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间里面。

    柯南、服部、越水七槻你一言、我一语,交流着自己的想法,很快便把案情总结了个差不多。

    紧接着,柯南、服部、越水七槻一起扭头看向高木涉,服部开口问道:“……高木警官,我们说的没错吧?还有,你们警方那边一定还有对死者进行更详细的调查吧?他们之间是不是还有什么别的联系?”

    “呃……”高木涉伸手挠头,脑门儿上挂着一颗大大的汗珠,“……你们说的都没错,事实上,我们警方的调查思路也确实和你们一样。至于更详细的调查……”

    “……每一位遇害者之间,确实有着共同点。首先,他们确实都和米花大学有关。除了春柳汉入、东龙上平这两位米花大学的教授外,第一位受害者草柳家休是米花大学往届的毕业生,第三位受害者峰月知征先生以前在米花大学当过校工……”

    “……除此之外,他们也同样是米花大学附近正明寺一个香客团体的成员……”

    “正明寺?香客团体?”柯南愣了一下,然后扭头看向越水七槻道:

    “……越水姐姐,你今天来米花大学调查的那些人,也都是这个香客团体的成员吗?就是你之前说的三浦教授、石田副教授、还有岛木主任什么的……”

    “啊咧?那个啊……”越水七槻挠头道,“……我也不知道。其实,我只是从某条渠道知道了这起连环杀人案,又凑巧知道警方曾经盘问过三浦教授他们,所以自己来调查一下而已……”

    “……这样啊……”服部平次皱了皱眉,“……那你之前说,觉得这件案子有些古怪,所以才来调查的……你所说的‘古怪’,到底是什么意思?”

    越水七槻愣了一下,还没来得及回答,柯南已经微笑着说道:“……这个……我觉得越水姐姐所说的‘古怪’,应该是因为这是一起猎奇的连环杀人案吧?越水姐姐大概是怀疑,这一系列的猎奇连环杀人案,很有可能是北海道的那个杀人策划师一手策划的,所以想看看能不能查到什么蛛丝马?!圆欢??”

    “呃……”越水七槻惊讶地看着柯南,“……你这个小鬼,单从头脑上来说,真的已经是一个合格的侦探了。没错,我正是因为有怀疑,所以来调查一下……”

    “原来是这样??!”服部平次了然点头,然后又扭头看向高木道:

    “……高木警官,越水侦探刚才说的三浦教授、石田副教授、岛木主任到底是谁?他们该不会都是那个香客团体的人吧?”

    “这个……”高木涉犹豫了一下,还是实话实说道,“……他们三位的真实名字,分别是三浦珍子、石田远则、岛木松太郎。就如同你想的一样,他们都是名为正明社的香客团体成员,而且也是这起案件的嫌疑人之一……”

    “他们都是嫌疑人嘛?”毛利大叔追问道。

    高木点头道:“没错。我们警方也在怀疑,这一系列连环杀人案,很有可能是正明寺或者正明社内部的某个人所谓,在案发以后,就对正明寺以及正明社的所有成员进行了排查,最后在前三起命案发生时,没有明确不在场证明的,只有九个人而已?!?br />
    “……他们分别是正明寺的主持智勇、修行僧慧能、修行僧慧山,正明社的三浦珍子、石田远则、岛木松太郎、山行月州、波多野惠美、清水永夫……”

    高木警官话一说完,服部平次眯了眯眼,笑着说道:“……警方已经把有嫌疑的人排查出来了吗?这样也好,省去了我们的不少工夫。接下来,等现场勘察结束后,我们一起去拜访一下他们几位吧……”

    “呃……呵呵呵……”高木嘴角抽抽着,干笑了两声——

    话说,服部平次这话是神马意思?

    合则他们警方调查了这么多,就是为了让你们这些侦探省事儿???

    这话太失礼了,有木有??!

    ……

    凶案现场,现场的勘察仍在继续。

    转眼间,时间到了下午四点钟出头,现场的一切调查结束,目暮警官等条子叔叔打算去正明寺调查盘问,柯南、服部、毛利大叔、越水七槻也都一一跟上。

    目暮警官说了一下目的地,然后按了下头上的帽子,开口道:“……今天下午,有嫌疑的三浦珍子、石田远则、山行月州等人今天正巧都在正明寺内,我们倒是能剩下一番周折了……”

    毛利大叔立刻好奇地问道:“……那些有嫌疑的人都在正明寺?这也太巧了吧?”

    “这并不是巧合?!弊籼倜篮妥涌聪蛞蝗赫焯?,介绍道,“按照惯例,正明社的人每周日下午三点都会到正明寺烧香礼佛,大概会持续到四点钟出头。这个习惯已经持续了十五年了……”

    “……每周日都一起礼佛?倒是虔诚呐~”服部平次感慨了一下,然后扭头看向柯南道,“……对了,小鬼。你还记得吧?犯人写的预告函里,第一句就是‘我是穿梭千年的文人骚客’,话说起来,佛教似乎就是在千年前从华夏传入日本的。你说这起案子,是不是有什么佛教内的象征意义?”

    “应该不太可能吧?”柯南捏着下巴,摇了摇头,“佛教确实是千年前传入日本的没错。但是,如果犯人真正想要表达的是佛教象征意义的话,第一句里的‘文人骚客’该怎么解释?我总觉得,这个‘文人骚客’应该另有所指……”

    “……另外,就是二十八星宿。佛教虽然也有这一说法,但严格意义上来说,这是道教的理念。如果犯人想用佛教的‘二十八’的话,用‘二十八天’不是要比二十八星宿更好嘛?”

    “嗯,说的也是……”

    服部平次点了点头,小兰则诧异地问道:“……柯南,你怎么会懂这些的?”

    “啊咧?”柯南瞬间成了豆豆眼,然后挠头道,“……这些我其实是听……听允文哥哥说的啦!~”

    “允文同学吗?”

    小兰还是有些狐疑,柯南则挠头装纯,眼睛看来看去,然后愣住了:“……奇怪,允文哥哥跑哪儿去了?”

    “……允文同学他忽然说有重要的事,所以离开了?!弊籼倜篮妥咏馐偷?。

    “重要的事?”柯南眨了眨眼——话说,现在他们遇到了一起连环杀人案好不好?还有什么事情比破案更重要了?

    柯南心里面吐槽着,服部平次则开口道:“好啦!别管那个家伙了!他既然对这起案子不感兴趣,那就让我们来吧!我们尽快把案子破掉,让他见识一下我们的厉害!”

    柯南“嗯嗯”的点头,越水七槻嘴角抽抽了两下——

    话说,舒允文所谓的“重要的事”到底是什么?

    那个家伙该不会又用他那乱七八糟的能力去破案了吧?

    那种辛辛苦苦推理了一大堆,结果最后却屁用没有的感觉,简直太坑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