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一惠理子的坟墓,在正明寺后面的墓地里面……安达秘书,你知道正明寺在哪儿吗?”

    行驶中的汽车上,舒允文、萝莉哀坐在车后座上,随口问着。

    驾驶座上,安达郎平立刻点头:“知道,正明寺就在米花大学附近……”

    “嗯,那就麻烦你先开车去正明寺吧?!笔嬖饰挠α艘簧?br />
    只要找到正明寺,要找墓地就简单了,找个和尚问问就阔以啦~

    “好的,允文大人?!?br />
    车子快速行驶,没过多久,便开到了正明寺。

    舒允文、灰原哀一起下车,扫了一眼周围的警车,然后看到佐藤美和子走了过来:“允文同学?你也过来了吗?”

    “是啊……”舒允文点了点头,随意地问道,“……警方调查的怎么样了?锁定凶手了没有?”

    “暂时还没有?!弊籼僖×艘⊥?,然后捏着下巴道,“我们警方现在也只通过第五位死者山行月州的预估死亡时间,排除了智勇主持、慧能、慧山、波多野惠美的作案可能性。就算如此,依旧还有四个嫌疑人……”

    “啊咧?等一下,你说什么?”舒允文嘴角抽抽了两下,“……第五位受害者山行月州?他是什么时候死掉的?”

    “嗯?允文同学你还不知道吗?”佐藤美和子愣了一下,然后自说自话道:

    “……对了,东龙教授的死亡现场勘察结束后,你好像就离开了。嗯……是这样的,今天下午的礼佛结束后,山行月州先生在正明寺的仓库内遭人毒杀了……”

    佐藤美和子简单地说了一下案情,舒允文听的一阵无语——

    话说,柯南不愧是“死神”??!这货在米花大学,东龙上平死了;这货来跑正明寺,又死了个山行月州……

    这可真是名副其实的走到哪儿死到哪儿!

    舒允文心里面吐槽了一句,紧接着想到了山行月州的灵魂,问了一下仓库的位置,快步走了过去。

    舒允文二人很快赶到了仓库前,和目暮警官、毛利大叔他们打了声招呼后,走进仓库里面扫了两眼,然后摇了摇头,又走出仓库——

    因为是寺庙的缘故,这个仓库内的阴气、鬼气已经全部散掉了,至于那个山行月州的灵魂并不在这里,想来是本能地畏惧寺庙,离开逃到别的地方去了。

    仓库旁不远处就是后门。

    舒允文、萝莉哀一起走出后门,让成实、明美在周围搜索,总算是找到了山行月州的灵魂。

    山行月州的的灵魂也是一个“糊涂鬼”,舒允文把山行月州摄成了灵魂球,抓在手里面,然后“啊咧”一声:“怪了,灰原,佐藤她之前说,山行月州的预估死亡时间,是在四点到四点四十分之间吧?”

    “没错?!被以У懔说阃?,“怎么了嘛?”

    “这就不对了?!笔嬖饰奶挚戳丝词直?,又看了看手里面的灵魂球,“……这个山行月州的死亡时间,貌似是在四点五十分左右……这个时间,好像是他们发现尸体的时间吧?”

    “什么?”灰原哀愣了一下,然后捏着下巴,一副学霸狗的架势,皱眉解释道,“……佐藤警官之前说的四点到四点四十,应该是理论上的‘作案时间’吧……另外,山行月州是被毒杀的,如果毒药剂量不够,山行月州暂时昏迷休克,过段时间再死也很正?!?br />
    “嗯……说的也是?!笔嬖饰牡懔说阃?。

    灰原哀又紧接着说道:“喂,我们在这里耽搁了不少时间了,到底还要不要去墓地?”

    “当然要去?!笔嬖饰你读艘幌?,随手把灵魂球揣进了兜里:

    “走吧,我们去寺里面找个和尚,让他带我们过去?!?br />
    ……

    惠理子家中。

    杂物室里面灯光明亮,柯南、服部、越水七槻都在认真翻找着。

    忽然间,柯南“啊咧”一声,看着手里面的册子,微笑着问道:“应该就是这个吧?”

