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花戏剧院,下午三点二十分。

    观众席上声音嘈杂、人声骚动,都在讨论着哈落伊夫表演出意外的事情。

    拉起幕布的舞台上,两个工作人员还在帮哈落伊夫做着人工呼吸,在哈落伊夫又吐出了一口水后,轻咳声传来,哈落伊夫终于恢复了呼吸,周围的人也都松了口气:“……人救回来了!”

    “外公,外公!”田中贵久惠看着躺在地上的哈落伊夫,喜极而泣。

    舒允文、冢本数美、快斗他们站在一旁,默默围观,一个工作人员扭头看向田中贵久惠,笑着说道:“田中小姐,您得好好感谢一下这两位先生还有他们的女朋友。如果不是他们发现异常的话,哈落伊夫先生可能就……”

    “对对对!”田中贵久惠连忙点头,然后站在了舒允文等人隔年,毕恭毕敬地行礼道:“几位,真的是多谢了。你们的恩情,我绝对不会忘记的……”

    “呃……客气了,只要人没事就好?!笔嬖饰陌诹税谑帧?br />
    话说,他既然发现哈落伊夫快被淹死了,怎么能见死不救?眼睁睁地看着哈落伊夫淹死,他可做不出这种事情来……

    中森青子笑着回礼道:“……其实,我和快斗也没有帮上什么忙啦~最先发现哈落伊夫先生可能出事的是允文同学,然后在危急关头一脚踢碎玻璃箱子的是他的女朋友数美,我和快斗都只是站在一旁干看着而已……”

    “哪里,不管怎么说,你们确实帮了大忙?!碧镏泄缶没菰俣裙?。

    几个人简单地说着话,救护车也终于赶到。

    医生走到哈落伊夫身旁,简单检查了一下后,让人把哈落伊夫抬上了担架。

    田中贵久惠要了舒允文他们的联系方式后,匆忙告辞一声,陪着哈落伊夫一起离开,工作人员也重新拉开了幕布,和骚动的观众说了下情况,请观众退票离场。

    舒允文他们站在舞台入场口,冢本数美和青子低声聊着天,舒允文也随意地和快斗说着话:“……这位哈落伊夫老先生不服老,一大把年纪还硬要表演水中脱逃术,现在丢脸可丢大发了……”

    “……嗯,或许吧?!笨於妨绞直吃谀院?,“……话说起来,他这次表演失败还差点丧命,我们那个魔术爱好者聊天室里,估计会有人说怪话了……”

    快斗顿了顿,然后扭头看向舒允文,吐槽道:“……没想到,你那些稀奇古怪的能力除了能坑我,还能救人啊……”

    “哈?”听着快斗的吐槽,舒允文撇了撇嘴——话说,谁愿意坑他来着?是这家伙自己作死好不好?

    就好比今天,如果不是快斗这货把玫瑰花变到了他的肩包里面,害得他要送给数美酱的礼物曝光的话,谁想整他了?

    舒允文想到这里,忽然伸手一拍脑门儿——

    等等!他的肩包呢?他刚才为了救人,好像把肩包随手放在了舞台上……

    想着这些,舒允文连忙在舞台上寻找起来,最后在湿哒哒的地板上看到了被浸湿了的肩包,嘴角一阵抽抽。

    卧槽!咱的肩膀怎么湿掉了?里面的小熊该不会也……

    舒允文打开肩包,摸了一下里面的小熊布偶,摸到了一片水渍,顿时一脸的郁闷——

    他给数美酱准备的小熊布偶居然真的湿了!这样的礼物……还能送得出手吗?

    舒允文正郁闷着,快斗从旁边凑了过来:“你肩包怎么湿了?我记得里面好像装了个布偶小熊来着……那个布偶看上去好像是新买的,不会也湿了吧?那真是太可惜了……”

    快斗说着,嘴里面“啧啧”两声,脸上一副“我同情你”的表情。

    舒允文听着快斗的话,扭头看向快斗,一脸不爽——

    话说,这货的话听起来怎么这么别扭,就和幸灾乐祸似的?

    好像再收拾这货一顿……

    快斗一看舒允文的表情,眼皮子跳了两下,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假装看了一下手表:“啊咧?我忽然想起还有很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做。允文同学,我先告辞了!”

    快斗说着话,跑到了中森青子身旁,拉起青子就跑得没影儿了。

    冢本数美懵逼地眨了眨眼,走到了舒允文身旁,奇怪地问道:“允文君,黑羽和青子怎么忽然就走了?”

    “呃……不知道,可能是有什么事情吧?!笔嬖饰囊庑死簧?,还在为礼物的事情心塞。

    两个人说着话,旁边一个工作人员走了过来,笑着说道:“两位,今天真的是多谢了。我们准备收拾一下舞台,还请两位去后台休息一下……”

    “要收拾舞台吗?”舒允文看了看湿哒哒的舞台和正在退场的观众,摆了摆手:

    “……算了,表演取消了,我们待在这里也没什么意思,就先告辞了……”

    “这怎么好意思?”

    工作人员几度挽留,舒允文、冢本数美还是告辞离开了戏剧院。

    两个人走在大街上,冢本数美扭头看着舒允文,有点奇怪:“允文君,你怎么看上去不太高兴?”

    “我?没有啦~”舒允文笑着摇了摇头,“……对了,现在时间还早,你要是不着急回家,我们到处逛逛?”

    “嗯,我不太想逛街哎……”冢本数美眯眯眼笑着,提议道,“……小哀她不是在附近的国立竞技场看球赛嘛?不如我们去那里附近找个咖啡厅,一边聊天一边等她吧……”

    “嗯,也好?!笔嬖饰南肓讼?,点头答应下来。

    ……

    东京国立竞技场外。

    日卖电视台的转播车前,目暮警官和一大票条子叔叔站在车前,听着电视台导播金子说着情况,皱眉道:

    “……金子先生,你是说,有人给你打了电话,然后你按照他的指示,看到了橡胶地面上的一颗足球忽然被击中并弹开泄气,所以就认为那是有人在拿手枪射击吗?”

    导播金子立刻点头道:“没、没错。那个人当时在电话里面说,让我们日卖电视台在中场结束前给他准备五千万,要不然就拿手枪乱射?!?br />
    “……他为了证明不是在开玩笑,还让我用摄像机看他用手枪射击足球的画面,那颗足球就在正面看台那个戴着蓝色帽子小男孩的正下方……”

    导播金子话落,目暮警官思索道:“……可是,就算你看到足球被射破,也不能证明就是手枪??!这也有可能是有人用空气枪做的恶作剧……”

    目暮警官话没说完,旁边传来了声音:“……目暮警官,这位导播先生说的是真的哦!因为我们在橡胶地面上找到了一颗子弹!”

    “啊咧?”目暮警官扭头看向旁边,看到说话的人后微微一愣,然后有点无语地扶着帽子:

    “……越水侦探?柯南?你们怎么在这里?”

    有没有搞错!他怎么又遇到了这些家伙?这些人遇到案件的概率也太高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