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咧?柯南你说的是真的嘛?只要我们能先找到尸体,真的就不用抄校规了嘛?”

    绵贯家外,步美小萝莉两手握拳,激动地问着。

    柯南点了点头,看着几个兴奋的小鬼头:“我确实和允文哥哥说好了,所以我们必须得尽快找出尸体才行?!?br />
    元太立刻道:“那你喊我们出来做什么?早苗小姐的尸体一定就在绵贯家的院子里面,我们现在赶紧回去挖啦!万一要是被允文哥哥先找到的话,那就不妙了……”

    “笨蛋!尸体根本就不在绵贯家的园子里面?!笨履闲」砟笞畔掳?,翻了翻白眼,“如果尸体真的在院子里面,绵贯义一现在一定担心得要命??墒悄忝强此詹诺难?,根本没有在担心好不好?”

    “???”光彦也煞有其事地捏着下巴,“那早苗小姐的尸体在什么地方?根据当晚那位听到声音的上班族持田先生所说,他当时从这里附近路过,在停下来点烟的时候听到绵贯先生家里面有挖土的声音……既然尸体不在院子里,难道在家里的地板下面吗?”

    “这个也不可能!”柯南再度摇头,“如果绵贯先生把尸体埋在自家的地板下的话,持田先生根本不可能听到挖土的声音……”

    “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光彦挠了挠头。

    “我也想不明白。所以,我们现在还是起拜访一下那天晚上凑巧路过的持田先生吧!今天星期六,他应该在家里面休息。我们听他亲口说一下当晚的情况,或许会有什么发现……”

    柯南说着话,嘴角咧出一丝笑容,神情前所未有的认真——

    看着吧!舒允文,我一定会比你先找出尸体的!

    ……

    “什么?允文同学你说的是真的吗?早苗小姐的尸体根本不在这个院子里面,而在别的地方?”

    绵贯家的院子里面,目暮警官惊讶地看着舒允文,显然被舒允文的话给吓了一跳。

    目暮警官旁边,毛利大叔、幸田正夫也是满脸惊讶,幸田正夫更是结结巴巴地说道:“这位先生,这、这怎么可能?早苗她明明应该就被埋在这个院子里面才对?!?br />
    “……我可是调查过的,绵贯义一他根本不会开车,所以不可能把尸体运到别的地方。而且,当晚还有人听到绵贯先生家的院子里传来挖土的声音,所以,早苗她肯定……”

    舒允文摆了摆手,打断幸田正夫的话:“……幸田先生,我说过了,尸体绝对不在院子里面,不过尸体就在很近的地方,不如我们一起去看看吧?!?br />
    幸田正夫不再说话,目暮警官沉吟一声,点头道:“既然是允文同学的推理,那还是值得去看看的?!?br />
    舒允文扭头扫了脸色苍白的绵贯义一一眼,然后开口道:“绵贯先生,麻烦你也和我们一起去吧。要是一会儿找到埋尸体的地方,结果却找不到你的话,那可就成笑话了……”

    “……哈、哈哈……”绵贯义一干笑两声,“……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舒允文懒得和绵贯义一多说,扭头对目暮警官道:“目暮警官,我们这就走吧?!?br />
    舒允文话落,走在最前面带路,目暮警官、毛利大叔他们则跟在后面。

    众人出了绵贯家,走了没几步便走到了旁边的工地大门前,停了下来。

    目暮警官他们也停了下来,奇怪地问道:“允文同学,你怎么不走了?”

    舒允文伸手推开大门,开口道:“尸体就被埋在工地里面?!?br />
    ……

    绵贯义一家附近的一幢民居内。

    门铃声中,房门“哗啦”一声打开,一个年轻男人走了出来,打着哈欠打招呼道:“……不好意思,让您久等了……”

    “持田先生您好?!狈棵徘?,柯南、步美、光彦等小鬼一起弯腰行礼。

    “啊咧?你们是附近的小孩嘛?”持田挠着头,笑着说道,“……我以前好像没见过你们?!?br />
    “持田先生,我们是少年侦探团,今天前来拜访,是想向您请教一下关于一个月以前的一件事情?!笨履献白琶日牧?,眯眼笑着说道。

    “一个月前?”持田愣了一下,然后开口道,“你们说的事情,该不会是和绵贯先生家有关吧?”

