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五点半,舒允文家中。

    萝莉哀坐在桌子前面看着书,明美飘在萝莉哀旁边,整理了一下舒允文在敷岛找到的宝石,然后飘到萝莉哀身前比划道:

    “……志保,允文大人他和数美出去约会,晚上应该不回来了,你晚饭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晚饭?”萝莉哀眨了眨眼,随意地说道,“姐姐你随便做就好,我吃什么都可以的……”

    “那就吃咖喱吧?我今天看电视美食节目,里面介绍了一种特色口味咖喱的做法,我做给你尝尝……”明美微微一笑,然后开口道,“……对了,志保??吞哪歉龃永锩娴睦?,是我从允文大人书房里收拾出来的,你看看里面有没有什么你还有用的东西……”

    “嗯,我知道了?!甭芾虬У懔说阃?,合上了书本,走到了那个袋子跟前——

    自从萝莉哀搬进来以后,舒允文的书房就被萝莉哀霸占去了,里面基本上都是她的东西。

    萝莉哀打开袋子,一样又一样地翻看着袋子里的东西,明美则时而飘在厨房、时而飘到萝莉哀的身前,和萝莉哀不断交流着:

    “……志保,你这几天都没怎么去实验室,是实验进展不顺利吗?”

    “是啊?!甭芾虬У懔说阃?,“……我手里面没有APTX-4869的研究资料,所以就算有珍贵的实验体,也没什么进展……没办法,APTX-4869的研究资料实在是太庞大了,我也没办法记全……”

    “……那就没办法了?!泵髅佬α诵?,比划道,“……志保,实在不行,你就不要做那些研究了。反正组织的人现在也找不到你,你就在允文大人家慢慢长大,然后找个男朋友嫁人也不错……”

    “我才不要~”萝莉哀傲娇了一下,然后从垃圾里面拿出了一个笔记本,“啊咧”了一声,翻看了起来,“……这不是那个坂口静香教授的寻宝手册吗?居然还没丢掉?”

    明美解释道:“……这是允文大人带回来的,毕竟上面记载着敷岛四百年前那批宝藏的秘密,他说不想让其他人知道……前几天元太过来玩的时候,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翻了出来,还差点那打火机把它给烧掉……”

    元太?那个熊孩子……

    萝莉哀想起之前来捣蛋差点烧了她珍贵藏书的元太,嘴角抽抽了两下,随口说道:“元太他可真是……不过,那批财宝不是已经取出来了吗?而且敷岛的海军洞穴也沉进了海里,这个笔记本就算被人看到也无所谓了吧……”

    灰原哀说着话,继续翻看着笔记本,在看到一张空白页时,眼睛忽然瞪得老大:“……姐姐,元太他当初该不会差点把这一页点着吧?”

    “呃……我也不太清楚?!泵髅酪×艘⊥?,然后目光落到了那张空白页上,也呆住了:

    “……这、这该不会是……”

    “没错……”萝莉哀点了点头,“……坂口教授她……在这上面写着一些不想让别人看到的事情……”

    ……

    下午六点钟,明治神宫内。

    舒允文等人简单地逛过涩谷后,一起来到了明治神宫游玩顺便祈福。

    数美、小兰、和叶在前方虔诚祈祷,舒允文、柯南、服部还有毛利大叔则站在后面,无聊地看着这一切。

    毛利大叔抬手看了看手表,斜着眼问服部道:“大阪来的小鬼,接下来只要把你们送到森园家就可以了吧?真是的,好好的一个下午,我本来可以做更有意义的事,结果就这样糟蹋掉了……”

    小兰听到自家老爸的话,皱着眉头说道:“……爸爸,你这么说话,简直太失礼了!还有,你哪里会做什么更有意义的事情?最多就是赌马还有看洋子小姐的录影带,一个不务正业的欧吉桑!”

    毛利大叔无语地看着小兰,一脑门儿黑线——妈蛋!这女儿是专门给自家老爸拆台的吧?

    柯南翻着死鱼眼,服部平次撇了撇嘴,舒允文则随口问道:“……对了,服部,我刚才就想问了,你说要参加森园家的婚礼,那个结婚的人该不会叫森园菊人吧?”

    “嗯?你怎么知道?”服部平次一脸奇怪。

    舒允文笑着闲聊道:“……没什么,我也收到了森园家的请柬……你之前说,你母亲是森园先生的朋友?”

    “是??!”服部平次点了点头,“……我母亲和森园先生以及森园家的管家重松叔关系都很不错,我国中的时候还经常和老妈一起去森园家拜访,所以彼此都很熟的……”

    服部说着话,目光在看到旁边不远处的一男一女后微微一愣,然后眨了眨眼:“……那个人好像就是重松叔吧……”

    服部平次的声音有点大,不远处的中年男人似乎也听到了他的声音,扭头看到舒允文他们后,惊讶地说道:“您是……”

    服部笑着挠头,主动问候道:“……原来真的是您啊,重……”

    服部平次话还没说完,那个叫重松的男人已经从服部身旁走过,走到了舒允文跟前,躬身行礼道:“……您是允文大人吧?真是没想到,居然会在这里遇到您。鄙人重松明男,是森园家的管家,之前我们老爷森园干雄去拜访您的时候,我就跟在他的身旁……”

    “啊咧?!”正问候中的服部瞬间石化——

    尼玛!这什么情况?重松明男居然没认出咱来……咱之前还说和他很熟的有木有?

    而且,你没认出咱来也就算了,居然还这么冷漠地从咱身旁走过,和咱身旁的人打招呼……这很尴尬的好不好?!

    舒允文“呃”了一声,扭头看了一眼服部,有点小尴尬地摸了摸鼻子:“……重松先生你好,你今天也来明治神宫祈福吗?”

    “不是的?!敝厮擅髂幸×艘⊥?,然后伸手指了指旁边的年轻女人道,“……那就是我们少爷菊人的未婚妻,片桐枫小姐,她明天就要过门了,所以今天特地到处逛逛,熟悉一下东京……”

    重松明男说着,又打量了一下舒允文身周的人:“……允文大人,您今天是陪朋友一起出来玩的吗?”

    “呃……”已经石化的服部身上开始出现裂纹——

    重松明男居然还没认出他来?

    舒允文越发觉得尴尬,柯南小鬼已经开始偷笑,服部“Duang”地给了柯南一拳,然后挠头问候道:

    “……重松叔,我是服部,服部平次……”

    “啊咧?”重松明男愣了一下,然后笑着说道,“……原来是你啊,平次,抱歉抱歉,你好像比以前更黑了,我一下子没认出来……”

    服部平次嘴角抽搐,一脑门儿黑线,心里面疯狂吐槽——

    重松叔,咱大老远地来参加婚礼,不待你这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