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面人好多??!”

    竞技场内,舒允文和柯南站在入口,打量了一下眼前,惊叹一声。

    柯南小鬼扭头看了一眼舒允文,撇了撇嘴,开口道:“……今天是东京灵魂队和BIG大阪队之间的比赛,来看球赛的球迷很多的。现在现场的观众差不多有五万六千人,想要从这么多人里面找出那几个犯人,真的非常困难啊……”

    “是啊,这难度……”舒允文也点了点头——

    话说,他之前本来还想过,他在观众席来回走动,让成实、明美一一搜查现场的观众,看看谁身上带着手枪之类的……

    现在看来,这计划根本行不通??!

    五万六千个观众,就算成实、明美一秒钟能搜查五六个人,这么算下来也得一万多秒,差不多三个小时,耽搁时间太长了。

    舒允文心里面嗟叹了一声,然后扭头对柯南道:“……好了,领我去你们的位置看看去吧?!?br />
    “好?!笨履洗鹩ο吕?,在前面领路,很快把舒允文领到了他们之前看球的栏杆前,伸手指了指下面的橡胶地面,开口道:“……刚才那个被射破的足球就在下面,地面上还有一个小洞,就是被子弹打出来的……”

    “嗯?!笔嬖饰牡懔说阃?,让成实下去看了看,观察了一下弹道,然后扭头看向右侧,开口问道,“……那个人是在你们右手边开枪的吧?”

    “没错,你怎么知道?”柯南怪异地看了舒允文一眼——

    这一点,他和越水七槻都没有对目暮警官说过,这家伙怎么看出来的?

    “……看下面的那个弹孔,一眼就能看出来了?!笔嬖饰乃婵诨卮?,然后脑中下令,让成实、明美在附近搜索了起来。

    虽然说,那个犯人在开枪以后留在这里的可能性很小,但搜索一下还是有必要的。

    至于柯南小鬼,则懵逼地看了眼橡胶地面上的弹孔,有点无语——就这么看一眼就能看得出来?你的眼睛是X光吧?

    成实、明美飞了出去,没过多久,明美忽然飞了回来,两手在舒允文的跟前比划道:“……允文大人,我在右边的垃圾桶里面发现了一把手枪……”

    “什么?”舒允文愣了一下,跟在明美后面,走到那个垃圾桶前,右手戴上了和目暮警官要来的白手套,在垃圾桶里面掏了起来。

    柯南小鬼紧紧跟在舒允文的身后,看着舒允文奇怪的动作,好奇地问道:“允文同学,你往这边走,是有什么发现……呃……”

    柯南话还没说完,便看到舒允文从垃圾桶里面掏出了一个东西,然后嘴角抽搐了起来——

    妈蛋!假的吧?!垃圾桶里面怎么会有手枪?而且还是托卡雷夫!

    柯南有点懵逼,然后立刻反应过来,鼻子凑到了手枪前闻了一下,然后心里面默默流泪。

    这把手枪上还带着火药味,肯定就是犯人之前用过的那把,错不了了!可是……这家伙到底是通过什么手段判断出犯人把手枪丢进垃圾桶的?

    他之前在这里调查了很久,都没找到什么线索,这家伙一来就找到了犯人用过的手枪,他们之前的差距有这么大嘛?!

    柯南再度开始怀疑人生,舒允文已经拿出了对讲机,联系起了目暮警官:

    “你好,目暮警官,我刚刚发现了凶手用过的手枪……”

    舒允文把事情和目暮警官说了一下,然后扭头一看垂头丧气的柯南,奇怪地问道:“……你怎么了?看上去跟霜打的茄子似的……”

    我特么这是被你打击的好不好?!

    柯南白了舒允文一眼,心里面一阵不爽,然后眼珠子一转,故意刺激舒允文道:“……允文同学,数美学姐现在好像超级生气哎~你想好该怎么办了没?”

    尼玛!洗衣机你又作死!

    舒允文“Duang”地一拳给了柯南一个BUFF,然后郁闷地叹了口气,抬头征询成实、明美的意见。

    明美飘到舒允文跟前,笑着比划道:“……允文大人,我看你还是实话实说,一会儿把一切都告诉数美算了……”

    “哎,也只有这样了……”舒允文点了点头,又郁闷起来——

    话说,他就是想给数美一个惊喜,送数美一个满意的礼物而已,怎么就这么难?

    舒允文正郁闷着,柯南捂着脑门儿上的大包,伸手捅了捅舒允文,然后指了指现场的计时器,开口道:“……喂,马上就要到中场了,你说犯人会不会去取那五千万现金?”

    “谁知道?”舒允文摇了摇头,思索道,“……不过,他们既然勒索了五千万,应该会去拿吧?”

    “嗯,但愿他们会去拿吧……”柯南皱着眉头——

    警方现在应该已经布置好了一切,在18号出入口那里等着犯人自投罗网了吧?

    这对他们来说,是一个抓住犯人的机会!

    柯南思索着,从衣服口袋里面拿出侦探徽章,问舒允文道:

    “你要不要一起听一下?我刚才在目暮警官的对讲机上做了手脚,能听到目暮警官的所有命令哦~”

    ……

    竞技场,18号出入口前。

    目暮警官、佐藤美和子、田宫等警察埋伏在周围,越水七槻、金子隐藏在一旁,观察着警方的行动。

    目暮警官拿着对讲机,向着现场的警官低声下达命令:“……允文同学刚刚传来消息,他在竞技场的垃圾桶里发现了疑似犯人用过的托卡雷夫手枪,不过我们依旧不能小心大意,只要犯人出现,绝对不能给他反抗的机会!”

    “是,目暮警官!”在场的警察们一起应声,默默地观察着出入口。

    约莫两三分钟后,18号入口前出现了一个穿大衣、围围巾,戴着帽子、口罩、墨镜的人,佐藤美和子等人一下子警惕起来,向着目暮警官汇报着情况:“……目暮警官,出现了一名可疑男人,他拿起了装着五千万现金的包包……”

    “是吗?他的身旁还有没有其他人?”目暮警官低声询问。

    “没有,就只有他一个人?!泵篮妥踊卮?。

    “……那就马上行动,抓住他!”

    目暮警官一声令下,周围的美和子等人纷纷现身,一哄而上,几秒钟地时间就把犯人制服,打倒在地,紧接着目暮警官大吼道:

    “搜身!立刻搜他的身!看看他身上有没有什么武器!”

    “是!”

    两个刑警靠近犯人,开始搜身,与此同时,旁边的地面上却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放开他!”

    “啊咧?”警察们愣了一下,扭头看向声音来源,只见一个手提电话掉在旁边,继续传出声音:

    “……不准你们再碰我的伙伴!要不然……就别怪我向观众开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