    “嗯?你找到了吗?小鬼?”服部、越水七槻一起扭头,服部平次更是抬手抢走了柯南手里的册子,“让我看看!”

    柯南顿时变成了死鱼眼,一脸不爽——

    尼玛!老子先找到的,你抢毛啊抢!

    越水七槻一脸好笑,脑袋凑到了服部平次身旁,开口问道:“快点找一找社团成员名单,看看有没有他们五个的名字!”

    “嗯,我正在找?!狈科酱畏呕?,很快找到了成员名单,“……找到了,这里有社团成员名字还有介绍、联系方式之类的,我先看看……草柳家休、春柳汉入、东龙上平、峰月知征、山行月州……”

    “……果然,他们每个人的名字,都在里面!”

    “接下来,就是要找他们之间的联系了!”

    柯南、服部、越水七槻一起盯着跟前的花名册,满脸认真:“……至于提示,应该就是‘二十八星宿’、‘斗木獬、箕水豹、张月鹿、亢金龙、牛金?!约澳切┦种概帕械氖至恕?br />
    几个人皱眉思索着,旁边波多野惠美微笑着说道:“……那个,花名册已经找到了,大家不如去客厅休息一下吧。杂物室这里有点乱……”

    “呃……也对?!?br />
    柯南、服部、越水七槻他们一起点头,起身走到了客厅坐下,简单地收拾起了沙发、茶几。

    几个人很快收拾好,越水七槻发现了茶几下有一个笔记本,好奇地打开看了看,只见上面写着诸如“奈奈”、“樱子”、“美莎”之类的名字:“……这是什么?上面怎么写了这么多的名字?”

    “那个是……”波多野惠美愣了一下,然后把笔记本取了过去,表情有些犹豫,“这个……应该是惠理子给她的孩子起的名字吧……”

    “给孩子起的名字?”服部愣了一下,“……惠理子小姐她还有个孩子?”

    “也可以说有吧……”波多野表情显得有些伤心,“……惠理子她在出意外以前,已经怀有身孕了……”

    “怀孕了吗?”柯南他们的表情越发凝重。

    波多野惠美翻了翻那个笔记本:“……没错,怀孕了。而且,在惠理子死的时候,她肚子里的婴儿已经有四个月大了……我记得,她给孩子取的名字叫……”

    “……绫彩子……”

    ……

    正明寺后,寺庙的墓地内。

    慧山站在舒允文、灰原哀身旁,合十行礼道:“两位,这里就是我们寺庙的墓地了?!?br />
    舒允文“嗯”了一声,开着【阴阳眼】在周围扫了一圈,只见墓地右侧一处位置阴气、鬼气尤其浓郁,开口问道:“……慧山师父,云一惠理子该不会就葬在那个地方吧?”

    “没、没错,您怎么知道?”慧山表情有些惊讶。

    舒允文眯了眯眼,没有回答,转身向着那个位置走去。

    舒允文、灰原脚步很快,眼看着距离惠理子的坟墓只有不到十米,忽然之间,只见不远处的坟墓中飞出一个魂体,朝着舒允文、灰原哀冲了过来。

    舒允文微微一愣,成实立刻挡在了舒允文身前,一道鬼火喷发,把魂体击倒在地。

    魂体倒地以后,身上的阴气、鬼气少了一截,也显露出了身形——那是一个只有手掌大小的婴儿鬼魂!

    舒允文眉头一皱,口中念动巫咒,一个“摄”字把婴儿的鬼魂收到了手中,变成了灵魂球。

    紧接着,不远处的坟墓中阴气翻滚,一个女人的灵魂从坟墓中冒了出来,飞快地冲到了舒允文跟前,满脸焦急,紧张地看着舒允文手里面的灵魂球,无声地哀求道:

    “不要、不要!请您不要伤害我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