”

    “呃……好的?!惫居擅赖懔说阃?,一脸的苦恼、郁闷外加不爽,扭头向着下属下令:

    “都快一点!这里这些违停的车子统统贴上罚单,一直没人开走的,直接喊拖车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