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时间临近十点钟。

    米花博物馆外,警方布置起了封锁线,空中直升机、地面防爆警察部队,把整个博物馆彻底隔离起来。

    在警方的封锁线外,一大票基德的粉丝都在齐声欢呼呐喊,大喊着诸如“基德大人必胜”、“基德大人万岁”之类的话。

    拥挤的人群中,黑羽快斗和中森青子站在一起,中森青子一副气哼哼的表情,而黑羽快斗则是一脸的郁闷——

    话说,他身为怪盗基德,却跑这儿来看“怪盗基德”偷东西是个什么神展开?

    还有,那个自称怪盗基德、要来这里偷东西的假冒伪劣产品在哪里?怎么还没见他出现?那货到底是谁?

    “可恶!可恶!可恶!那个该死的基德,明明就是一个可恶、卑鄙、低级的小偷而已,大家为什么都这么喜欢他?这明明全都反过来了嘛!”自家老爸长期惨遭基德调戏的中森青子愤怒地挥舞着拳头,伸手拉了一把黑羽快斗:

    “……快斗,快点跟我一起喊,基德去死!基德去死!”

    “呃……这个……”黑羽快斗嘴角抽搐了两下——

    妈蛋?!基德去死?这话让他来喊,感觉很微妙啊……

    黑羽快斗心里面正吐槽着,忽然之间,米花博物馆的大楼楼顶出现了一道身影。

    空中巡逻的直升机将灯光照了过去,只见一个穿着一袭白色礼服、白披风的美少年站在楼顶,一手按着头顶上的帽子,另外一只手拿着一颗钻石,脸上带着淡漠、森冷的笑容。

    博物馆四周,警方们首先发现基德,立刻有人大喊起来:“是基德!基德他在楼顶!”

    “马上上楼顶,抓住那个家伙!”

    “快快快!千万不能让他逃掉!”

    “要注意那个家伙的伪装,千万不能让他混进人群里面!”

    “……”

    警方们快速行动着,周围的基德狂热粉丝又齐声呐喊助威起来,一个个欢呼雀跃。

    至于黑羽快斗,他在看清楚站在楼顶的那道身影后,简直是一脸的懵逼——

    那个站在楼顶的家伙到底是什么人?那家伙帽子下的那张脸,简直就和他一模一样??!

    黑羽快斗正懵逼着,中森青子忽然又伸手拉了快斗一把,不满道:“快斗!你还发什么愣???快点跟我一起喊!基德去死!基德去死!”青子喊了两声,扭头一看黑羽快斗,眼也变成了死鱼眼,嘿嘿笑着威胁道:

    “……快斗,我警告你哦~你要是不喊的话,未来一个月不准去我家吃饭!”

    “啊咧?”黑羽快斗愣了一下,想了想自己未来一个月的用餐问题,又抬头看看楼顶的“怪盗基德”,嘴角抽抽了两下,无奈地跟着一起喊了起来:

    “……基德去死!基德去死……”

    嗯,咱喊的“基德去死”,针对的是楼上那个渣渣,可不是咱自己~

    咱这位玉树临风、英俊潇洒、迷倒万千少女的正牌基德大人,怎么可能去死嘛~

    ……

    “??!来迟了!我们来迟了!基德大人居然已经出现了!”

    米花博物馆外围,舒允文、冢本数美、园子一起走下了出租车,园子这货立刻拿着望远镜看向楼顶,哇哇大叫个不停,然后又抱怨道:

    “……真是的!都要怪小兰家的大叔!在外面和人喝酒居然喝到烂醉,为了把他送回家,耽搁了我们不少时间,害得我们错过了基德大人出场的精彩画面!”

    出租车旁,舒允文听着园子的抱怨,也是一脸呵呵呵——

    话说,毛利大叔那货真的是个极品啊……小兰能忍到现在还不踹死他,那肯定是亲生闺女。

    舒允文身旁,冢本数美也抬头看向楼顶,脸上微微一笑:“……园子,我们在这里看不清,不如我们靠近一点吧?”

    “??!对对对!这里确实太远了一些?!痹白哟鹩α艘簧?,然后向着拥挤的人群跑去。

    舒允文、冢本数美也连忙跟上,三个人没过多久便挤进了人群里面。

    周围的喧嚣声中,舒允文也抬起头来,拿着望远镜看了一下楼顶,果然看到一袭白色西装礼服的基德站在那里拗造型,模样要多装逼,就有多装逼:

    “……如同大家所见,这颗世纪之星,我就收下了。今晚冒昧前来,如果要是给列位带来什么麻烦的话,还请务必见谅……”

    听着基德的话,舒允文无语地撇了撇嘴——这货站那么高装逼累不累???也不怕从楼顶上摔下来直接摔死!

    舒允文心里面吐槽一句,然后脑中忽然响起了成实的声音:

    “允文大人,我看到黑羽快斗了……”

    黑羽快斗?

    舒允文愣了一下,然后随意地回答道:“……成实,我又不瞎,那货现在不就站在楼顶嘛?”

    “……我说的不是那个人,而是黑羽快斗,他和中森青子站在一起?!背墒翟俣然卮?,“……他就在人群里面,你们往左边走个十几米就能看到了?!?br />
    “哈?”舒允文抬头看向楼顶,有点懵逼,“那楼顶那家伙是谁?”

    “……应该是别人伪装的。我刚才透过他的面具看了看里面,那人长的好像一只猴子……”

    像猴子?

    舒允文一脑门儿雾水,想了想,伸手一拉冢本数美,开口道:“……数美,园子,我在旁边看到了个朋友,我们一起去问候一下……”

    “啊咧?朋友?”数美、园子愣了一下,不过还是跟在舒允文的身后,向着快斗、青子他们的位置走去。

    舒允文他们和快斗、青子之间的距离本来就不是很远,很快便走到了他们两个旁边,然后便看到快斗、青子一边挥舞着拳头,一边大喊“基德去死”这句话。

    看到眼前这一幕,舒允文一脑门儿黑线——

    我勒个去!你特么在逗我对不对?快斗这货居然大喊“基德去死”?这货自己不就是怪盗基德嘛?这是个什么鬼情况?

    舒允文快步走到了快斗身旁,然后伸手拍了拍黑羽快斗的肩膀,“喂”了一声:

    “快斗同学你好啊,好久不见~”

    “啊咧?”听到这个异常熟悉的声音后,黑羽快斗整个人的动作都僵住了,就如同坏掉的机器人似的缓缓扭头,看向舒允文:

    “……允、允文同学?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我当然是来这里凑热闹的啊~”舒允文伸手指了指身旁的数美、园子,然后一脸古怪地说道,“……哎!你怎么不喊了?继续喊啊,就喊你刚才那口号……”

    嗯,听怪盗基德自己喊“基德去死”,虽然有点诡异,但确实很带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