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库内。

    听到舒允文的话后,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慧能。

    慧能愣了一下,然后连忙干笑着摆手道:“喂,允文大人,您究竟在说什么?我怎么会是凶手?”

    服部平次有点不爽地看了舒允文一眼,撇了撇嘴,然后看向慧能道:“慧能师父,你就不用狡辩了。你就是凶手,错不了的!因为,你和智勇主持一样,也知道这些‘暗号’……”

    “哈哈……我根本不懂你在说什么?你说的这起案件里的‘暗号’,我是刚刚听你们讲了以后才知道的。你如果硬要说我早就知道的话,那你倒是说说,我是怎么知道这些的?”慧能摊手,一脸无辜相。

    越水七槻看着慧能道:“……这一切,应该是惠理子小姐告诉你的吧……”

    慧能表情瞬间僵住了,柯南又继续补充道:“……你是惠理子小姐正在交往的对象,而且已经打算要结婚了?!?br />
    慧能沉默了好一会儿,然后才笑着开口道:“等等!等等!你们到底在说些什么??!你们是不是忘记了,今天下午,在山行月州先生被杀害的四点到四点四十分之间,我一直都和主持还有惠山师兄在一起,根本没时间杀人的!你们要说我是凶手,那就请你们解释一下,我到底是怎样杀掉山行先生的?!?br />
    慧能话落,目暮警官他们也扭头看向舒允文、柯南他们几个:

    “对??!今天下午,在山行月州先生遇害时,慧能可是有不在场证明的……”

    服部平次立刻回答道:“既然这样,那我就来解释一下吧?;勰苁Ω傅牟辉诔≈っ?,其实根本没有任何用处,因为山行月州被杀害的时间,是在四点四十分之后!更具体点,就是在慧能师父、三浦珍子女士、波多野惠美小姐发现尸体的时候。山行先生,是在那时候被杀害的!”

    “哈?你在胡说什么??!”慧能立刻反驳,“当时我、三浦教授、波多野小姐走进仓库时,山行先生他就倒在地上,已经死了……”

    “山行先生是倒在地上没错,但他那时候还没有死,只是昏迷了而已!”越水七槻接过话茬,继续解释道,“……你应该是故意和三浦教授、波多野小姐一起找到仓库这里,在看到倒地的山行先生后,你快速冲进房间里面,抱起山行先生,然后用毒针刺死了他……”

    越水七槻话没说完,目暮警官立刻打断道:“越水侦探,这个推论有些站不住脚吧?假如当时山行先生还没有死,他为什么会昏倒在这里的呢?如果是有人把他迷晕的话,那个人是谁?还有,就算一切真像你说的一样,慧能当着三浦教授、波多野小姐两个人的面杀人,山行先生只要有一点点挣扎,那不就被发现了吗?”

    服部平次微笑着说道:“……您的这些疑问,都是可以解释的。至于迷晕了山行先生的不是别人,正是他自己!”

    “他自己?”毛利大叔一继续懵逼,“大阪的黑侦探,你脑子不是出问题了吧?谁会把自己迷晕?”

    服部平次又是一脑门儿黑线,然后继续说道:“……提示就是门孔上的洞,房间内的满地的塑料袋、小石子还有开口的罐子、转动的换气扇。首先,凶手先把仓库里的换气扇打开,再切断这个房间的电源,让换气扇停下来?!?br />
    “……之后,犯人测量了墙上换气扇到门这里的距离,然后减出了比这个距离稍长一点的钓鱼线,把它剪成两截,中间加入一段普通的绳子重新系好,再把绳子穿过塑料袋,绳子的一段系在换气扇的转轴上……”

    “……接下来,凶手在仓库的罐子等容器的开口边缘洒上水,罐子里面倒入乙(囧)醚一类的药物,然后立刻用穿在钓鱼线上的塑料袋盖住,并且在封口处压上了小石子。这样一来,罐子里面就会充满麻醉类药物,但因为塑料袋盖住的缘故,外泄速度会很慢。最后一步,再把门打开,用钓鱼线穿过门上的两个小洞,系上一个比较容易解开的鞋带结,准备工作就算完成?!?br />
    房间里面,一群人听的一愣愣的,越水七槻也继续说道:“……在这之后,慧能师父大概是用‘我想和你单独谈谈’之类的理由,要求山行月州先生不要被任何人看到,偷偷地到仓库这里关上门等他。等山行月州先生到了仓库以后,只要他一关门,罐子上的塑料袋在钓鱼线的牵扯下就会被拉开,里面的气体也会冒出来,充斥满整个房间……”

