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田家的客厅里面。

    持田给柯南他们倒了杯水,微笑着说道:“抱歉,家里的饮料、牛奶凑巧都喝光了,所以只能用白水来招待你们……”

    “您客气了,是我们突然拜访,给您添麻烦了才对?!?br />
    柯南他们道歉一声,然后步美、光彦、元太都拿出了笔记本:“持田先生,您现在能跟我们讲一下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吗?”

    “好的?!背痔镄ψ诺阃?,然后一手捏着下巴,仔细回忆道,“……我记得那天晚上下班以后,我和朋友们去居酒屋喝酒,喝到了很晚才回家。那时候附近的道路正在施工,我还看了一眼时间,大概是在两点钟……”

    持田说着话,元太“嗯嗯”地点着头:“报纸上有写,这边的这一段路从凌晨零点到三点都在进行道路工程,所以路上不允许车辆通过……”

    “是啊,没错?!背痔锏懔说阃?,“我当时是坐出租车回家的,结果到了附近却遇到施工,所以只能下车走路回家……”

    持田顿了顿,继续说道:“……我记得我当时拐入了绵贯先生家附近的小路,小路的左边是绵贯家,右边是正在施工中的工地。那时候我忽然想抽烟,在抽烟点火的时候,听到左手边传来了挖土的声音。我的左手边就是绵贯先生家,错不了的……”

    柯南听到这里,不由得“啊咧”一声,惊讶道:“持田先生,你确定你在点烟时的左手边,真的是绵贯先生家吗?”

    “当然确定了!”持田笑着摆了摆手,“我当时虽然喝了不少酒,但这点还不至于搞错……”

    柯南眯了眯眼,开口道:“……那可不一定哦!持田先生,在那天晚上,如果你的左手边是绵贯家的话,你想点火抽烟会很困难的……”

    “嗯?什么?”持田和步美、光彦他们都愣了一下,不明所以。

    柯南认真地说道:“……您或许忘记了吧?那天晚上刮了很大的风!”

    ……

    工地的花池旁。

    高木警官和几个拿着铲子的条子叔叔开口道:“目暮警官,我们现在可以开始挖了吧?”

    “请等一等!”暂时冷静下来的幸田正夫出声阻止,“……抱歉,警官先生,能让我把这株大波斯菊先移走吗?我妹妹她最喜欢大波斯菊了。我觉得这里之所以会长出一株大波斯菊,也是我妹妹在天之灵、希望我们能找到她的缘故……”

    “好的,当然没问题?!蹦磕壕俚懔说阃?。

    幸田正夫借了一把铲子,小心翼翼地挖起了大波斯菊。

    目暮警官则走到了绵贯义一身旁,开口问道:“绵贯先生,您现在是认罪了吧?”

    “没错,我认罪了?!泵喙嵋逡灰涣惩侨?,“反正你们只要挖,就一定会挖出尸体,我再怎么否认也是没用的。不过,警官先生你要相信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我让她赔偿我的损失,她不愿意,然后我威胁她要取消我和东都证券的所有合作……之后,我们在争执中,我不小心推了她一把,她就滚下了楼梯,脑袋撞到了墙上,当时就没了呼吸……”

    目暮警官“嗯”了一声,瞪着眼睛道:“……绵贯先生,关于早苗小姐的死因,等挖出尸体后,我们会有法医鉴定……不管怎么样,您这种杀人以后秘密掩埋尸体的行为,是绝对不对的?!?br />
    “……关于这一点,我们警方写入卷宗之中,呈上法庭的!”

    “我、我知道了?!泵喙嵋逡煌侨坏阃?。

    没过多久,幸田正夫挖出了大波斯菊,高木警官他们也开始挖尸体。

    幸田正夫把大波斯菊捧在手里,走到了舒允文跟前,躬身道:“……除灵师大人,谢谢您帮我找到了早苗的尸体。之前我有许多冒犯之处,还请您见谅……”

    “……算了!”舒允文摆了摆手——

    说到底,幸田正夫也是个死了妹妹的可怜人,那些冒犯什么的,他也懒得追求了……

    ……

    “柯南,那天晚上刮了很大的风,和这件案子有什么关系吗?”

    持田家里面,步美小萝莉奇怪地问道。

    “有关系,而且关系可大了去了?!笨履习驯始潜咎?,拿着笔在上面画了起来,“……你们看。根据持田先生所说,当时他的左手边是绵贯先生家,也就是北边;右边是建筑工地,也就是南边;所以他的正面就是东面!”

    “……那天晚上,晚上可是刮了很大的东风的。在正面有风吹来的情况下,持田先生根本不可能点着香烟才对?!?br />
    柯南说到这里,抬头看向持田:“……持田先生,您再仔细回忆一下,您在点烟的时候,正面是不是有很大的风?”

    “呃……没错?!背痔镒邢富叵胱?,点了点头,“……当时正面确实有很大的风,我为了点着烟,所以就背转了身了,然后我就听到……等等,难道说……”

    持田自己也反应了过来。

    柯南认真地点头道:“……一切就像你想的一样。你为了点烟背转了身体,所以左右对换了!你当时听到左边传来的声音,其实不是来自绵贯先生家,而是来自建筑工地才对!”

    “啊……”步美、光彦、元太他们都惊呼一声,“……既然挖土的声音来自建筑工地,那早苗小姐的尸体难道就被埋在工地里面嘛?”

    “现在看来,应该不会错了?!笨履险酒鹕砝?,嘴角挂上了微笑。

    光彦则继续问道:“……可是,建筑工地里面那么大,要找尸体很困难吧?难道要全部挖开不成?”

    “全部挖开什么的,有点太夸张了?!笨履弦×艘⊥?,然后脸上的表情有点古怪,“……我昨天晚上听毛利叔叔说,他去早苗小姐的公司调查时,有一个员工说她在那天买了许多大波斯菊的种子,早苗小姐要了一些回去,说要自己种……”

    “大波斯菊嘛?该不会……小哀她……”步美、光彦、元太他们也都想到了昨天的某个画面——

    话说,昨天小哀坐在大波斯菊旁边看书的画面真的好美,但现在他们为毛觉得那画面好阴森……

    “呵呵呵……走吧,我们去绵贯家,把我们的推理告诉大家?!笨履闲」淼牧成细∠殖龅靡獾男θ?,幻想着接下来的会面——

    话说,那个把他当小白鼠观察的恶心怪癖天才要是知道,她昨天坐的位置下面埋着一具尸体,会是什么反应呢?

    另外,还有那个愚蠢的舒允文,那家伙一定没想到他这么快就解开谜题了,好期待那家伙接下来的表情……

    至于抄校规神马的,就让它滚得远远的吧!这一次,是我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