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分钟后,国立竞技场的一个出入口前。

    舒允文和柯南说着话,一起走了出来,目光一扫,便看到数美、快斗、青子还有小鬼头们站在一个塌了半边的铁制广告牌前。

    看到那个广告牌,舒允文嘴角一阵抽抽——

    卧槽!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有人惹咱家数美酱发飙了?

    舒允文正琢磨着,明美已经飘到了舒允文跟前,比划道:“允文大人,别再拖了,现在就赶快过去说清楚吧……”

    “……可是,我现在得赶紧去追犯人,要是警方找不到犯人,那可就……”舒允文嘀咕着,然后目光落到了快斗身上——

    等等!要说追犯人的话,这家伙貌似大小长短正好,要不让他先去跟着,咱一会儿再随后跟上?

    舒允文想了想,心里面有了主意,轻抚柯南狗头:“……柯南,你赶快去和越水侦探他们讨论案子吧,我去那边一趟……”

    舒允文话落,小跑着跑到了冢本数美身旁,顾不得快斗、青子、萝莉哀他们在旁边,讨好地笑着:“数美,今天真的很抱歉,你听我解释好不好?”

    “哼!”冢本数美噘嘴,一脸不高兴,不过看情况还是愿意听舒允文解释的。

    舒允文依旧是一脸讨好,脸凑到数美跟前:“你等我一下,等我一分钟~”

    舒允文话落,扭头跑到了快斗身旁,把快斗拉开一段距离,开口道:“快斗,帮我个忙,你现在马上出发,盯紧了刚才离开的那个犯人,千万不要跟丢了……”

    “啊咧?为什么?”快斗一脸奇怪。

    舒允文扭头一看数美,没时间和快斗多做解释,直接虎着脸道:“你就说你答应不答应吧!”

    “呃……”快斗嘴角抽抽,一脸无语——尼玛!又是这招!你到底打算威胁到什么时候?!

    半分钟后,快斗屈辱地离开,舒允文又跑回到了冢本数美身旁,正准备说什么,扭头看看好奇中的青子、萝莉哀以及小鬼头们,眼皮子一阵乱跳——话说,咱要跟是步美将解释,这围观群众是不是太多了点儿?

    舒允文想了想,伸手拉起数美,又从萝莉哀手中拿过了湿哒哒的小熊布偶,走到了几十米开外的角落里,停了下来。

    四周很安静,冢本数美依旧是一脸的不高兴:“……你拉我来这里做什么?”

    “数美,你听我说……”舒允文拿着小熊布偶,把小熊的双手从脖子那里挪开,放到了双眼上,露出了系在脖子上的美丽的琥珀项链,“……数美酱,这是我送你的礼物……”

    “啊咧?”冢本数美看着眼前的项链,轻轻地眨了眨眼,回想着今天的事情,忽然间明白了许多……

    ……

    竞技场外,转播车前。

    从竞技场内退出来的条子叔叔们挤在一起,目暮警官下达了几条命令,然后伸手按着头上的帽子:

    “……可恶,犯人居然对我们警方的行动了如指掌,甚至还能指出观众席上的警察……看样子,他们的人数肯定不少……”

    目暮警官话落,旁边的越水七槻立刻道:“目暮警官,你这话可说错了!如果我的推理没错的话,除了刚刚离开的那个犯人,现在竞技场里面,应该只有一个犯人了……”

    “嗯?你说什么?”目暮警官愣了一下。

    “目暮警官,越水姐姐说的没错哦!”柯南这时候也走了过来,认真地说道,“……之前犯人要求追加十亿日元时,他曾经脱口而出,说了‘我的那份’这句话。假设除了离开的犯人,竞技场内还有两个或两个以上犯人的话,他应该说的是‘我们的’,而不是‘我的’……”

    “没错?!痹剿邩部戳搜劭履?,点了点头,“……除此之外,犯人之前还曾说过‘难道你报警了吗’、‘果然,警方也扯到这件事情上来了’等等之类的话。这就说明,他们并没有在转播车附近安排人手监视……假设他们人手不少,肯定会安排一个人在附近查看情况的吧?”

