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立竞技场内。

    随着一声哨响,足球比赛的下半场开始,球员们奔跑在绿茵草地上,观众们也都大声地为自己中意的球队呐喊鼓劲儿。

    竞技场外的转播车前,目暮警官、高木警官等条子叔叔一筹莫展,都在思索着对策。

    柯南、越水七槻靠在一根柱子前,捏着下巴回想着之前的所有细节和线索,眉头紧皱——

    他们两个虽然都是头脑极其聪明的侦探,但是现在的线索简直太少了,以他们的能力,现在也只能确定另外一位犯人应该在后面看台那一侧,使用不知道什么手段,观察着一切……

    忽然间,越水七槻“啊”了一声,用力地揉了揉自己的头发,有些泄气:“哎!我又从头到尾捋了一遍,依旧没有任何收获。犯人隐藏的太深了,我们的线索又太少……”

    “是啊……”柯南点了点头,扭头看向警方道,“……刚才听目暮警官说,他们似乎派了一些警察跟踪那个开车离开的犯人。现在也只能看警方能不能顺利抓到那个犯人,撬开他的嘴巴了……”

    “跟踪啊……我对警方的行动不太看好?!痹剿邩惨×艘⊥?,然后说着自己的理由,“……刚才那个犯人在离开的时候,手提电话一直开着,还威胁警方不能跟踪。这样一来,警方难免束手束脚,犯人或许耍点小手段就能顺利逃脱了……”

    越水七槻说着,语气停顿了一下,又继续问道:“……对了,我听你说,允文他刚才是去追踪犯人了吧?”

    “没错?!笨履系懔说阃?,“……他说他有办法,不过不保证一定能成功……”

    “嗯?他的办法……”越水七槻认真地笑了笑——

    那个家伙的办法,或许能成功吧……

    ……

    十五分钟后,米花町五丁目的道路上。

    高空中,黑羽快斗控制这滑翔翼,看着地面车流中的一辆黑色的车子,拿着手提电话道:

    “喂,那辆黑色的车子,就是你的吧?你既然追上来了,那我的任务也就完成了……”

    “嗯,谢谢啦~”路上的车子里面,舒允文坐在车后座上,听着快斗的话,嘴角露出一丝笑容——

    现在,犯人开着的那辆棕色车子就在前面大约百米的位置,成实、明美都已经进入那辆车内,观察着犯人的一举一动,同时快速地搜索着车内。

    几秒钟后,成实的声音传入舒允文脑中,开始汇报起了车内的情况:“……允文大人,犯人的手提电话放在副驾驶上,一直都在通话中,而且还开着外放功能,刚才还和另外一个犯人对话了……”

    “……对了,除此之外,我还在车顶上发现了快斗放的窃听器……”

    大概在十分钟以前,黑羽快斗找准机会,往犯人的车顶上放了一个小型窃听器,监听着车内的状况。

    不得不说,车上的犯人的确十分谨慎,大概一分钟就会和竞技场内的同伙对话一次,确认情况。而且,他们两个的对话内容也十分简单,根本没有说出任何线索。

    在这种情况下,一旦有任何针对车上犯人的行动,恐怕都会被竞技场中的那个犯人察觉!

    不过嘛,舒允文现在已经有了对策了……

    舒允文眯了眯眼,微笑着说道:“……成实、明美,开始行动吧!”

    “好的,允文大人?!?br />
    ……

    下午,四点出头。

    目暮警官看着跟前两个气喘吁吁的警察,大声吼叫道:“什么?!你们把犯人给跟丢了?!”

    “真的很抱歉!”一个条子叔叔躬身道歉,“……因为犯人威胁我们不准跟踪,所以我们不敢跟的太近……就在刚才,那辆棕色车子转弯的时候忽然加速,一下子就没影儿了……”

    “可恶!”目暮警官怒吼一声。

    越水七槻、柯南对视一眼,都是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扭头问警察道:“……那车辆信息呢?那辆车的车主查出来了没有?”

    “查是查出来了。不过,那辆棕色车是两天前失窃的一辆赃车,根本无从调查……”

    “那现在我们岂不是连一点办法都没了吗?!”目暮警官伸手按了下脑门儿上的帽子,问旁边的高木道,“高木警官,现在距离比赛结束还有多久?”

    高木抬手看了下手表,认真地回答:“现在下半场已经开始了十五分钟,也就是说,留给我们的时间还有半个小时……”

    “半个小时,难道我们警方要在外面束手无策地站上半个小时不成?”

    目暮警官说着话,越水七槻忽然开口道:“目暮警官,我觉得,我们或许可以查看一下电视台的录像带……”

    “录像带?”目暮警官不太明白什么意思。

    柯南紧接着说道:“越水姐姐的意思是说,我们可以查一下电视台的录像带,看看有没有谁一边打手提电话、一边拿望远设备观察观众席。这些人里面,或许就有犯人哦!”

    “对??!”目暮警官点了点头,然后扭头看向导播金子,“金子先生,你们这里能查看录像带吗?”

    “可以?!钡疾ソ鹱恿Φ阃?,“转播车里有所有的录像内容,马上可以看!”

    “那我们马上开始吧!”

    ……

    五丁目,棕色车子内。

    犯人摘掉了帽子、眼镜,但依旧戴着口罩,开车时还不时地往后方看上两眼,眼神中带着一些得意。

    车子到了十字路口,犯人停下了车子,伸手拿起了副驾驶上的行动电话,嘴里面大声说道:

    “……伙计,看情况,所有的条子都被我甩掉了……”

    “是吗?那真是一个好消息,不过也不要掉以轻心……”电话里传出另外一个人的声音,“……你要严格执行计划,在比赛结束时开到商业街,下车混入人群中,然后我们在家里面碰头……”

    “好的?!背瞪系姆溉舜鹩σ簧?,准备把手提电话放回副驾驶上,忽然间觉得手中的电话像是被人用力打了一下似的,摔到了他的脚底下。

    “啊咧?这是怎么回事?”犯人一脸奇怪地看了看四周,然后低头捡起了手机,听了一下后,连忙按下了重拨按钮。

    几秒钟后,电话接通,对面的人着急地问道:“滨野,怎么回事?”

    “没什么,我刚才手滑,手提电话掉在了脚下,电话也被挂断了……”滨野回答。

    “是吗?你可真吓了我一跳,我差点就要向观众席开……”

    对面的人说着话,滨野认真听着,忽然间一下子没了声音。

    滨野愣了一下,拿着手提电话又“喂喂”了两声,皱起了眉头——

    这是怎么回事儿?电话坏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