墓地中,女鬼飘荡在舒允文跟前,神情中带着畏惧。

    舒允文目光在女鬼身上一扫,整个人都愣住了,惊讶地问道:“……你是……云一惠理子?”

    我勒个去!这特么是什么情况?

    他手里面的婴鬼,居然会是云一惠理子的孩子?难道说,云一惠理子在死之前居然还怀着孕?而且还超过了四个月?

    舒允文琢磨着,目光又落到了手中的灵魂球上,果然看到灵魂球中有一道阴气、鬼气汇聚而成的线牵系到了云一惠理子的身上——

    这是婴鬼和母亲联系的脐带!

    和活人不同,怀孕的女性死亡之后,如果要是“生”出婴鬼的话,脐带会伴随他们的一生,绝对不会断掉。

    云一惠理子和这个婴鬼之间既然有脐带,那就说明他们之间带有灵魂上的血缘关系,绝对错不了的!

    而且,在看到这一情况后,舒允文也隐约明白,云一惠理子的灵魂为什么能存活三个月之久、并且还和婴鬼一起变强大了!

    那是因为,这种特殊的“子母鬼”能吸收天地之间的阴气、鬼气,不断强壮自身,除非人为消灭,要不然很难自行消散——

    在华夏暗世界里,子母鬼被认为是最难培养、最强大、最邪恶、最残忍的鬼物之一。

    尤其是子母鬼中的“婴鬼”,因为没能降生便胎死腹中,怨气十足,攻击性很强,属于天生怨恨的恶鬼之一!

    这特么是绝对罕见的超级鬼怪??!居然也出现了?

    舒允文前方,云一惠理子愣了一下,畏惧得看了看舒允文身前的成实和明美,点了点头,回答道:“……没错,我就是云一惠理子,请问大人您是……”

    成实看向舒允文,把云一惠理子的话重复了一遍。

    “……我是舒允文,是一个鬼巫师?!笔嬖饰淖晕医樯芰艘幌?,然后低头看了看手中婴鬼的灵魂球,眯了眯眼——

    果然,这只婴鬼身上好浓的怨气??!

    不过,看它现在身上的气息,它貌似还没有伤过人。

    舒允文想了想,先把灵魂球释放,一个巴掌大的婴儿魂体出现,然后立刻飘回到了惠理子的怀里,惊惧地地看向舒允文、成实、明美。

    惠理子则怀抱着婴鬼,脸上散发着母性的光辉,轻轻抚摸着婴鬼,微笑着说道:“绫彩子乖,不可以伤害任何人的,知道吗?”

    在惠理子的安抚下,婴鬼逐渐安静了下来,变得分外乖巧,惠理子则又抬头看向舒允文,目光中依旧满是畏惧:“……这位大人,请问……您来这里做什么?我和绫彩子绝对没有伤害过任何人……请您、请您……”

    成实把惠理子的话转述了一遍,舒允文立刻点了点头:“嗯,我看得出来,你们都没有伤过人。我这次过来,其实就是来找你的?!?br />
    伤过人的鬼物,和没有伤过人的鬼物,身上的气息完全不同,这点舒允文还不至于看错。

    “找我的?”惠理子愣了一下,然后奇怪地问道,“大人,您找我有什么事情?”

    “……是这样的?!笔嬖饰目?,简单地把他们拿到坂口静香的笔记本电脑,但是不知道密码的事情说了出来。

    惠理子听完,惊讶道:“外婆的尸骨找到了嘛?至于密码……我倒是知道两个外婆常用的密码,不过不知道对不对……”

    “那两个密码是什么?能告诉我吗?”舒允文两眼一亮。

    “当然可以?!被堇碜拥懔说阃?,成实继续转述着她说的话,“……不过,我能拜托您一件事情吗?”

    “嗯?”舒允文愣了一下,然后点头道,“……你先说一说是什么事情,如果不太难的话,我会帮你的?!?br />
    云一惠理子告诉他电脑中的密码,他帮惠理子完成未了的心愿,这其实也可以算是一种等价交换。

    “请您、请您去我家里面拿一个东西,送给一个人……还有,不要让ta再杀人了!”

    ……

    惠理子家中。

    柯南、服部、越水七槻他们都是一脸正色,看着跟前的波多野惠美,开口问道:

    “……绫彩子?这是个女生的名字吧?惠理子女士已经知道胎儿的性别了吗?还有,和他交往的那个男人是谁?叫什么名字?”

    “这个……我也不知道啦~”波多野惠美歪了下头,皱了皱眉头,“……关于交往对象的事情,惠理子一直都在保密,她当初忽然说打算买新房结婚的时候,把我吓了一跳呢!对了,我记得,她为了筹措买新房的钱,还把坂口教授留给她的房子给卖了……”

    “啊咧?那个人是谁,难道就没人知道吗?”柯南连忙追问。

    “这个……峰月先生可能知道吧?”波多野惠美捏着下巴思索着,“……我记得惠理子跟我说过,峰月先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得知她打算结婚的事情,专门把她约出去谈了一次,反对她和那个人结婚,惠理子为此很苦恼的……”

    “嗯?苦恼?峰月先生又不是智勇主持,就算他反对婚事,也没什么影响吧?”越水七槻不解。

    清水永夫笑着说道:“峰月先生是智勇主持的好友,无话不谈、堪称没有秘密的那种。如果峰月先生反对惠理子的婚事,智勇主持说不定也会被影响到的……”

    “是这样啊……”服部平次眯了眯眼,两眼盯着眼前的唐诗社花名册,皱眉道,“……话说起来,这个唐诗社的花名册的成员排名,好奇怪??!一般来说,像是这类花名册,社团社长的名字不是应该排在最前面吗?可是,云一园雨的名字,为什么会排在最后面?她的后面,只有逐水东花这一个名字……”

    “嗯?”越水七槻愣了一下,看了看上面的名字,也“啊咧”一声,“……好像还真是,是根据罗马拼音的顺序吗?也不对……”

    柯南小鬼也凑过去看了看,然后扭头问清水永夫道:“清水先生,唐诗社成员的名字是随意乱排的吗?”

    “应该不是吧?”清水永夫摇了摇头,“我们那时候也问过这个问题,园雨却说,在充斥着华夏文化的唐诗社里面,社团成员的名字,就应该这么排列!”

    “华夏文化?”柯南、服部、越水七槻三个人对视一眼,又认真地看了看唐诗社成员的名字——

    草柳家休、春柳汉入、岛木松太郎、东龙上平、峰月知征……金马雪山、清水永夫、山行月州、石田远则……云一园雨、逐水东花……

    柯南他们又看了一会儿,柯南忽然开口道:“喂,你们两个也应该想到了吧?这里面的顺序……该不会是……”

    “嗯,应该是?!狈科酱蔚懔说阃?,“……我对华夏了解的虽然不多,但感觉应该没错?!?br />
    “……不过,我们还是需要查证一下……”越水七槻也点了点头,然后扭头看向旁边的波多野惠美:

    “……抱歉,请问这里附近有大一点的书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