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立竞技场外,十八号出入口前。

    距离比赛结束还有五分钟,目暮警官看着的跟前的高木、佐藤、田宫等警察,冷声道:“……根据允文同学传来的消息,他刚刚调查出,这次案件的另外一位犯人名叫蛭田,是日卖电视台的摄像机,负责后面看台的13号机……”

    “……现在,我们马上行动,抓捕犯人!”

    “是!”高木、佐藤等人先应了一声,然后才听佐藤问道:“……目暮警官,允文同学是从怎么知道另外一位犯人的消息的?这条情报准确吗?万一要是出错的话……”

    “允文同学和我们警方合作过许多次,至今为止,他给出的情报消息没有出过一次错?!蹦磕壕俳馐偷?,“而且,刚刚允文同学在电话里面说,他和那名逃走的犯人在一起。如果没错的话,他的消息,应该就是从那名逃走的犯人口中问出来的……”

    “……总而言之,允文同学的情报可信度很高,值得我们出动一次!”

    “……当然,要是允文同学的情报出错、那位蛭田先生不是犯人的话,所有人就近进入观众席,谨防意外发生!”

    “是,目暮警官!”警察们一起敬礼,然后快步走进了竞技场内,各自分散开来,向着蛭田的位置包抄了过去……

    ……

    竞技场外。

    柯南、越水七槻一起走出了转播车,向着竞技场内走去。

    越水七槻一手捏着下巴,低头看向柯南:“……柯南,你应该也想到了吧?”

    “嗯?!笨履系懔说阃?,“……如果我的推理没错的话,那位在后面看台方面、操作着13号摄像机的蛭田先生,应该就是犯人了……”

    “你这个小鬼,真的是聪明过头了??!”越水七槻看着柯南的表情又变得有些奇怪。

    柯南愣了一下,脑门儿上渗出了汗珠,干笑着挠头道:“没有的啦!我只是很喜欢推理,也跟新一哥哥、毛利叔叔还有越水姐姐你学到了许多,所以才……”

    越水七槻眯了眯眼,然后笑着开口道:“……如果我之前没有调查过你,现在估计又要怀疑你是哪个大人变的小孩儿了……算了,不说这些了。你既然认为蛭田是犯人,那一定有理由吧?”

    “呵呵呵……”柯南依旧干笑,“……其实,我也只是猜的啦!我们刚才在转播车里面看过,那位蛭田先生拍摄的录像中,曾经拍到过那位离开的犯人四次,结果每次都是只拍到一点,然后马上就移开了……”

    “……这种事情,如果只发生一次或者两次还算正常,四次每一次都是这样,那就很可疑了!所以,我猜测他移开的原因,是想袒护自己的同伴,不想留下同伴的影像内容……”

    “没错?!痹剿邩驳懔说阃?,捏着下巴道,“……除此之外,他是摄像师,自然可以利用摄像机观察竞技场内的情况,也不会有任何人起疑。那家伙在他的同伴被警方抓住、威胁警方时,点出来的警察位置都是在正面看台,连一个后方看台的人都没有……”

    “……我之前还有些奇怪,他既然有能力把正面看台的情况看个一清二楚,那也应该可以看清后方看台的一些情况,至少能点出一两个位于后方看台的警察才对。现在看来,这家伙不是不想点出隐藏在后方看台的警察,而是他根本看不到!”

    “是??!”柯南微微笑着,“……按照日卖电视台的转播要求,他的13号摄像机,只能用于拍摄正面看台。他要是自己随意拍摄后方看台的话,可能会被人发现异?!?br />
    “……这家伙隐藏得简直太深了,谁能想到,勒索日卖电视台的犯人,居然就是他们日卖电视台的员工……如果不是元太、步美、光彦他们发现了问题,我们现在还找不到他呢!”

    两个人说着话,一起走进了竞技场,很快走到了13号摄像机的蛭田身后。

    越水七槻看着犯人,开口道:“……对了,犯人之前说过,如果不能在比赛结束前准备好十亿日元的话,他就要射杀一个观众吧?这样一来,这个犯人身上带着手枪的可能性也很大了……”

    “嗯,是啊……”柯南微笑着点了点头,“……不过,这不是什么问题,我有办法让犯人开不了枪……呃……呃……”

    柯南说着话,伸手摸着手腕,顿时嘴角一阵抽抽——

    妈蛋!他都忘记了,他的手表型麻醉枪被舒允文给借走了!他本来还想用麻醉针麻醉了犯人的……现在怎么办?

    柯南一阵郁闷,然后东张西望,寻找起能够踢的东西。

    他的麻醉枪不能用了,但他还有开了科技挂的足球鞋??!只要给他个能踢的东西,他肯定也能解决掉犯人!

    越水七槻看着柯南,奇怪地问道:“柯南,你丢东西了吗?”

    “没有啦~”柯南摇了摇头,然后抬头一看旁边不远处的一个人,顿时愣住了——

    等等!这个人怎么看着像是……

    “那是佐藤警官?”越水七槻也认出了那个人,低声喊出了那人的名字。

    紧接着,柯南、越水七槻开始认真地打量周围,然后发现了高木、田宫等等一堆眼熟的人分布在这里,隐隐呈现包围之势。

    两个人看着这一情况,都有点懵逼——话说,这是个什么鬼情况?警方在这里布置好了包围圈,难道是要……

    两个人正懵逼着,四周的佐藤、高木等人忽然一起行动起来,飞快地冲到13号机的蛭田身旁,几下把蛭田放倒,搜出了一把手枪,然后押着蛭田往橡胶场地外走去。

    与此同时,他们两个身旁也响起了一道熟悉的声音:“喂,我说你们两个……”

    柯南、越水七槻一起扭头:“……目暮警官?”

    目暮警官瞪着柯南、越水,大吼道:“……你们两个给我注意一点,不要太过分!你们身为案件的知情人,帮忙调查案件,我可以理解,但是在我们执行犯人抓捕任务的时候,你们两个居然也偷偷跟来……这简直太不像话了!”

    “……你们知道不知道,抓捕犯人是很危险的!要是因为你们两个的原因让犯人察觉,进而造成什么不良后果的话怎么办?!”

    “哈?!”柯南、越水一脸懵逼——

    他们偷偷跟来?!

    拜托!他们两个是靠自己的推理,推理出犯人然后找过来的好不好?!

    越水七槻正准备解释,目暮警官又继续说道:“……我希望你们两个能够好好反省一下,以后不要再做这样的事情了?!?br />
    “特别是你,越水侦探。你要多向允文同学学习,不要老是添乱,这次我们能抓住犯人蛭田,都是允文同学帮忙提供的情报!”

    目暮警官教训完了柯南、越水,摇了摇头,转身快步走开,嘴里面还嘀咕着:“……真是的,就会给人惹麻烦……”

    柯南、越水七槻看着目暮警官走远,怨念满满,郁闷地想要吐血——

    妈蛋!果然又是舒允文那货!

    而且,他们这一顿骂,挨得好冤枉啊……

    与此同时,米花町五丁目的路边,舒允文看着滨田被送上了救护车,抬手看了看手表。

    四点五十,足球比赛结束了,犯人也应该抓到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