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要进我的别墅?”

    别墅玄关前,绵贯义一愣了一下,然后冷笑一声让开:“……看样子,你们是真的相信了那个抢劫犯的话,认为我杀了他妹妹吧?既然你们想看,那就进去看看吧!”

    “呵呵,不是那样啦……”老好人高木涉还想道歉,舒允文已经伸手一拉他,开口道:

    “好了,高木警官,我们一起进去看看吧?!?br />
    舒允文和高木涉走进了别墅里面,柯南正准备跟进去,只听元太、步美、光彦他们三个在后面喊道:“……柯南,快点过来帮忙,咱们一起挖院子啦!”

    “啊咧?”柯南愣了一下,扭头看向身后的步美他们,一脑门儿黑线——

    话说,你们这些家伙的心到底有多大???刚刚被罚抄十遍校规,现在居然又要兴致勃勃地挖院子?

    “……我说,你们能不能不要闹了?再被允文哥哥抓到的话,肯定又会挨骂的!”柯南教育小鬼们。

    步美立刻道:“柯南,我们之所以会挨骂,是因为允文哥哥还没有见识过我们少年侦探团的实力!正因为如此,我们才要找出尸体,证明我们少年侦探团的实力,让允文哥哥刮目相看!”

    “对对对!我们要让他刮目相看!”光彦、元太挥舞着拳头,“……等他见识过了我们的实力,或许就不会罚我们抄校规了!”

    拜托!这怎么可能嘛!

    柯南心里面吐槽了一句,然后忽然伸手一拍脑门儿——

    话说,抄校规什么的确实太讨厌了!或许,他可以拿这一百遍校规和那个无耻的家伙赌上一把……

    ……

    绵贯家的别墅里面。

    舒允文、高木警官跟在绵贯义一身后走进别墅,打量着别墅里的环境。

    玄关正对面就是客厅,左右两侧是走廊,绵贯义一伸手一指别墅内,冷声道:“别墅里面随便你们调查,不过我必须在旁边?;褂?,我得事先声明一下,那个叫早苗的女人之前曾经来过我家很多次,你们要是找到她留下来的什么痕迹,也别大惊小怪的……”

    高木警官干笑着不说话,舒允文则开着【阴阳眼】,认真打量着周围,眉头轻皱。

    话说,这房间里的阴气虽然也有一些,但并不算太浓,还算正常。

    假如说幸田早苗真的是死在别墅里的话,那她死亡时留下来的阴气、鬼气,应该已经散尽了……

    舒允文正思索着,两眼认真观察两侧走廊,在看到右侧走廊时候,不由得眯了眯眼——

    不对!右侧走廊不远处墙壁的最下方,阴气似乎要比其他地方浓了许多,而且还残留有一些鬼气!难道说……

    舒允文想到了某个可能,快步向着右侧走廊走了过去,停在了残留有较浓阴气、鬼气的地方,蹲下看了看木制的地板和墙壁,扭头看向跟过来的绵贯义一,抚摸着靠近墙壁的几块木板,认真地问道:

    “绵贯先生,这里的几块木板这么新,应该刚换掉没多久吧?”

    绵贯义一听到舒允文的话,神情发生了些微变化:“……你这话什么意思?那里原来那块木板坏了,我换掉很奇怪吗?”

    “不,一点都不奇怪?!笔嬖饰睦溲劭醋琶喙嵋逡?,“……真是可惜了,你没有把这里的墙壁也一起换掉。不过这也不能怪你,毕竟要换掉这一整块墙壁,实在是太困难了点儿……”

    “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泵喙嵋逡坏纳袂橛直淞诵矶?。

    高木警官也奇怪地问道:“允文同学,你到底在说什么?”

    “没什么?!笔嬖饰囊×艘⊥?,然后站起身来,看向墙壁对面的楼梯,在木制楼梯的棱角上也看到了一些阴气、鬼气。

    舒允文见状,扭头问绵贯义一道:“绵贯先生,我可以上楼看看吗?”

    “当然、当然可以……”绵贯义一又恢复了镇定,“……随你乐意吧!”

    舒允文、高木警官一起上了二楼,入目的是几间起居室。

    舒允文一间间地走了进去,开着【阴阳眼】观察着周围,最后在一间起居室的窗户前停了下来。

    窗户外是绵贯家的院子、围墙,再远一点的地方就是一个暂时停工的建筑工地。

    工地内一片安静,而舒允文却能看到,在工地花池的景观植物的某处,可以看到一些阴气、鬼气、尸气环绕。

    这些阴气、鬼气、尸气很淡,仅仅漂浮在地表一米左右,如果不是从上方观察的话,根本看不到。

    “成实,你过去看看?!?br />
    舒允文脑中吩咐,成实立刻飞了出去,没过多久,成实的话出现在舒允文脑中:“允文大人,花池的下面确实埋着一具女性尸体,还有一些沾了血迹的木板?;褂?,尸体的正上方有一株大波斯菊,很好找的……”

    “找到了就好?!?br />
    舒允文扭头看了眼绵贯义一,开口道:“绵贯先生,可以陪我去一个地方吗?”

    “去、去什么地方?”绵贯义一神情显得非?;怕?。

    舒允文认真地回答道:“……当然说你最不想让我们去的地方……”

    ……

    别墅外。

    柯南站在玄关前,看到舒允文、高木警官、绵贯义一出来以后,立刻把舒允文拉到一旁:“允文哥哥,我有件事情跟你商量……”

    “商量?商量什么?”舒允文一脑门儿雾水。

    “我们比一把,看谁能先找出早苗小姐的尸体!”柯南一脸正色,向着舒允文发起挑战,“……如果我比你先找到尸体,那一百遍校规就免了;如果你比我先找到的话,我就老老实实地抄校规!”

    “哈?”舒允文愣了一下,看着柯南——这小鬼搞毛?没事找事儿???早苗的尸体咱已经找到了好不好?

    而且,这小鬼现在这副表情感觉好欠扁??!好想收拾他~

    舒允文看着柯南,忽然眯了眯眼,然后笑着问道:“你真的要比?”

    柯南小鬼立刻点头。

    舒允文微微一笑,开口道:“好吧!既然你要比,咱们就比一下吧!不过条件得改一改,你要是输了,再多抄五十遍!”

    “好!”柯南看看舒允文的表情,自信地点了点头——

    话说,他从昨天上午就开始调查,调查进度比舒允文快许多,这要是都输了,多抄五十遍他也认了!

    至于接下来的调查方向,他打算去确认一下早苗失踪当晚那位听到挖土声音的上班族的证词,或许会有什么发现也说不定……

    柯南小鬼带着几个小鬼头走出绵贯家的院子,灰原哀两手环在胸前,走到了舒允文身旁:“喂,我姐姐跟我说,你已经找到早苗小姐的尸体了吧?”

    “是??!”舒允文点了点头,然后一脸无辜地摊手道:

    “……你也看到了,刚才是这家伙自己挖坑自己跳的,拦都拦不住??!”

    洗衣机,这是你自己要坑自己,真的不怪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