    “呃……”目暮警官懵逼了一会儿,然后才开口道,“这话是没错??墒?,如果之前犯人只有两个的话,他们怎么可能会对我们警方的行动了如指掌?要知道,我们警方之前在竞技场内安排了大量人手,如果有哪个人一直拿着望远镜看观众席却不看球赛的话,我们肯定会发现的……”

    “……关于这点,我暂时也不知道。不过,只要这个谜题解开的话,我相信我们肯定就能知道犯人藏在哪里了!”越水七槻笑着挠头,然后看向柯南道,“……对了,允文呢?他怎么没过来?他在球场里面有没有什么发现?”

    “允文哥哥啊……”柯南一脸呵呵呵,伸手指了指某个角落,“……他去哄他的女朋友去了?!?br />
    “哈?”越水七槻、目暮警官一脸懵逼……

    ……

    塌掉的广告牌前,元太、步美、光彦三个小鬼头好奇地看着舒允文、冢本数美的位置:

    “允文哥哥叫数美姐姐过去干什么?还拿着那个小熊……”

    “数美姐姐之前就因为小熊生过气吧?现在允文哥哥还拿小熊给数美姐姐,数美姐姐会不会打他?”

    “打允文哥哥嘛?那他会不会被打死?”

    “我们要不喊目暮警官他们过去吧……”

    “……”

    三个小鬼开始讨论着舒允文的“生死大事”,萝莉哀看不过去了,开口道:“……他是拿礼物去哄数美姐姐了……”

    “送礼物?”三个小鬼更好奇了,然后对视一眼,一副坏孩子的笑容,“好想去看看啊……”

    ……

    安静的角落里,舒允文伸手解着小熊脖子上的项链,无奈地说着这条项链的“故事”:

    “……这条项链上的琥珀宝石,是我在敷岛上偶然得到的。上周的时候,我把这颗琥珀送到珠宝店里面,让店里的人帮忙加工成了项链,结果我去取项链的时候,项链被抢匪抢走了,成了赃物,昨天才拿回来……”

    冢本数美看着舒允文的动作,眨着眼睛。

    舒允文找到了项链上的环扣,轻轻解开:“……这条项链,我原本打算是要给你一个惊喜的,结果目暮警官周三晚上说出了项链的事情,提前被你知道了,我就想另外给你准备一份儿惊喜和浪漫,所以才准备了这个可爱的小熊布偶,把项链藏在了小熊的脖子上,想看你玩小熊布偶时忽然发现项链的开心笑容……”

    听着舒允文的话,数美明白了舒允文的心意,脸上慢慢地浮现出了一片红晕,嘴角也重新挂上了甜甜的笑容。

    “……结果,今天简直就是诸事不利……”舒允文说着这句话,终于解下了项链,然后回想着今天的坎坷经历,一脸的郁闷。

    倒是冢本数美,一下子明白了今天是怎么回事,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看到冢本数美笑了,舒允文也跟着笑了,因为这礼物积累的烦躁、郁闷一下子消失地一干二净。

    舒允文把小熊夹在咯吱窝里面,两手拿着项链问道:“……这条项链,你喜欢吗?”

    “喜欢?!壁1臼赖懔说阃?。

    “那我帮你带上吧?”舒允文问。

    冢本数美又点了点头。

    舒允文拿着项链,站在冢本数美跟前,帮她戴好了项链,而冢本数美的脸也变得通红。

    舒允文帮冢本数美整好了项链、头发,然后开口道:“很漂亮~嗯……我本来想以很浪漫的方式送给你的,没想到反而惹你生气了……现在就这么送给你,实在是有些……”

    “不,不是的?!壁1臼来蚨鲜嬖饰牡幕?,摸着胸口的项链:

    “……允文君,这条琥珀项链,是我收到的最好、最浪漫的礼物!”

    这条项链里的一切,足以让人铭记一生了。

    四周静寂,舒允文、冢本数美彼此对视,缓缓靠近,然后忽然听到旁边传来了几道“哇”的声音。

    舒允文、数美愣了一下,连忙分开,扭头看向声音的来源,然后舒允文一脸黑线——

    尼玛!这些家伙搞毛???

    就在那道墙后面,从下往上凑着五颗脑袋,分别是步美、光彦、元太、灰原还有青子……

    这家伙什么时候偷偷跑这儿来的?

    还有,步美、元太、光彦这三个熊孩子添乱也就算了,灰原、青子这俩货跑来凑什么热闹?!

    到底知道不知道要尊重**啊魂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