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内。

    舒允文拿起桌子上面的文件,认认真真地看了一遍,然后又重新放回了桌子上,表情复杂地看着铃木史郎:

    “……铃木先生,您的这份‘重谢’,可真是够重的啊……”

    铃木史郎带来的这份文件,是一份铃木财团的股权秘密转让合同。

    在合同的里面,铃木财团以整个财团2.1%的股份,聘请舒允文为铃木财团的终生顾问专家。

    根据合同内的相关条款,只要舒允文同意,这2.1%的股份会秘密转让到舒允文名下。在最初的三十年内,舒允文只拥有分红权;三十年过后,舒允文就可以真正意义上持股——

    要知道,铃木财团可是全日本最顶尖的财团之一,而且权势、地位滔天,这2.1%的股份所代表的价值,根本不可估量!

    铃木史郎挥了挥手,让随行的秘书、松下平三郎退出办公室,然后向着舒允文微微躬身,开口道:

    “……允文大人,我们铃木家能有如今的权势和地位,多亏了黑珍珠中家姐所化座敷童子的保佑。之前我们用了您赠送的秘法,家姐的实力提升了许多,现在已经可以勉强在我们家人面前显形……”

    “……家姐所化的座敷童子,是我们铃木家昌盛下去的希望,我们不希望家姐出任何意外……您的力量,能够帮到我们家族的座敷童子,也能让我们铃木家继续壮大下去,所以,您配得上这份合同……”

    舒允文听到这里,微微眯了眯眼睛,明白了铃木史郎的意思——

    座敷童子能保家族平安、给家族带来好运和财富,这都是真的;而一旦座敷童子消亡,拥有座敷童子的家族也会受到影响、损失惨重!

    铃木史郎是想用这份合同,把舒允文绑到他们铃木家的战车上,?;に羌易宓淖笸?,不受任何伤害!

    不过,这么优渥的条件,铃木史郎倒是真舍得下血本……

    舒允文思索了片刻,然后认真地看着铃木史郎道:“……铃木先生,您可真是有魄力??!”

    “……哪里,我说过了,允文大人您拥有让我们尊重的实力!您以无上法力在高知县、敷岛制造地震,摧毁悬崖、山丘的神迹,我们都是知道的……”

    “呃……”舒允文嘴角忍不住抽抽了两下——

    好吧,貌似这两次装逼的巧合,让很多人都误会了什么啊……

    舒允文心里面嘀咕着,然后拿起合同又扫了一眼,“刷刷”地签下了名字,笑着说道:“铃木先生,这份合同我签了,我们合作愉快!”

    铃木史郎、铃木朋子脸上都浮现出了笑容:“允文大人,我们合作愉快?!?br />
    ……

    上午十点钟,阿笠博士家中。

    柯南躺在沙发上,一边看电视、一边打着电话:“……你这个家伙,专门让我打电话给你,就是为了问我这个月破了多少案子嘛?”

    “那当然,要不然还能怎么样?”对面是一个有些咋咋呼呼的大阪口音男子,“工藤你是关东最有名的高中生侦探,而我是关西最有名的高中生侦探,咱们两个难道不应该多较量一下吗?”

    没错,电话另外一侧的人,就是服部平次。

    “呵呵呵……”柯南翻着死鱼眼,笑了几声,然后想到了某个人,吐槽道,“……这种比试很无聊的好不好?而且,要说关东的高中生侦探,我的名气虽然最大,但那个家伙的实力,丝毫不弱于我……”

    “那个家伙?”服部“噢”了一声,然后开口道,“……你是说那个叫舒允文的家伙吗?我只在外交官杀人案的时候和他见过一面,从他当时能一眼看破凶手这点来看,这家伙确实挺厉害的……”

    “……不过,我觉得他的推理能力,最多也就和你在同一层次吧?”

    服部说到这里,语气停顿了一下,又继续说道:“……对了,你既然提到了那个家伙,那我就顺便问一句,你们两个这段时间有没有联手办过案?最先解开谜团、找出犯人的是谁?”

    “这个……”柯南嘴角抽抽了两下,然后回答道,“我们这段时间,联手办过四个案子……”

    “你们居然联手办了四个案子?那谁的战绩更胜一筹???”服部好奇地追问。

    柯南一脸的郁闷:“……四个案子,每一次他都比我更快找出犯人……”

    柯南话落,服部平次“啊咧”一声,大声地问道:“什么?你们联手办了四个案子,你居然一次都没有赢过?!那个家伙有你说的那么强嘛!~”

    “呵呵呵……”柯南干笑两声,仔细回想了一下和舒允文联手办过的案子,然后整个人都郁闷了——

    不对!不仅仅是这个四个案子,貌似只要是他和舒允文一起参与的案子,他都没有赢过……

    这是一个多么悲伤的故事啊……

    电话另外一侧,服部平次忽然笑了出来:“哈!看样子,这位允文同学比我想象中还要厉害??!你最近和他一起办了四个案子,结果四战失败,那他的推理能力肯定比你要高一个档次。也就是说,假如我能赢得了他的话,我就比你高两个档次咯!”

    柯南闻言,不由得翻了翻白眼:“喂喂喂!这种事情不是这么算的好不好?”

    “哎呀!反正意思都差不多啦!”服部那边继续说道,“……话说回来,两个星期以后,我老妈要去东京,参加一个朋友的婚礼,到时候我也一起去,试一试那位允文同学的实力吧!”

    “啊咧?你要来东京?”柯南一下子坐直,眨了眨眼。

    “是??!”服部平次回答道,“……你之前来大阪的时候,我可是有好好招待你的,所以请你做好准备,静候我大驾光临吧!工藤~”

    ……

    与此同时,帝丹高中的某间小型活动教室内,冢本数美、松岛香兰、川崎小百合的“温书”活动也全然变味。

    在松岛香兰、川崎小百合的强烈要求下,冢本数美不得不把她脖子上项链的故事讲了一遍,然后引来松岛香兰、川崎小百合的大呼小叫:“哇!这么特别、这么用心的礼物,我也好想要一个!”

    “……数美酱,这个项链可不可以给我戴几天???”松岛香兰装可怜问道。

    “不可以!”数美直接拒绝。

    小百合“哎呀呀”一声,拉住香兰,斜着眼看着数美,故意调侃道:“香兰,你就不要勉强数美了,毕竟那可是数美最亲爱的允文君送的哦~”

    小百合说完,和香兰一起笑了起来,让数美好想嫩死跟前这俩货……

    香兰和小百合笑了一会儿,然后香兰忽然问道:“……对了,数美,允文君送了你这么有心意的礼物,你们俩的关系有没有更进一步呢?”

    “呃……”数美想起了昨晚在家门口的事情,脸“刷”得开始变红,眼也变成了豆豆眼,低头假装看书。

    香兰、小百合一眼就看出了猫腻儿,对视一眼后,又“啊”地叫了起来:

    “……还真有?数美你别装了,快点给我们两个说一下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