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播车前,目暮警官听着越水七槻的话,不由得愣了一下:

    “啊咧?什么会出大事?这是什么意思?”

    越水七槻伸手捏着下巴,表情凝重道:“目暮警官,您也知道的。那个被手枪射破的足球,当时就位于我们的正下方。这也意味着,犯人当时就在我们旁边不远处,没错吧?”

    “呃……没错……”目暮警官点了点头,“手枪的射程并不是很远,而且离开太远的话,瞄准起来也很困难,可能根本射不中足球……”

    “就是这样没错?!笨履弦涣车娜险?,“可是,刚才导播先生说,犯人在电话里面似乎把灰原认成了一个戴着蓝色帽子的男孩!”

    越水七槻接过话头,指着灰原道:“目暮警官,您也看到了?;以┑氖侨棺?,而且还是这种下摆比较长的裙子?!?br />
    “……假如那个打电话的犯人当时就在我们旁边的话,肯定会说是戴着蓝色帽子的女孩子,而不是男孩子!就算灰原当时穿着这件黄色外套,也不可能认错!”

    “???!你们的意思是说……”目暮警官想到了一个可能。

    柯南点了点头:“……当时给导播先生打电话的人,和站在我们旁边向着足球开枪的人,是不同的人!也就是说,犯人至少有两个!如果我们要是贸然抓住其中一个的话,犯人的共犯说不定会做出很危险的事情来吧……”

    越水七槻奇怪地看了一眼柯南,又继续说道:“……所以,目暮警官请您赶紧用无线电告诉进入竞技场的警察们,他们哪怕是发现了犯人,也绝对不能轻举妄动……”

    “可恶!”目暮警官怒吼一声,“……那另外一个犯人会在什么地方?要从茫茫人海中找出犯人,这简直……”

    柯南抬头看向目暮警官,提示道:“目暮警官,其实犯人还是有留下一些线索的哦!”

    “什么?什么线索?”

    越水七槻回答道:“打电话的人既然说灰原说个男孩子,就说明他在一个看不到灰原下半身并且能看到我们正下方足球的位置。所以,他绝对不在正面看台,而在我们正对面的后方看台!”

    柯南又继续说道:“……正面看台和后方看台的距离很远,正常情况下肯定看不清楚,所以他当时肯定拿着望远镜之类的望远设备!”

    “这、这样啊……”目暮警官点了点头,然后拿起对讲机,开始把情况告诉竞技场内的警察。

    当然,目暮警官心里面又免不了吐槽两句——越水七槻和柯南这俩货完全是在抢戏??!

    目暮警官忙碌着,步美、光彦他们都走到了柯南、越水七槻的身旁,低声问道:“柯南、越水姐姐,我们现在能找出犯人吗?”

    “……就现在的情况来看,很难?!笨履?、越水七槻脸上的表情都不太好看:

    “……我们现在掌握的线索太少了。仅仅只凭这些线索,想要从五万六千人的竞技场里找到犯人,难度很大……”

    步美小萝莉闻言,微笑着提议道:“既然这样,那咱们不如去找允文哥哥,让允文哥哥也过来帮忙!”

    “对对对!允文哥哥他很厉害的,他帮警察破掉了许多案子的!”

    “……”

    几个小鬼叽叽喳喳,越水七槻嘴角一阵抽搐——

    舒允文?那家伙就是个挂逼??!不过,这种时候找那家伙来帮忙,或许最后效果。

    至于柯南,他在犹豫了一会儿后,扭头向着路对面的咖啡厅走去:

    “……你们说的没错,我们喊允文哥哥来帮忙吧!以允文哥哥的观察力和推理能力,或许会发现什么新线索也说不定!”

    ……

    竞技场对面的咖啡厅内。

    冢本数美依旧在轻柔的掰着手指,目光中带着期待,继续盯着舒允文。

    几分钟后,舒允文也终于Hold不住了,叉起桌子上的一块蛋糕咬了一口,干笑着开口道:“……这里的蛋糕味道很不错啊~”

    “唔……是嘛?”冢本数美回应了一声,又期待地提醒舒允文道,“……允文君,你昨天去警视厅,是不是去取什么东西去了?”

    “呃……”舒允文被冢本数美步步紧逼,有些说不出话来。

    数美继续看着舒允文,忽然想起表姐麻生加绘里说过的“索要”项链的必杀技,伸手把领口的扣子解开一颗,然后动作有些僵硬地转动了两下洁白的脖子,继续盯着舒允文:“……允文君,你有没有觉得这里面很热,我的脖子都出汗了?!?br />
    冢本数美说完,自己先害羞地低下了头——这种行为,她以前从来没有做过,今天还是第一次尝试……

    “呵呵……是吗?”舒允文一脸无奈。

    浮空之中,明美也看不过去了,飘到舒允文跟前比划道:“允文大人,你赶紧把礼物送出去吧!你再拖下去,数美肯定要生气了……”

    “呃……好吧?!?br />
    舒允文嘴角抽抽了两下,然后拿起旁边的肩包,把小熊布偶拿了出来,送到了数美跟前:“数美酱,这是我给你准备的礼物……”

    “啊咧?!”冢本数美看着跟前这个毛都粘到一起的湿哒哒的小熊,眨了眨眼,一脸懵逼——

    这只装肩包里的小熊是舒允文给她准备的礼物?难道礼物不是项链吗?

    项链呢?我期待了很久的项链呢?!

    冢本数美愣了好几秒钟,才回过神来,微微一笑:“呃……好、好可爱的小熊??!我很喜欢,谢谢……”

    冢本数美说着话,舒允文则是一脸的郁闷——果然不出所料,咱家的数美酱根本木有一丢丢惊喜的,而且那眼神明显有点不高兴好不好?

    舒允文轻咳了两声,然后开口道:“数美,这只小熊玩偶的手能上下移动的,不信你试试!”

    “呃……是吗?”

    冢本数美看着跟前湿哒哒的小熊,伸出手去,正准备移动一下小熊的手,旁边忽然传来了几道声音:“允文哥哥,数美姐姐,你们好!”

    “嗯?”舒允文、冢本数美一起扭头,看到了元太、步美、光彦三个小鬼头。

    数美愣了一下,然后笑着说道:“是你们???你们不是在竞技场里面看比赛吗?怎么出来了?对了,柯南和小哀呢?”

    “竞技场里面出了大事,我们是来找允文哥哥求助的!柯南、灰原都在后面,越水姐姐也在……”步美回答,然后两眼看到了桌子上的小熊,奇怪地眨了眨眼,“……这不是小熊布偶吗?好像是允文哥哥放家里客厅当装饰品的那只吧?”

    “嗯,简直一模一样呐!”元太、光彦一起点头。

    “啊咧?客厅里的……装饰品?”冢本数美惊讶地眨了眨眼,表情越来越差。

    舒允文“哈”了一声,无语地看向跟前的几个小鬼头,一脑门儿黑线——

    妈蛋!他之前说小熊布偶用来装饰客厅,那是不想让这几个熊孩子乱摸,结果这几个熊孩子居然在这儿说出来了……

    你们这些熊孩子是专门跑来坑我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