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早上,星期一,八点钟,帝丹小学。

    上课时间还没到,一年级A班的教室里面一片喧闹,小屁孩儿们凑在一起,或是说话、或是玩闹。

    教室中间的座位上,柯南趴在桌子上奋笔疾书,写着周末的作业。

    步美、元太、光彦他们三个围在柯南身旁,都是一脸的嫌弃:

    “真是的,柯南你学坏了,明明放了两天假,居然都不知道写作业!”

    “就是,就是,真是一个坏孩子!你知道不知道,你这样做会严重影响我们少年侦探团的声誉!”

    “你连作业也不做,别人对我们少年侦探团的评价也会降低,我们就不会再有委托了!”

    “……”

    几个小鬼围在柯南身旁,一阵阵魔音摧脑,让柯南一阵郁闷——

    妈蛋!神特么少年侦探团的声誉,就这几个小屁孩组建的侦探团,有个毛线的声誉啊~

    话说起来,他也没想到,昨天、前天居然都会遇到案子,而且都是很晚才回家,根本没时间做作业……

    柯南心中吐槽不已,这时候忽然听到旁边传来哈欠声,然后步美的声音传来:“灰原同学,早上好……你的精神看上去很差哎!”

    “吉田同学早上好?!被以Ю淅涞鼗赜α艘痪?,然后拉开凳子坐下,继续说道,“……我昨天晚上休息的不太好,谢谢你的关心……”

    “呃,是嘛?”步美小萝莉眯眯眼笑着,被生人勿进的灰原哀冻的说不出话来。

    柯南扭头看了一眼灰原,微微一愣,笑着问道:“灰原,你是怎么回事儿,黑眼圈好重哎,看上去跟只熊猫一样?!?br />
    “哦?!毙苊芾虬ね坟苛艘谎劭履?,眼睛里面带着危险的气息。

    柯南哆嗦了一下,然后干笑一声,继续低头写着作业。

    几秒钟后,柯南忽然觉得脑袋上一疼,忍不住“嗷”地叫出声来,捂着脑袋扭头看向灰原哀,只见灰原哀的手里面抓着一把他的头发。

    柯南嘴角抽抽了两下,质问道:“灰原!你干什么??!为什么要拔我头发?!”

    “哦,抱歉,我只是发现你的头上有一根白头发,所以帮你拔掉而已?!甭芾虬Ы馐妥?,拿出一个笔记本,把手里面的头发摊开在了笔记本上。

    “白头发?”柯南一脑门儿黑线——

    尼玛!你少特么骗我了!

    咱不就是说了你一句“熊猫眼”嘛,至于这么报复吗?!

    真要是把白头发,哪里有你这么一把一把拔的?老子这是头发,又不是杂草~

    柯南心里面吐槽着,熊猫萝莉哀已经把笔记本上的头发一根根整理好,拿了一个医用纸条缠住,放进了一个塑料袋里面,然后在塑料袋上面写下了“毛发”这个名词。

    柯南看着眼前的景象,一脸懵逼:“喂,灰原,你、你这是要做什么???”

    熊猫灰原哀扭头看向柯南,一副看小白鼠的表情:“……没什么,我这就是一点爱好而已……”

    爱好?

    柯南一脸“你特么在逗我”的表情——

    拜托!谁家有这种爱好啊魂淡~!~

    你特么就是在拿我当小白鼠观察,对不对?

    ……

    帝丹高中,课间休息时间。

    舒允文站在楼梯过道里面,和冢本数美说着话,哈欠连天。

    “你们昨天又遇到案件了吗?”冢本数美微微一笑,“……最近发生在我们身旁的案件真的好多哎!奇怪了,以前明明没发现有这么多案子……”

    舒允文“呵呵”干笑一声——废话!以前又没有柯南这个走哪儿死哪儿的死神……

    “对了,允文君,你怎么一直打哈欠,看上去很累的样子???”冢本数美奇怪地问道。

    舒允文摇了摇头,又打个哈欠:“别提了,昨晚灰原她非得在实验室搞研究,明美很担心她,所以我一直陪着,差不多三点钟才睡……”

    冢本数美微笑着说道:“唔,那你下午放学以后,一定要回家好好休息?!?br />
    “下午???下午估计也休息不成?!笔嬖饰挠械阄弈?,“今早目暮警官打电话给我,让我去警视厅做一下昨天两起命案的相关笔录……挺麻烦的……”

    舒允文和数美又说了几句,忽然上课铃声响起,数美连忙摆了摆手:“允文君,上课时间到了,不说了,我们午饭时间再见吧~”

    “好,午饭时间见?!?br />
    ……

    上午十一点钟,帝丹小学,一年级B班的教室里面。

    这节课是绘画课,绘画老师在布置下课堂自由作业后,坐在讲台的凳子上休息。

    教室里面,一堆小屁孩在纸上涂鸦着,柯南飞快地画好了一副简笔画,无聊地趴在桌子上。

    萝莉哀扭头看了一眼柯南,目光瞄到了柯南露出来的胳膊上,两眼微微发亮,然后默默地拿出了小刀,在柯南的胳膊上划了一道。

    柯南又是“嗷~”的一声,扭头看向灰原哀:“喂!你又在做什么?”

    “抱歉,抱歉,我在削铅笔,结果不小心划到你了……”

    灰原哀解释着,讲台上的老师已经被惊动,走到了柯南旁边:“柯南、灰原,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老师,我刮铅笔的时候不小心划破了江户川同学的胳膊。不过没关系,我这里有带消毒棉棒和OK绷,让我帮江户川同学处理一下就好了?!被以底呕?,从书包里面拿出了消毒棉棒和OK绷。

    “哈?”

    柯南看着萝莉哀手里的东西,一脸懵逼,老师则眯眯眼笑着说道:“呃……灰原同学真的太有爱心了,那就交给你来处理吧~”

    灰原哀点了点头,拿着消毒棉棒快速地在柯南的伤口上涂抹了两下,然后拿出两张透明贴纸,贴在柯南的伤口上,用力挤了两下。

    透明贴纸上很快渗满了血液,灰原哀把贴纸撕掉,随后拿出一个OK绷,给柯南草草地贴上。

    老师微笑着表扬一句离开,灰原则把两张贴纸收进了一个小盒子里面,然后在上面工工整整地写下了“血液”。

    柯南看着这一幕,无语地摸了下脑门儿,一脸崩?!?br />
    我勒个去!他看到了什么?!这货哪里是在帮他贴OK绷??!

    明明就是想要采集他的血液好不好?!要不然,这家伙的装备带的也太齐了吧?

    还有,刚才这家伙那一刀,绝对是故意的!

    柯南正在崩溃中,萝莉哀已经把标着“血液”的盒子收了起来,左手拿着一个小塑料袋,右手里面拿着两个干净棉棒,看向柯南:“……你能张一下嘴吗?”

    柯南嘴角抽抽了两下,一脑门儿黑线——

    张嘴?张毛线啊张!你这到底是什么眼神儿?

    我真不是你家实验室里的小白鼠啊魂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