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眼间,二十天时间过去。

    夜晚,东京,黑色组织某个外围成员聚集的酒吧内。

    在FBI和日本公安的联手打压下,组织壮士断腕,抛弃了原先的许多外围势力、外围成员,如今又组建起了新的东京势力网络。他们现在的势力,比起之前要差了许多,但好歹暂时稳固了下来。

    酒吧的角落里,琴酒、伏特加坐在一起抽着烟、喝着酒,伏特加两眼盯着小舞台上唱歌的美女,嘿嘿笑着:

    “琴酒大哥,我们又有新的任务了吗?”

    “没错?!鼻倬频懔说阃?,阴仄仄的声音说着,“……BOSS刚才说了,那位一直在调查我们的吞口议员有些太不识抬举。如果要是让他成功当选的话,我们组织会受到更多官面上的打击……所以,我们必须得除掉他……”

    “真的吗?那我们什么时候动手?”伏特加笑着问道。

    琴酒冷笑一声:“……暂时未定,不过应该就在近期吧,最多不超过十天。这件事情,BOSS说要交给那个女人负责,至于我们两个,主要负责和澳洲黑手党的交易……”

    “那个……女人?”伏特加愣了一下,然后只见一个女人端着酒杯走到了他们跟前,微笑着说道:

    “……琴酒,你说的那个女人,该不会就是我吧?”

    “嗯?你什么时候回来的,贝尔摩德?”伏特加看着跟前的贝尔摩德,表情惊讶。

    “就在今天下午?!北炊Φ挛⑽⒁恍?,冷厉的眼神中闪烁着光芒,“琴酒,我听说,你最近似乎在做一件很危险的事情,是吗?你给那个美利坚小帮派布置的外围考核任务,居然会是绑架不二子,让鲁邦去偷那颗宝石,试探他的实力……”

    “……你难道不知道,鲁邦最喜欢的女人就是不二子。一点惹怒了鲁邦,对我们组织而言,根本没有一点好处……”

    琴酒冷冷地看着贝尔摩德:“这件事情,是得到过BOSS首肯的。另外,这次和我们交易的澳洲黑手党BOSS似乎很喜欢宝石。他可是直接说了,如果我们能拿到那颗蓝宝石,可以抵八十亿日元现金……”

    贝尔摩德沉默了几秒钟,然后耸了耸肩,开口道:“好吧!但愿不会惹出什么乱子……”

    琴酒轻笑一声,抬手看了看手表:“抱歉,我还有点别的事情,先告辞了。伏特加,我们走?!?br />
    “好的,老大?!狈丶恿φ酒鹕砝?,跟在琴酒身后。

    两个人穿着风衣,步伐飞快地走到酒吧的活动门前,琴酒伸出手去,正准备拉门,忽然间门被人一把推开,门的棱角“pia”的一下砸到了琴酒的鼻子上,顿时鲜血横流。

    角落里,贝尔摩德看到这一幕,一脸懵逼,赶紧喝了口酒压压惊。

    琴酒身旁,伏特加嘴角抽抽了两下,扭头一看推开酒吧门的人:“卡尔瓦多斯?”

    “呃……抱歉?!笨ǘ叨嗨箍纯戳鞅茄械那倬?,“我听说贝尔摩德在这里,所以有点着急……琴酒、伏特加,你们先走?!?br />
    卡尔瓦多斯说着话,身体让到了一旁,让琴酒、伏特加先走。

    琴酒墨绿色的眸子里光芒闪烁,几秒钟后,从衣服口袋里面拿出了手帕,擦了下鼻子上的血迹,快步走出酒吧。

    伏特加连忙跟在后面,看看琴酒还在流鼻血的鼻子:“老大,这个酒吧的门居然不是透明玻璃的,我们根本看不到外面有人,我回头就让他们换掉?!?br />
    琴酒:“……”

    伏特加:“……还有卡尔瓦多斯那个家伙,简直太不小心了,我们找个机会堵他墙角、收拾他一顿,打他个半死,让他敢撞到老大的鼻子?!?br />
    琴酒:“……”

    伏特加继续说道:“老大,你的鼻子一直在流血,我们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琴酒又拿出手帕,擦了一下鼻子上的血:“伏特加,闭嘴??!”

    “我知道了,老大?!?br />
    ……

    美利坚,纽约。

    一间空旷的仓库里面,峰不二子指着自己身上的炸弹,无奈地摊手道:“喂!我说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不是说有发大财的的好事吗?为什么我的身上会被绑上炸弹?你们知道不知道,这样对待一位美女的女士,简直太失礼了!”

    “不二子小姐,您说的没错,我们确实失礼了。不过,我们也有不得已的苦衷。请你打开你身前的那台电脑,里面就是我们的目标……”

    仓库内,一道声音传来,峰不二子快步走到了笔记本电脑前,看了一下上面的内容,忍不住“哇呜”一声:

    “……十天以后,日本铃木财团要举行珠宝展,其中会展示一颗价值十亿日元的蓝宝石?太漂亮了!简直太漂亮了!我说,你们是自己没把握偷到这颗宝石,所以才绑架我威胁鲁邦去偷的吗?”

    “没错,不二子小姐,我想你一定愿意配合的,对吧?”仓库内再度传出声音。

    峰不二子美丽的脸孔上浮现出自信的笑容:“……那是当然!”

    ……

    美利坚,一间酒店里面。

    鲁邦三世看着电脑上的视频,视频里面传出峰不二子的声音:

    “……鲁邦,你如果爱我的话,就去把那颗蓝宝石偷来换我!当然,如果鲁邦你不愿意去的话,我也只有去找基德帮忙了!”

    石川五右门卫怀中搂刀,靠在鲁邦的身旁:“鲁邦,如果我是你的话,是绝对不会相信她的……”

    在过去的历史上,峰不二子用这种手段骗鲁邦去偷宝石,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鲁邦认真地点了点头:“你说的没错,她的话绝对不可信!”

    “嗯?”次元大介、石川五右门卫一起扭头看向鲁邦,满脸惊诧——

    以前鲁邦这家伙不是一遇到和峰不二子有关的事情,智商就会自动降成负数,再垃圾的圈套都会上当嘛?今天怎么搞的?鲁邦居然不相信峰不二子了?

    难道说,这是一个假鲁邦?

    两个人正奇怪着,鲁邦已经“paipia”地拍起了桌子:“……峰不二子居然说,我要是不愿意去的话,她就要去找基德帮忙?!那个喜欢裸奔的基德又什么好的?她一定是在骗我!”

    “呃……”次元大介、石川五右门卫都是一脑门儿黑线,无语到了极致——

    这脱线的关注重点到底在什么地方啊魂淡?!

    鲁邦嚎了两句,然后安静了下来,起身道:“伙伴们,麻烦你们了,我们得去一趟日本?!?br />
    “嗯……”次元大介、石川皱了皱眉头,没有反对,一起默默地跟在了鲁邦身后。

    鲁邦走在前面,轻声解释道:“……你们忘了吗?不二子说的铃木家的那颗蓝宝石,应该就是‘海洋之魂’。那颗宝石的真正主人,就是那个家伙吧?”

    “……正巧,我们可以借此机会,会一会那位权贵除灵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