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子一路行驶,很快便开到了毛利侦探事务所。

    柯南下车离开,车子又向着数美家开去,没过多久停在了数美家所在的街道外面。

    舒允文让安达郎平、萝莉哀在车上等候,自己则陪着冢本数美,把数美送到了她家门口,歉意地说道:“……抱歉,数美,今天本来是要约会的,结果却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

    “没、没事的?!壁1臼牢⑿ψ乓×艘⊥?,“……我今天过得很开心,真的。特别是允文君你送我的礼物,我非常喜欢……”

    “嗯,你喜欢就好?!笔嬖饰男α诵?,目光也落到了冢本数美胸口的项链上,“……对了,你明天有空没有?你明天要是有空的话,我们一起去海洋馆逛逛怎么样?”

    “明天啊……”冢本数美想了想,摇了摇头,“……抱歉,我明天已经和香兰、小百合约好了一起温书,所以……”

    “这样啊……那就算了?!笔嬖饰挠械闶?br />
    话说起来,今天的约会简直太糟糕了,他本来想明天再约一次,弥补一下的……

    “真是抱歉,海洋馆我们下个星期再去吧~”数美歪着头笑了笑。

    两个人聊了几句,小巷内忽然刮起了风,吹乱了冢本数美的长发,长长的发丝打在了她的脸上。

    冢本数美连忙背对风向,等风停了以后,数美伸手整理着头发,微笑着说道:“头发好像有些乱了,是不是很难看?”

    “不难看,一点都不……”舒允文说着话,忽然间想起了冢本数美以前短发的样子,也伸出手去,帮冢本数美整理着头发,“……这长发,你是为我留的吧?”

    “呃……”冢本数美动作僵了一下,脸忽然有些发红,呆呆地看着跟前的舒允文帮她整理发丝。

    四周很安静,舒允文很快帮数美整理好了头发,看着数美略显羞涩的表情,心头一颤,一手抚摸着脸颊,脸也忍不住慢慢凑了过去。

    冢本数美看着逼近的舒允文,紧张地连呼吸都快停了,同时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几秒钟后,四片嘴唇碰触在了一起……

    ……

    五分钟后,舒允文走出数美家所在的巷子,走到了街道上,回到了车上。

    萝莉哀换坐在了车后座上,扭头看了眼舒允文,开口道:“……怎么去了那么久,都快十五分钟了……嗯?你笑得怎么怪怪的,脸抽筋儿了?”

    “呃……你才抽筋儿呢!”舒允文瞪了萝莉哀一眼,脸上依旧笑着,然后嘴里面“丝丝”了两声,挽起衣服袖子,看了看自己的胳膊,嘴角抽抽了两下——

    好清晰地五道手指印啊……

    “那是什么?”萝莉哀眼尖,看到了舒允文手臂上的印子,奇怪地问道,“……你和你的女朋友吵架了?”

    “没有!”舒允文把袖子拉了下来,乜了萝莉哀一眼——

    你个没谈过恋爱的死宅女科学家,懂什么??!

    这是数美酱刚才有点紧张,所以捏的……嗯,就是特么劲儿太大了……

    舒允文心里面吐槽了一句,然后吩咐安达郎平道:“……安达秘书,麻烦你开车送我们回家……”

    舒允文话落,安达郎平还没来得及答话,萝莉哀已经先开口道:“等一等,先送我去实验室一趟?!?br />
    “去实验室?”舒允文奇怪地看向萝莉哀,“……都这时候,你还去实验室干什么?”

    “我的小白鼠还没喂食?!甭芾虬Ц烁龃鸢?。

    舒允文撇了撇嘴,向着安达郎平吩咐一声,然后乐滋滋地靠在椅背上,回味着刚才的感觉,忽然间成实的声音传入脑中:“……对了,允文大人,您的胳膊最好擦一下跌打药,可是家里面没有跌打药了,得去药店买一点儿……”

    “嗯,那就顺便再去一趟药店?!笔嬖饰幕赜α艘痪?,然后像是忽然想到什么似的,抬头问成实、明美:

    “喂喂喂!刚才你们两个该不会都看到了吧?!”

    “唔……”成实、明美对视一眼,“……你猜?”

    你猜?

    妈蛋!猜你妹啊猜!这俩无耻的家伙,肯定全程围观了!

    舒允文无语地瞪着成实、明美,一脑门儿黑线,咬牙切齿道:

    “……你们两个,以后不准再偷看了!”

    ……

    一夜过去,时间到了星期日。

    上午九点钟,舒允文从被窝里钻了出来,吃过早饭后,把萝莉哀送到了实验室里面,自己则赶去了事务所。

    走进事务所,舒允文一进办公室,松下平三郎立刻拿了一叠文件过来,让舒允文签字。

    舒允文简单地浏览了一下内容,在看到一份文件上的内容后,舒允文“啊咧”一声,笑着说道:“这是什么业务?远藤他居然还收到了电视节目的邀请?出场费三十万日元?”

    松下平三郎凑到那份文件前看了一眼,然后笑着说道:“允文大人,这是TBS广播局的一档深夜访谈节目,经常邀请一些知名的占星师、算命师、除灵师出场的。对您来说,远藤先生的能力很弱,但在圈子里面,他也是小有名气的……”

    小有名气?应该是很擅长忽悠吧?

    这货有几斤几两重,舒允文心里面最清楚了——就是个骗纸而已!

    不过,谁让日本人最信这个呢?所以这货混的倒是还真不错……

    心里面吐槽了两句,舒允文笑着摇了摇头,在那份文件上签下了名字。

    舒允文很快把文件签完,起身去了会客室,见了几名客人后,松下平三郎忽然赶来汇报道:“允文大人,铃木先生、铃木夫人他们到了,现在正在您的办公室内等候……”

    “他们怎么来了?”舒允文愣了一下,然后从会客室离开,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内。

    办公室里面,铃木史郎、铃木朋子正在喝着茶水,看到舒允文后一起站起身来,问候了一声。

    舒允文点了点头,和铃木史郎、铃木朋子简单地客套了几句后,舒允文笑着问道:“铃木先生,铃木夫人,两位今天过来,是有什么事情吗?”

    铃木史郎和铃木朋子对视一眼,然后扭头看向身后的秘书,秘书立刻取出了一份文件,摆在了舒允文跟前:

    “……允文大人,关于我们铃木家黑珍珠的事情,您还记得吧?”

    “当然记得?!笔嬖饰牡懔说阃?,两眼落到那份文件上,脸上表情有点惊讶,“这是……”

    “……那颗黑珍珠上的秘密,对我们铃木家而言,简直太重要了。鄙人当初也说过,日后必有重谢?!绷迥臼防扇险娴厮档溃?br />
    “这……就是我们铃木家的重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