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花剧场,舞台后台的房间内。

    柯南则坐在坐垫上,继续说着自己的推理:“……我推测,伊东玉之助应该是偶然间察觉到江户小子藏在他们旅行剧团里,但又不确定是谁,所以才会要求编剧近石铁夫写和江户小子有关的剧目,想要借此逼剧团内的江户小子现身……”

    “……不过,近石先生却在写剧本的时候,推测出了江户小子的真实身份,然后加以勒索……”

    “……允文哥哥,昨天下午,玉之助因为剧本的问题和近石先生发生争执,你还记得吧?”

    “嗯?所以呢?”舒允文有点跟不上柯南的脑回路。

    柯南微笑着说道:“……玉之助当初之所以会和近石先生发生争执,是因为他要求近石先生重写剧本的结尾,但近石先生拒绝了。如果我的猜测没错,玉之助想要的结局,应该是江户小子被伊太郎察觉身份后,向伊太郎自首或者逃离旅行剧团之类的剧情……”

    “……可是,近石先生为了勒索真正的江户小子,却写了另外一个结尾……”

    柯南语气停顿了一下,又继续说道:“在那之后,近石先生被江户小子杀害,玉之助心里面感到自责,所以向凶手江户小子送去了‘I-to-E’的纸条,邀请他半夜碰面,或者还想劝凶手自首什么的?!?br />
    “……在纸条中,那个‘I’和‘E’代表的意思,实际上是‘伊太郎’和‘江户小子’??墒?,玉之助并不知道谁才是真正的江户小子,所以就给剧团里每个人送去了‘I-to-E’的纸条……”

    舒允文听到这里,也大致猜出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捏着下巴说道:“……凶手江户小子收到纸条后,滋生了杀意,布置下了那个奈落陷阱,想要杀人灭口?!?br />
    “……然而,名字罗马拼音以‘E’开头的系江小姐误以为这是玉之助喊她碰面,所以独自一人去了剧场舞台,不慎踩到了陷阱,摔进奈落摔死了。再然后,凶手在收拾现场的时候被赶到剧场的玉之助看个正着,所以攻击了玉之助……”

    柯南点了点头:“……没错,这就是一切的真相!”

    柯南说到这里,舒允文乜眼看着柯南:“……你既然解开了所有谜题,那一定也知道凶手是谁了吧?”

    “呃……这个……”柯南干笑一声,“……我虽然理清了这两起杀人案的前因后果,但现在有嫌疑的人还有两个,我不确定到底是谁……”

    “哈?你还没找出凶手?”舒允文鄙夷地看了一眼柯南。

    “……线索根本不够的好不好?”

    柯南狂翻白眼,也就在这时候,门外忽然响起了小鬼头们的声音:“啊咧?是村木先生、白井小姐和田岛先生,你们来剧场排练的吗?”

    “当然不是了?!蓖饷媸且桓瞿腥说纳?,“现在团长昏迷住院还被怀疑,我们哪里还有心思排练?我们今天过来,是想把近石先生和荻原小姐的遗物收拾一下,方便他们的家人带回去……”

    这个男人的声音话落,舒允文、柯南所在的房间房门“哗啦”一声打开,只见小鬼头们还有三个大人站在门口。

    “啊咧?这是……”门口的村木等人愣住了。

    舒允文、柯南还没说话,步美立刻道:“那是允文哥哥,允文哥哥今天是来这里查案的……”

    “是、是吗?”三个人都有些狐疑。

    “那是当然,允文哥哥可是很厉害的!”元太赞美了一下舒允文,然后向舒允文解释道,“允文哥哥,数美姐姐她带灰原去卫生间了,让我们过来找你?!?br />
    “我们没有不听话乱跑哦!”担心被罚抄校规的光彦添了一句。

    “好了,我知道了?!?br />
    舒允文向着小鬼头们点了点头,然后打开【阴阳眼】,目光在三人身上一一扫过,最后停留在了年纪最大的那个男人身上——

    此时此刻,这个人身上的阴气、鬼气简直浓得要命,也就是说,他就是凶手!

    舒允文眯了眯眼,看着这个中年男人,微笑着问道:“这位先生,请问您叫什么名字?”

    中年男人愣了一下,然后笑着说道:“……敝姓田岛,田岛健三……”

    田岛健三话音落下,旁边的白井伸手一拉田岛健三,笑着说道:“既然这位先生在近石先生的房间里查案,那我们就先去收拾荻原小姐的遗物吧?!?br />
    “好吧?!碧锏航∪⑽⒐?,转身退出了房间。

    三个人一走,舒允文扭头问柯南道:“……柯南,你推理中有嫌疑的两个人里,应该有田岛健三吧?”

    “没错,确实有他?!笨履系懔说阃?,惊讶问道,“允文哥哥,你问这个干什么?该不会……”

    舒允文认真地说道:“他就是凶手!”

    “哈?”柯南嘴角一阵抽抽,心里面郁闷个够呛。

    话说,他现在根据已知的线索也只锁定了白井百合、田岛健三两个嫌疑人而已;现在舒允文居然又快他一步确定了凶手,这货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柯南郁闷到想吐血,舒允文笑眯眯地轻抚柯南狗头以示安慰——他就喜欢看小正太柯南的郁闷脸,感觉好带感啊~

    把柯南的头发搓了个乱七八糟,舒允文正打算喊条子叔叔来抓人,然后才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伸手一拍脑门儿——

    得!他貌似忘了条子叔叔抓人是需要证据的,可是他根本没有证据??!

    想到这里,舒允文伸手捅了捅正整理发型的柯南,柯南死鱼眼看向舒允文:“干什么?”

    舒允文开口问道:“你那里有没有什么证据,能证明田岛健三有罪?”

    “啊咧?你手里面没有证据?”柯南愣了一下,然后一脑门儿黑线,“……你连证据都没有,凭什么说凶手就是田岛先生?”

    “凭什么你不用管,反正他肯定就是凶手,错不了的!”舒允文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和柯南多解释,继续问道,“看你的样子,你也没有能定罪的证据喽?”

    “没有!”柯南翻了翻白眼,都懒得吐槽了——他要是有决定性的证据,早就让条子叔叔拉人了,哪里有舒允文装逼的份儿?

    顿了顿,柯南又继续说道:“……不过,昨天晚上玉之助应该看到了凶手,只要等玉之助醒过来,一切就……”

    柯南说到这里,忽然停了下来,扭头看向舒允文,认真地问道:“允文哥哥,如果你是凶手的话,你会让玉之助醒过来吗?”

    舒允文轻笑一声,回答道:“那还用说,当然不会?!?br />
    “……这种祸害,还是一睡不醒的好……”

    舒允文说着话,与柯南对视一眼,视线中仿佛擦出了火花——

    这一次,他们两个想到一块儿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