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眼间,时间到了下午五点钟。

    警视厅,一间小会议室里面,舒允文、灰原哀、柯南、小兰、毛利大叔等人坐在一起,各自坐着笔录。

    很快,舒允文的笔录最先做完,高木涉合上了笔录纸,笑着说道:“……真是麻烦您了,允文同学。另外,我们今天对嫌疑人慧能进行审讯时,慧能一直都说,如果您能来的话,请您务必过去见他一面……”

    “慧能???”舒允文愣了一下,然后明白慧能是在担心惠理子她们俩的事情,抬手看了看手表,点头道,“……我现在有时间,那就去看看吧……”

    “好的,请您跟我来?!?br />
    高木涉领着舒允文离开会议室,一起走进了一间审讯室里面。

    审讯室内,目暮警官、佐藤美和子正在审问慧能,慧能在看到舒允文后,豁然站起身来:“允文大人,您终于来了?!?br />
    “慧能师父你好?!笔嬖饰牡懔说阃?,先和目暮警官、美和子攀谈了几句后,目暮警官他们起身走出了审讯室,慧能立刻迫不及待地问道:“允文大人,请问她们两个怎么样了?今天有过来吗?”

    “她们两个今天没过来。白天的时候,她们出来会很不舒服……”舒允文随口解释着,“……还有,昨天晚上,我已经帮她们净化过一次身上的怨气了。不过,她女儿身上的怨气太重,想要净化干净,最少也得半个月……”

    “真的是麻烦您了!”慧能道谢一声,语气有些激动,“自从我知道她们两个依旧还在,我每时每刻都在担心她们两个……”

    “她们两个你不用担心,我劝你还是担心一下自己吧!”舒允文看慧能的神情不太好看,“……你这次可是背着五条人命,身上的罪孽,这辈子都不可能赎完……”

    “我知道的,我罪孽深重。不过,我会诚恳认罪,向所有的受害者家属道歉,请求他们的原谅……”慧能一副得道高僧的模样,“……我会尽快走出监狱,陪她们两个一辈子,之后哪怕会下十八层地狱,我也无怨无悔……”

    “呃……”舒允文嘴角抽抽了两下——

    好吧,你这话确实很感人……

    可是,拜托你在说这句话以前,能不能好好想一想“近亲不能结婚”这一条啊魂淡~!~

    你们现在这又是亲姐弟、又是人鬼恋,还特么带个近亲产物的鬼娃娃,咱实在忍不住想要吐槽啊~

    和慧能聊了一会儿,舒允文起身走出了审讯室,迎面便看到了柯南小鬼。

    柯南凑到舒允文跟前,好奇地问道:“……你和慧能都说了些什么?”

    “没说什么,就是随便聊了聊……”舒允文随口说着,然后发现了柯南手臂上的OK绷,好奇地问道,“嗯?你手臂上怎么贴个OK绷?挂彩了?”

    柯南闻言,一脸的悲愤欲绝——神特么挂彩了!这是被那个恶心怪癖天才萝莉亲手划伤的好不好?!

    “……允文哥哥,拜托你了,你能不能稍微管一管灰原???灰原她实在是有点……”柯南“巴拉巴拉”地把今天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满脸郁闷,“那家伙根本就没把我当人看,简直太可恶了!”

    舒允文听得连连点头,“嗯嗯”了两声:“对对对,没错!”

    “你也觉得她很可恶对不对?”柯南感觉自己找到了援军,就差两眼泪汪汪了。

    舒允文嘿嘿一笑,伸手戳了戳柯南的脑门儿:“……你理解错了,我的意思是说,灰原没把你当人看,真是做的太对了~”

    “哈?”柯南抬头一看舒允文那调侃的眼神儿,一脑门儿黑线——

    妈蛋!你这货就是在幸灾乐祸,对不对?

    舒允文、柯南“愉快”地聊着天,没过多久,小兰、毛利大叔他们也都做完笔录,一起走了过来。

    几个人简单地说了几句,和目暮警官打了声招呼,走出了警视厅。

    警视厅外,柯南他们三个告辞离开,舒允文低头看了眼灰原:“……听柯南说,你今天在他身上采集实验素材了?”

    “没错?!甭芾虬У懔说阃?,然后有点郁闷地说道,“可惜了,他一点都不配合,我采集到的素材非常少……”

    “……好想再把他绑在实验台上……”

    “呃……”舒允文嘿嘿一笑,眼珠子转了两圈,“……我也好想看看这家伙被绑在实验台上的样子……要不,咱一起请他去一下?”

    话说,舒允文是真的很想看看,那个场景,肯定美到爆炸了~

    “你要怎么请?他现在根本不敢进我的实验室的?!甭芾虬б惶帧?br />
    自从上次以后,柯南就已经有了心理阴影,去博士家都绕路走了……

    舒允文低头看着萝莉哀,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话说,谁说请人一定得经过他的同意来着?柯南那家伙的意见很重要嘛?

    嗯,一点都不重要~

    ……

    次日下午,放学后。

    帝丹小学外,舒允文站在校门口,等着萝莉哀、柯南他们。

    没过多久,灰原、柯南还有侦探团的小鬼头们一起走了出来。

    舒允文和小鬼头们打了声招呼,先让灰原上车,然后笑眯眯地向着柯南摆了摆手:“柯南,你过来一下,帮我个忙?!?br />
    “嗯?什么事?”懵懂无知的正太柯南好奇地走了过去。

    “先上车再说?!笔嬖饰娜每履仙铣?,然后关住车门,指了指自己手里面的手表,嘿嘿笑着说道:

    “……我手表时间不准,把你的手表借我,我对一下时间?!?br />
    “就这事儿?”柯南把手表解了下来,交到了舒允文手里。

    舒允文接过手表,然后把手表型麻醉枪的瞄准镜打开,瞄准了柯南。

    柯南“啊咧”了一声,连忙摆手道:“喂喂喂!你干什么,别拿这个瞄准我,很危险……”

    柯南话没说完,舒允文已经按下了发射按钮,麻醉枪“biu”的一声射到了柯南的脖子上。

    柯南懵逼地“啊啊”了两声,然后靠倒在了座椅背上,失去意识前,脑中浮现过了一句话——

    妈蛋!舒允文这个刁民想害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