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宝鉴定结束,铃木朋子、大岛等人又简单地客套了一会儿,起身告辞离开,然后成实、明美也准备起了午餐。

    转眼间,时间到了下午一点半。

    午饭过后,舒允文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里的搞笑节目。

    灰原哀坐在在旁边,顶着黑眼圈,心不在焉地看着厚厚的专业书籍,抬手看了看时间,然后轻声道:“喂,除灵师,现在已经下午一点半了。我们从这里坐车过去也得一段时间,是时候出发了吧?”

    “已经一点半了???”舒允文看了看挂钟,然后起身伸了个懒腰,“……你等一下,我先给东龙上平打个电话,看他回来了没有?!?br />
    灰原哀默不作声,舒允文走到电话前,又拨通了东龙上平的手提电话。

    电话响了几声后接通,对面传来了东龙上平的声音:“你好,我是东龙上平……”

    “东龙教授,您好,我是舒允文……”舒允文说了一下自己的名字,然后笑着说道,“……不好意思,真是给你添麻烦了。我想请问一下,你现在回东京了吗?”

    “是允文大人??!”东龙上平那边传来笑声,声音似乎还有些喘,“……我刚回来没多久,现在就在我的专属实验室内,找那个笔记本电脑……真是的,今天米花大学内举办校内活动,我的学生也都去参加活动了,也没人帮忙……”

    舒允文微微一笑:“……抱歉抱歉,真是麻烦您了……要不我现在过去,和你一起找吧……”

    “……哈哈,不用了,我已经找到那个放着笔记本的箱子了,你们直接过来拿就可以?!倍掀交卮鸬?。

    “已经找到了?那真是太好了……”舒允文说着话,扭头向灰原哀比了个“OK”的手势,“……那我和灰原现在就过去?!?br />
    “好的,没问题,我就在实验室这里等你们?!倍掀侥潜咚坪跻埠芸?,“……话说起来,我早就想邀请灰原来我学校的实验室参观一下了……”

    东龙上平说着,忽然“啊咧”一声,然后道歉道:“抱歉!抱歉!实验室的门铃响了,可能是有人来了,我先挂断了?!?br />
    对面电话挂断,舒允文放下话筒,扭头看向萝莉哀道:“好了,灰原,赶快换身衣服,我们出发了?!?br />
    “好的?!被以Я成嫌凶拍涯偷男朔?。

    ……

    下午一点半,米花大学内。

    某幢活动楼前,柯南、小兰、服部、毛利大叔、和叶坐在楼梯台阶上,看着楼前略显喧闹的场景,一副百无聊赖的样子。

    服部平次一手托腮,开口道:“……真是的,我听说是米花大学内举行的活动,本来以为一定会很有趣,结果却只是一些社团自己组织的活动,连个节目汇演都没有,根本没什么看头嘛!”

    “……是啊,确实挺无聊的?!笨履狭绞直吃谀院?,翻着死鱼眼,“……倒是元太、步美、光彦他们好像玩得挺开心……一会儿在模型部、一会儿在特摄部,根本闲不下来……”

    服部平次目光落到了元太他们几个小鬼头的身上,不爽地撇了撇嘴,然后忽然扭头问道:

    “……对了,柯南。昨天那个家伙说他有重要的事,然后就离开了,你知道他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

    “这个啊……我也不知道?!笨履弦×艘⊥?,“……那个家伙在东京神棍圈子里面非常有名的,估计是忽然接到了什么重要的委托,忽然去调查了吧……”

    柯南正说着话,在看到不远处的某个人后,忽然间“啊咧”一声:“……那是……越水侦探?她怎么会在这里?”

    ……

    下午一点三十五分,米花大学,东龙上平的专属实验室内。

    东龙上平和客人坐在会客室内,微笑着说道:“……哈哈,真是没想到,你居然会有空过来找我……”

    客人笑着回答道:“……我听说今天米花大学内有校内活动,所以就过来看看,顺便拜访一下您……对了,我听说您昨天去北海道了,是真的吗?”

    “……没错,我昨天确实去了北海道,今天中午才回来?!倍掀降懔说阃?,“……我和龙川、静香的一个老朋友病重,过去探望了一下……哎,人上了年纪,身体也不行了,我也不知道哪天就会像是这些老朋友一样了……”

    客人好奇地问道:“……您和龙川教授、静香教授的关系很好吗?”

    “……是??!多年的老朋友了?!倍掀教玖丝谄?,“……我最先认识的是龙川,我们都很爱好华夏的古典文化,不过我不像是龙川一样有天赋,所以后来学了药理……”

    东龙上平说着,起身道:“……抱歉,你先坐一会儿。我们等会儿再聊。两点钟的时候,我有客人到访,来拿一件东西,我得先把东西找出来……”

    “您两点钟有客人吗?”客人微微一笑,开口道,“……好的,没问题……”

    “……您先忙?!?br />
    ……

    两点钟,米花大学内,一幢楼房前。

    一辆出租车开了过来,缓缓停下,紧接着舒允文、灰原哀一起下车,抬头看了眼大楼,一起向着大楼内走去。

    东龙上平的专属实验室位于大楼的二楼,两个人按照路标,很快走到了二楼挂着“东龙上平实验室”牌子的房门前,按响了门铃。

    门铃响了五六声还没人应答,舒允文正觉得奇怪,忽然间成实飘到了舒允文跟前:“……允文大人,不好了。门铃一直在响,我刚才进去看了看,发现东龙教授他被人杀掉了!”

    “什么?!”一瞬间,舒允文两眼瞪得老大,脑中立刻下令,“……成实,马上把门打开!”

    “是,允文大人?!?br />
    成实应了一声,房门“噶噔”一声打开,紧接着便看到倒在血泊之中的东龙上平。

    舒允文、灰原表情凝重,一起走到了东龙上平的身旁,只见东龙上平仰躺在地上,双手呈十字打开,胸口被血液浸湿,双手、双脚的指头被人用利刃切下,以双手打开的十字为界限,分别堆在脑袋左侧、脑袋右侧、胸口左侧和胸口右侧。

    看着跟前的尸体,舒允文皱起了眉头,与此同时,一张纸轻飘飘地飞到了舒允文跟前,脑中也传来了成实的声音:

    “允文大人,您看?!?br />
    舒允文接过那张纸,只见纸上沾着些许血点,上面还有一行用打印机打印出来的字:

    “我是穿梭千年的文人骚客

    继承二十八星宿之意志

    将以星宿之名

    对堕入地狱的邪恶牛金牛之魂进行审判

    直至所有罪孽消弭……”

    这是……杀人预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