    “没错!”一众小鬼一起点头,元太更是说道,“……我们少年侦探团怀疑绵贯先生杀掉了早苗小姐,现在正在全力找出尸体,所以想要跟您确认一下那天晚上的情况?!?br />
    “……你们还真是充满干劲儿??!”持田哈哈一笑,侧开身子道,“请进吧,你们想知道什么,我说给你们听?!?br />
    “真是太感谢了!”小鬼们一起道谢。

    ……

    绵贯家附近的工地。

    众人一起走了进去,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目暮警官奇怪地问道:“允文同学,你确定尸体埋在这里吗?”

    “当然确定!”舒允文笑着回答,然后快步走到了花池前,伸手一指,“……尸体就被绵贯先生埋在这里?!?br />
    舒允文话音落下,绵贯义一脸色惨白地辩驳道:“……我说你们够了,为什么一口咬定我是凶手?还有,这里怎么可能会有什么尸体?我根本就没有做过那样的事情!”

    目暮警官、毛利大叔、高木警官这时候都看出绵贯义一不太对,目暮警官更是一双虎目瞪着绵贯义一:“……绵贯先生,你现在的反应是不是太激烈了一点?如果不是你的做的,你根本没必要这么激动吧?”

    “我、我……”绵贯义一说不出话来。

    目暮警官扭头看向高木,冷声吩咐道:“高木警官,麻烦你去绵贯先生家喊一些人手过来,我们先把这里的花池挖开看看?!?br />
    “是!”

    高木敬礼离开,毛利大叔看了眼花池,皱着眉头说道:“话说起来,这里的花池还真不小,全部挖开的话,也是一个大工程了……”

    “用不着全部挖开?!笔嬖饰淖叩搅嘶ǔ刂屑?,伸手一指长着大波斯菊的地方开口道,“……尸体就在这里的正下方,只要把这里挖开,自然就可以看到尸体了?!?br />
    “啊咧?允文同学你怎么知道?”目暮警官一脸奇怪。

    舒允文还没来得及开口,毛利大叔已经一擂手道:“……对了!我想起来了!我昨天去东都证券公司米花分店调查过,其中一位职员说,她在早苗小姐失踪的那天买了许多大波斯菊的种子,早苗小姐跟她要了一些,说要带回家种。难道说……”

    “……是绵贯先生在搬运尸体的时候,不小心掉出来了吗?”目暮警官扭头看向绵贯义一,其他人的目光也随之看了过去。

    绵贯义一被这么多人注视,终于承受不住,两腿一软跪坐在了地上。

    幸田正夫一看绵贯义一的这副模样,怒吼一声,向着绵贯义一冲了过去,朝着他的脸就是一拳头:“……混账!为什么、你为什么要杀掉早苗?!为什么!”

    绵贯义一倒地,目暮警官连忙跑过去拦住了幸田正夫。

    “我、我也没想杀她的,我只是推了她一把,没想到她自己就从楼梯上摔下去了……”绵贯义一给自己辩解。

    “该死的家伙,你说什么!”幸田正夫愤怒地挣扎着,毛利大叔也走了过去,劝道:“幸田先生,请你冷静一点……”

    舒允文看着眼前的景象,微微摇了摇头,然后忽然听到萝莉哀开口骂道:“……这个混蛋……”

    “啊咧?”舒允文扭头,奇怪地看向萝莉哀,“……你怎么也骂人了?”

    萝莉哀沉默了一下,然后才开口道:“……我昨天在那株大波斯菊的旁边坐了一个多小时……”

    “呃……”舒允文听着萝莉哀的话,嘴角一阵抽抽——

    萝莉哀居然在大波斯菊的旁边坐了一个多小时?这特么不就是在幸田早苗的坟头上坐了一个多小时嘛!

    虽然他不太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但感觉萝莉哀好厉害的样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