竞技场外,广告牌前。

    冢本数美还在和快斗、青子聊着天,步美、元太、光彦站在旁边十几米开外,一起嘟囔着:

    “柯南他现在在竞技场里面调查,越水姐姐也和警官一起行动,我们少年侦探团却得待在这里,脸溜都溜不走~”

    “是啊,数美姐姐根本就不让我们离开,只要走远一点,她就会把我们喊回去……”

    “而且数美姐姐她刚才好恐怖,吓死我啦!”

    “没办法,数美姐姐现在心情很差,一定是笨蛋允文哥哥惹她生气了!”

    “嗯嗯!”

    小鬼们一起点着头,步美扭头看向萝莉哀,走了过去,奇怪地问道:“灰原,你怎么还拿着这个小熊玩偶?你真的打算带它回家,再摆到客厅里去嘛?”

    “啊咧?没有?!甭芾虬б×艘⊥?。

    “那你一直拿着这个小熊做什么?”步美眨了眨眼,“这个小熊都湿掉了,你一直拿着它,你的衣服也湿掉了……”

    “没办法啊~”萝莉哀看了眼小熊布偶,把小熊的手挪开,看了一下里面的黄色琥珀项链:

    “……我在等某个笨蛋回来,跟我要这个小熊……”

    ……

    “……要不然……就别怪我向观众开枪了!”

    竞技场内,舒允文、柯南凑在一起,听到侦探徽章里传来的声音,脸上表情顿时凝重了起来——

    这是近乎满场的五万六千人足球场??!

    犯人一旦开枪,会打死、打伤几个人还在其次,重点是枪响以后可能引发大规模的骚动和慌乱。一旦观众因为害怕引发践踏事故的话,那可就是真正的大事了!

    柯南拿着侦探徽章,扭头看向舒允文,指了指舒允文手里面的无线对讲机。

    舒允文愣了一下,然后明白过来,立刻拿起对讲机,按下了竞技场内的警方通话频道,低声说道:“……警官在18号出入口前抓捕其中一名犯人时发生意外。那名犯人带着手提电话,且电话一直在通话状态,现在所有人找寻竞技场内正在讲电话的人……”

    侦探徽章中,犯人的声音继续:“……果然,警方也扯到这件事情上来了……日卖电视台的导播金子先生,这和我们说好的不一样吧?看样子,我现在需要先杀掉一个人,让你们知道一下厉害……”

    “不,不要这样!”导播金子立刻说道,“……求求你们、求求你们了,千万不要那样做,你们有什么条件,我们都会做到的……”

    金子话落,紧接着是目暮警官紧张的声音:“……请你冷静,只要你保证不伤人,我们警方也愿意退出……”

    目暮警官说完,徽章中又传出了犯人的声音:“……好吧,既然你们恳求了,那我就给你们一个机会。因为你们不遵守游戏规则,我现在要求追加十亿日元,比赛结束之前,你们把十亿日元装进袋子里面,同样放到18号出入口。要是你们不能把我的那份准备好的话,我可是会射杀观众的……”

    “什么?!”目暮警官等人惊呼出声。

    “另外,现在请你们把分散在观众席上的警察统统撤走吧。记住,千万不要耍任何花样,因为你们警方的情况,我可是一清二楚的?!狈溉说纳舴浅5靡?,“……正面看台最上方走廊里那个吸烟的人、正面看台中央假装看报纸的女人、扶手前那两个男人还有垃圾桶旁带着小孩的年轻男人……他们都是条子吧!”

    “啊咧?!”垃圾桶旁边,拿着对讲机的舒允文一脸懵逼——

    这犯人到底在什么地方观察,居然看的这么清楚?他才刚进来没多久,犯人怎么这么快就发现他了?

    侦探徽章中,犯人又说了几个位置,然后继续说道:“……好了,现在把你们警方的人撤走,并且让我的伙伴离开,你们不准跟踪。记住了,不准耍任何花招!我会不断和我的伙伴确认情况,你们要是乱来的话,我保证会让你们后悔的!”

    “好的,我们知道了?!?br />
    侦探徽章里面没了声响,舒允文、柯南对视一眼,然后柯南立刻按下眼镜上的按钮,观察着后面看台,结果却没有任何发现。

    半分钟后,柯南凝重地开口道:“看样子,现在的情况更麻烦了??!”

    “是??!”舒允文点了点头,扭头看向空中,看到成实、明美一起摇头后,轻声道,“……对方现在就像是一条隐藏起来的臭老鼠,偏偏嗅觉还挺敏锐,想在这里找到他的同伴,太难了……”

    “喂,你也没有办法吗?”柯南扭头询问。

    舒允文摇了摇头:“没有……呃,让我想想……”

    舒允文脑中有了主意,扭头看向明美——他这儿倒是有个办法,不过不一定能保证成功,而且还有点太冒险了……

    舒允文正琢磨着,柯南在旁边急声道:“允文同学,你如果要是有办法的话,一定要说出来!我们必须得在球赛结束以前找到犯人,要不然,他肯定会杀人的!”

    “啊咧?”舒允文愣了一下,“为什么?他不是说了,只要准备十亿日元就可以吗?”

    “呃……那十亿日元是犯人放出来的烟雾弹,难道你没听出来?”柯南一副“你特么装什么傻”的表情,“……现在是比赛中场休息时间,中场休息有十五分钟,再加上下半场四十五分钟,也就是一个小时!想要在一个小时内准备出十亿日元,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所以说,犯人根本就没想要拿到这十亿日元!他打从一开始的目的,就是要在比赛结束的时候杀一个人!”

    “什么?”舒允文眯了眯眼,然后伸手捏着下巴,思索了一会儿,心里面有了决定,“……柯南,接下来我们兵分两路吧。你在这里继续调查,我去追那个逃走的犯人,看看能不能有什么收获……”

    “逃走的犯人?”柯南愣了一下,“……你难道想从他那里问出竞技场里的犯人在哪儿?”

    “嗯!”舒允文点了点头,然后拿出手提电话,给安达郎平打了电话过去:

    “……安达秘书是吧?麻烦你把车子开到国立竞技场前面来,我有点事情,需要用车?!?br />
    “好的,允文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