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疼?

    你才蛋疼!你全家都蛋疼!

    怪盗基德、鲁邦三世心里面吐槽一句,彼此对视一眼后,一起把头上的易容面具拽了下来,丢在一旁。

    紧接着,鲁邦三世笑眯眯地解释道:“……抱歉,抱歉。我只是觉得,伪装成这个傲娇高中生貌似也挺有趣的……”

    鲁邦三世说着话,伸手指了指怪盗基德。

    舒允文脸色古怪地看了基德一眼,快步走向海洋之魂的展示台,然后在七八米的位置上停了下来,一动不动。

    怪盗基德嘴角抽抽了两下,然后大声咆哮道:“我才没有傲娇!敷岛上的那张卡片是个意外,全文不是这样的!”

    “啊咧?那不是那位中森银三警官官方公布的消息嘛?现在全世界圈子里面都知道,你是一个傲娇的怪盗……”鲁邦三世脸上带着笑容,继续撩基德。

    “我说了,我不是??!”怪盗基德咆哮声依旧,伸手一指舒允文,“那只是一个误会,不信你问他!”

    “啊……好吧,好吧~”鲁邦三世脸带笑容,摆手道,“……你不傲娇行了吧?爱裸奔的基德……”

    基德闻言,一口老血险些没喷出来,扭头冲着不远处站立不动的舒允文吼叫道:“喂!你这个家伙,鲁邦怎么会知道我裸奔的事情?我在莎莉贝斯号上裸奔的视频,你到底都给谁看过?”

    “呃……这个……”舒允文有点惊悚地看向鲁邦——

    话说,这裸奔视频的事儿他怎么知道的?那个视频貌似只有他和灰原看过吧?难道这货曾经去他家偷过东西?

    舒允文正奇怪着,鲁邦三世有点懵逼地问道:“什么莎莉贝斯号?你不是在敷岛上当着几个小萝莉的面裸奔,然后被拍了视频吗?”

    “哈?!”怪盗基德也懵逼了,扭头看向舒允文,一脸想死的表情,“你到底偷拍过我几次???!偷拍狂魔??!”

    偷拍狂魔?这什么鬼称呼?你特么信不信老子以后见你一次让你裸奔一次,把这拍成系列片?!

    听着怪盗基德的话,舒允文一脑门儿黑线,正准备给基德一点教训,脑中忽然响起了成实的声音:

    “……允文大人,鲁邦三世他刚才偷偷切开了玻璃,拿走了海洋之魂……”

    “什么?”舒允文愣了一下,扭头看向鲁邦三世,眯了眯眼,“鲁邦,把我的宝石放下!”

    怪盗基德也看向鲁邦,想了想之前的事情,有点明白了:“……原来如此,你刚才故意用语言刺激我,让我和允文分心,你则趁机在展示台上切出洞来,偷走宝石……真是好算计!”

    鲁邦三世从珠宝展示台旁向后退了两步,露出了手里面的海洋之魂,另外一只手挠头,嘻嘻笑着说道:“啊哈!真是没想到,居然被你们发现了。不过,这颗海洋之魂对我而言很重要,所以,我就拿……呃……呃……”

    鲁邦三世说着话,忽然发现自己手里面的蓝宝石飘了起来,慢悠悠地飘到了半空之中,径自飞到了舒允文手中,顿时一脸懵逼,几秒钟后才“啊呀呀”一声,讪笑道:“看样子,您是一位真正的奇人异士??!”

    舒允文微微一笑,看了眼手里面的蓝宝石:“……鲁邦,我的东西可不好偷哦~”

    “确实不好偷。不过,就算是如此,我也绝对不会放弃的!”鲁邦从身上掏出一把手枪,瞄准了舒允文,微笑道,“麻烦你先睡上一小会儿吧~”

    鲁邦话落,手枪“啪啪”两声,两颗麻醉子弹射在了舒允文的身上。

    舒允文昏倒在地,怪盗基德有点发愣——

    我勒个去!这家伙居然这么好对付?开玩笑呢吧?

    鲁邦收起手枪,嘻嘻一笑,快步走到倒地的舒允文跟前,向着舒允文手里面的蓝宝石抓去。也就在这时候,怪盗基德也跑到了舒允文身前,开口道:“不好意思,海洋之魂是我的……呃……怎么回事儿?”

    怪盗基德、鲁邦三世二人抓向蓝宝石,却发现抓住的根本就是一团空气。

    与此同时,两个人跟前的舒允文消失,然后一条绳子凭空出现,飞快地在两个人身上缠了几圈,把两个人死死地绑在一起。

    基德、鲁邦看看自己身上的绳子,都是一脸懵逼——

    话说,这是个什么鬼?他们怎么这就被抓住了?

    两个人正奇怪着,忽然之间,只见舒允文凭空出现在了他们两个两三米开外的地方,一脸无语地看了眼基德:

    “……基德,我设这个圈套是用来抓鲁邦的,你跳进来干什么?”

    舒允文这几天虽然看基德不太顺眼,但好歹也是朋友,把基德抓住送给条子叔叔,他可做不出来。

    所以说,他从刚才布置的圈套,打从一开始针对的就只是鲁邦而已,结果最后关头,基德这货好死不死地凑了过来,一起被抓了……

    “啊咧?”基德、鲁邦都是一脸崩溃,“……你什么时候设的圈套?”

    “就在我走进来的时候??!我先布置了【幻术】,让你们以为我站在这里,然后我和我的两个鬼仆拿着绳子,布置好了圈套,等着你们入套……”

    幻术?鬼仆?

    基德、鲁邦对视一眼,忽然好想去死——

    尼玛??!你到底还讲不讲科学?开外挂也不待你这样的??!

    舒允文撇了撇嘴,看了眼被绑起来的鲁邦、基德,捡起了一个对讲机,开口道:“我是舒允文,现在鲁邦、基德已经被我抓住了,麻烦警方派人上来,把人带走……”

    舒允文说着话,鲁邦讪笑两声:“完了,这次又要被他们笑话了……”

    ……

    博物馆外,鲁邦的车子上。

    次元大介监听着警方的通讯,听着耳塞里传来的舒允文的话,按了一下脑门上的帽子:“五右卫门,鲁邦、基德都被那个除灵师抓住了?!?br />
    “唔,真是个容易给人惹麻烦的家伙?!笔ㄎ逵椅烂诺痛棺磐?。

    “没办法,我们两个去救那个家伙吧?!贝卧蠼橄认铝顺?。

    紧接着,石川五右卫门也从车上走了下来,看了眼几十米开外的博物馆,身体猛然向前冲,几秒钟跑到楼下,脚踩墙壁两个跳跃,直接跳到了三楼珠宝展示台的窗外沿上。

    博物馆前的角落,冢本数美、柯南等人看到这一幕,都是一脸惊愕,然后冢本数美一脸凝重:“……好强!”

    柯南扭头看了眼冢本数美,嘴角抽抽了两下——

    妈蛋!这不是强不强的问题好吧?

    博物馆的三楼高差不多十米,那家伙是怎么跳上去的?牛顿的棺材板都快按不住了啊魂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