    “等一等!等一等!”毛利大叔立刻喊停,“就算犯人在罐子里面填充了麻醉类的药物气体,也不可能一下子充满整个房间。山行先生要是闻到奇怪的味道、昏昏欲睡的话,肯定察觉不对的吧?”

    目暮警官也补充道:“还有,你们刚才也说过了,罐子上面有塑料袋和小石子,如果犯人真的用了这种手法,山行先生关门的时候,肯定会有塑料袋摩擦和小石子掉落的声音,他应该也会注意到,不是吗?”

    “不,他不会的!”服部平次肯定地说道,“……我猜,今天下午的时候,慧能师父应该提前往山行先生的茶水里面添加了安眠药之类的东西,所以他在来到这里以前,就已经昏昏沉沉了?;勰苁Ω甘撬吕锏纳?,端茶倒水什么的太正常了,就算混入了安眠药也不会有人发现……”

    “……在那种昏昏欲睡的情况下,山行先生的感觉会非常迟钝,哪怕觉得瞌睡,也会认为是单纯的想睡觉,不会往别的地方想……”

    服部平次说着,扭头问波多野惠美等人道:“……诸位,山行先生今天下午是不是非常容易打瞌睡?”

    “呃……没、没错,确实是这样的?!被萆?、三浦珍子等人对视一眼,一起点了点头。

    “至于声音的问题……”柯南走到了门前,用力地开关了一下门,门的转轴立刻发出了刺耳的声音,“……这扇门在开关时会发出很大的声音,塑料袋摩擦的声音和小石子掉落的声音都会被掩盖。山行先生当时本来就昏昏沉沉、感觉很迟钝,就算他发现了,他在看到满地的小石子、塑料袋后,也只会以为是地面上的石子、塑料袋发出的声音……”

    越水七槻继续说道:“接下来,山行先生在等待的时候昏迷,慧能师父只需要估计一下山行先生大致昏迷的时间,然后在电源断路器那里恢复仓库里的供电,换气扇就会自动转动,房间内的麻醉药物气体也会被换气扇抽出室外。同时,系着塑料袋的钓鱼线中那段普通绳子就会崩断,然后缠入转轴中……”

    越水七槻说着话,现场的鉴识人员也从换气扇那里找到了卷在卷轴上的钓鱼线:“目暮警官,我们找到了钓鱼线!”

    “麻烦你们了!”目暮警官点了点头,看了慧能一眼,然后又问道:

    “可是,还是有问题??!你们不是说,绳子的一头是系在门上吗?那段绳子在哪儿?另外,你们还是没有说清楚,慧能是如何在不被三浦教授、波多野惠美发现的情况下,杀掉山行先生的……”

    服部平次微微一笑:“……那就让他们自己再说一下当时的情况吧!波多野小姐,你来说一下?!?br />
    “嗯,好的?!辈ǘ嘁盎菝赖懔说阃?,然后回忆道,“那时候,我、慧能师父、三浦教授打开了房门,看到山行先生倒在地上。我们走了过去,喊着山行先生的名字,然后慧能忽然说,‘你们看墙上好像有血写了什么’……呃……呃……”

    波多野惠美反应了过来,目暮警官他们也都恍然大悟。

    “……接下来,你和三浦教授就被墙上的字所吸引,慧能师父则趁着这个机会,把涂抹了毒药的毒针刺进了山行先生的脖子后方。氰化物一类的毒药,如果用针刺入体内的话,一般几秒到十几秒的时间内就会引发心脏骤停等等,导致死亡。他等山行先生死后,再立刻解开系在门上小孔的鞋带结,轻轻一抽,就可以把那一段钓鱼线回收……”

    服部平次则微笑着解说,最后目光又落到了慧能的身上:

    “……你说我说的对不对啊,慧能师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