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你个快斗,没想到你是这样的??!收藏居然这么多!

    每天不知道好好学习,这都是在干什么??!

    舒允文心里面狠狠地鄙视着快斗,把这些录像的封面看了一遍,又翻了翻——

    妈蛋!老子的《女子高生放课后》呢?不是被这货偷了吗?怎么没了?

    舒允文琢磨了一下,又看了看手里面的一叠录像带,有些了然——

    这货的收藏这么多,种类还很齐全,看不上咱的《女子高生放课后》也是很正常的。

    话说起来,这货之前偷走了咱的精神食粮,咱要不要把他的精神食粮也偷走捏?~

    舒允文正乱想着,明美带着塑料袋飘了进来,飘到了舒允文跟前:“允文大人,我把塑料袋拿来了,嗯?这些是……”

    “呃……这些是黑羽快斗那个臭表脸的~”舒允文立刻把手里的录像带丢在了地上,心里面有点惋惜——

    算了,现在萝莉哀、明美都住在咱家,明美更是个飘来荡去的鬼,这些录像带带回去也看不了啊~

    明美有点惊讶,比划着说道:“……这些都是快斗同学收藏的?真是看不出来……”

    “这就叫人不可貌相!别看快斗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其实这货特猥琐!”舒允文随口就往快斗的身上扣锅。

    “嗯,那是当然,快斗他是绝对比不过允文大人的……”

    明美比划着称赞了一句,曾经和舒允文一起鉴赏过《女子高生放课后》、柯南变大变小视频、基德裸奔视频的成实一脸冷漠——

    话说,允文大人也好不到哪儿去吧?

    舒允文、成实、明美联手,很快把保险箱里的珠宝都装进了塑料袋里,然后舒允文眼珠子一转,扭头吩咐道:

    “成实,麻烦你写一张卡片,嗯,就写‘这里的珠宝都被我拿走了——鲁邦三世’~”

    “呃……”成实愣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模仿鲁邦三世写了一张卡片,递给了舒允文,吐槽道,“……允文大人,你就算让我写鲁邦的卡片也没用吧?基德一猜就知道是你做的……”

    “嗯……这倒也是~”舒允文看了看手里的卡片,随手丢进了保险箱里——

    虽然基德那家伙肯定能猜到,但现在反正写都写了,没用也留下吧。

    随手把保险箱关上,舒允文提着一塑料袋的珠宝,走向门口,成实又提醒道:“允文大人,快斗的这些录像带你还没放好……”

    “录像带?”舒允文愣了一下,低头看了看地下的录像带,又想到了一个捉弄快斗的好点子。

    话说,快斗这货也不知道躲哪儿去了,他要是回来以后看到客厅茶几上摆着这些“收藏”,打开电视,电视上播放他的“收藏”,表情一定会很有趣?

    舒允文心里面有了主意,转身捡起了地上的一叠录像带,走到了客厅,把录像带从盒子里取出来,乱七八糟的摆在茶几上。

    在这之后,舒允文又打开录像带放映机,塞了一卷录像带进去,调整成了播放完自动倒带重播的模式,然后才起身离开了快斗家——

    今天先给他一些教训,回头这家伙真敢去偷蓝宝石,再狠狠地收拾他!

    ……

    上午,十一点钟。

    蓝鹦鹉台球酒吧,休息室内,寺井黄之助看着电视上的内容,微微摇了摇头——

    快斗少爷真是太好强了!

    明明只要和舒允文说说好话,就能鉴定一下那颗宝石,结果他就是不听,现在还要和鲁邦三世竞争……这又何苦呢?

    寺井黄之助正思索着,忽然之间,休息室里的电话响了起来。

    寺井黄之助连忙起身,快步走到了电话前,接起了电话:“你好,这里是蓝鹦鹉台球酒吧……”

    “寺井先生,是我啦!”电话里传出了黑羽快斗的声音。

    “快斗少爷?您现在在什么地方?我刚才往您家里面打电话没人接,您的手提电话也不通……”寺井黄之助表示关心。

    “我现在不在家,那个家伙知道我家在哪里,所以我这几天不回家,暂时住在旅店里?!笨於沸ψ呕卮?,然后开口道,“……对了,寺井先生,能不能麻烦您一件事情?我伪装用的道具包忘在家里面了,您能帮我拿到旅店来吗?”

    “当然没问题。您住的旅店是在……”

    “杯户町,杯户町四丁目废弃仓库区的一个小旅店里面……”黑羽快斗说了一下地址。

    “呃……好的,我去了道具包以后,就过去找您?!?br />
    寺井黄之助答应下来,又聊了几句后,挂掉电话,离开酒吧,开车赶往黑羽快斗家。

    没过多久,车子到了快斗家别墅门口。

    寺井黄之助下车走进别墅,很快找到了伪装道具包,准备离开时,目光瞄到了茶几上摆开的一堆东西,微微一愣——

    那些是……他送给快斗少爷的录像带?怎么就这样摆在外面?是看完以后没收起来吗?

    寺井黄之助轻叹一声,走到了茶几前,把那一叠录像带一一装好,摆在了沙发上。

    哎……把这些录像带送给快斗少爷,也不知道是对是错,看快斗少爷这明目张胆的架势,一点都不知道节制啊……

    寺井黄之助摇了摇头,又提着伪装道具包,走出别墅,上车离开,赶往杯户町的那家小旅店。

    中午十二点出头,寺井黄之助赶到了那家旅店,问过前台以后,找到了快斗所在的客房。

    寺井推门而入,只见快斗正在房间里面吃着午饭。

    在看到寺井黄之助后,黑羽快斗站起身来,问候道:“寺井先生,您可终于来了……您吃过午饭了吗?”

    “还没有?!彼戮×艘⊥?。

    快斗笑着说道:“……那就在这里语气吃一点吧……对了,我要的东西您带来了吧?”

    “带来了,就在这里?!?br />
    寺井黄之助把道具包递给了快斗,快斗立刻打开道具包,检查了起来。

    寺井黄之助看着快斗忙碌的身影,眉头微微皱了皱——

    快斗少爷似乎……比以前瘦了?

    忽然之间,黑羽快斗“阿嚏”一声,打了个喷嚏,摸了摸鼻子:“……唔,真是的,昨晚半夜去送预告函,可能被吹感冒了……”

    寺井黄之助摇了摇头,叹息一声:“……快斗少爷,你要注意身体??!”

    “嗯嗯,我知道的,谢谢寺井先生了,东西很齐全……”黑羽快斗说着话,把包包放在一旁,扭头一看寺井黄之助,有点莫名其妙——

    等等!寺井你这是什么眼神儿?怎么感觉跟关爱智障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