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四三章 死者的名字,都在唐诗里?。?/64)



    仓库里面,智勇主持、慧能、三浦珍子、石田远则等人惊讶地彼此对视着,目暮警官则急声问道:

    “什么?你们知道凶手了?那凶手是谁?”

    “目暮警官,您别着急,所有的事情,我们都会说明白的。现在,我们就先从犯人留在现场的预告函说起吧……”服部平次两手掏兜,认真地说道,“那封预告函的原文是:我是穿梭千年的文人骚客,继承二十八星宿之意志,将遵循四方星宿之指引,对堕入地狱的邪恶XXX之魂进行审判,直至所有罪孽消弭……”

    “……在此之前,警方一直都在沿着正明社这个香客团体进行调查。虽然这么说很失礼,但你们之前的调查方向,是完全错误的……”

    “哈?完、完全错误?”目暮警官一副深受打击、满含怨念的表情——

    尼玛!你还真特么不客气!你要不是服部半藏的儿子,咱分分钟揍你你信不?

    毛利大叔站在目暮警官身旁,声援道:“喂!黑皮肤的小鬼,话可不能乱说!五位受害者之间的共同点,除了正明社还能有什么?还有,不说五位受害者,现在在这里的案件相关人,也都和正明社有关……”

    “……那您能不能解释一下,凶手留下的预告函的暗语该怎么解释?”服部平次反问一句。

    “呃……”毛利大叔说不出话来,越水七槻才又笑着摆手道:“……在场的各位包括五位死者都是正明社的成员,这一点没错。不过,今天下午,我们在调查五位受害者时,除了发现‘正明社’这个共同点外,我们还发现,他们五位,都是一个二十多年前、建立于米花大学内的唐诗社的成员!”

    “……事实上,除了五位受害者之外,在场的众人里面,石田远则、岛木松太郎、清水永夫他们也是唐诗社的成员!”

    越水七槻话落,柯南立刻拿起花名册,走到了目暮警官身前:“……目暮警官,这就是二十多年前那个唐诗社的花名册,我们从云一惠理子小姐的家中找出来的,您可以看看……”

    “嗯,好的?!蹦磕壕俳庸?,认真地看了一遍,果然看到了这些名字。

    毛利大叔也凑过去看了看,然后转头看向石田、岛木、清水三人:“……你们三个真的是唐诗社的成员吗?”

    “……没、没错,我们都在里面,不过我们绝对不是凶手的?!笔镌对蛉嘶怕业亟馐妥?。

    服部平次则继续说道:“……唐诗社是智勇主持的夫人云一园雨创建的社团。园雨女士在创建了唐诗社后,将社团的成员分成了普通成员和核心成员……”

    “喂喂喂!大阪来的黑侦探,你说的这些,和这一系列案子有什么关系?”毛利大叔打断。

    尼玛!你喊咱大阪来的咱没意见,那个“黑”字是个什么鬼?!

    服部平次一脑门儿黑线地吐槽着,嘴上却无奈地说道:“……这个当然有关系!允文同学,我说的没错吧?”

    服部平次说着,扭头看向了舒允文,紧接着,柯南、越水七槻、毛利大叔、目暮警官等人的目光也都落到了舒允文身上。

    舒允文“啊咧”一声,然后看了看柯南他们三个,撇了撇嘴,随口说道:“……没错,确实有关系。这一次被杀害的五个人,都是唐诗社的核心成员……”

    这件案子隐藏的内幕,云一惠理子已经都告诉他了,他当然知道是怎么回事~

    舒允文话落,越水七槻接过话茬,继续说道:“……除了山行月州先生被杀的现场外,凶手从给警视厅发传真预告函开始,一共有五封预告函,这每一封预告函,再加上那些手指摆出来的数字,其实就是提示着接下来的受害者……”

    “……而预告函的暗语答案,就在这本《唐诗三百首》里面!”

    越水七槻说着,把手里面的《唐诗三百首》递给了目暮警官。

    “《唐诗三百首》?”毛利大叔、目暮警官看着手里面的书,陷入蜜汁懵逼中,“这和唐诗三百首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而且关系还很大哦!”柯南小鬼两手背在脑后,“犯人留下来的预告函,其中‘千年’和‘文人骚客’,都是在暗指千年前的盛唐时期最具代表性的文学形式,也就是唐诗!至于‘继承二十八星宿之意志’,里面的‘二十八’,则是指的唐诗中的七言绝句。七言绝句为4×7格式,正好是二十八个字……”

    “啊……”在场的人都是一声惊叹,然后小兰奇怪地问道,“……可是,柯南你是怎么知道的?”

    “呃……这个……”柯南一脑门儿汗珠,服部平次及时帮忙,搓着柯南狗头,笑着说道:“其实,这个小鬼是听我说的啦!”

    柯南死鱼眼瞪了服部一眼,默默地送上一句“祝?!?,然后服部平次继续说道:“……打开那本《唐诗三百首》的七言绝句篇,只要认真看一下的话,就会发现,五位受害者的名字,其实都藏在特定的唐诗里面?!?br />
    “首先是第一位受害者草柳家休,他的名字隐藏在一位佚名作者的《杂诗·近寒食雨草萋萋》里面?!?br />
    “这首诗全文为‘尽寒食雨草萋萋,著麦苗风柳映堤。等是有家归未得,杜鹃休向耳边啼’,这四句诗里,第一句的第5个字、第二句的第5个字、第三句的第4个字、第四句的第3个字,全部摘出来,就是‘草、柳、家、休’。而那四个数字,想必你们也很熟悉,就是你们警方收到的传真里的‘5543’!”

    服部平次话落,毛利大叔、目暮警官立刻翻看起了手里面的《唐诗三百首》,然后惊讶道:“……这……真的是这样?!那其他四位受害者……”

    越水七槻又继续说道:“……接下来,第二个受害者春柳汉入,他名字隐藏在韩翃的《寒食》里面。这首诗的全文为‘春城无处不飞花,寒食东风御柳斜。日暮汉官传蜡烛,轻烟散入五侯家’,对应数字为‘1634’,是草柳先生死亡现场留下来的手指排列数字!”

    “第三位受害者峰月知征,他的名字隐藏在李益的《夜上受降城闻笛》中。这一首诗全文是‘回乐峰前沙似雪,受降城外月如霜。不知何处吹芦管,一夜征人尽望乡’,对应数字为‘3523’,是春柳先生死亡现场的手指排列数字!”

    “第四位受害者东龙上平,他的名字藏在岑参的《逢入京使》里面,诗歌全文为‘故园东望路漫漫,双袖龙钟泪不干。马上相逢无纸笔,凭君传语报平安’,对应数字为‘3326’,为峰月先生死亡现场的手指排列数字!”

    “最后一位受害者山行月州,他的名字在张祜的《题金陵渡》中,诗歌全文为‘金陵津渡小山楼,一宿行人自可愁。潮落夜江斜月里,两三星火是瓜州’,对应数字为‘6367’,为东龙教授死亡现场留下来的手指排列数字!”

    “这……就是预告函与他们之间的真正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