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三点出头,绵贯义一家的小巷内。

    步美、元太、光彦站在墙角,轻声地抱怨道:“……柯南那家伙怎么还没回来?”

    “不是说去看一下嘛!怎么去了那么久?真是无组织、无纪律!”

    “对我们而言,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趁着绵贯先生外出时找到早苗小姐的尸体,柯南他到底分不分得清轻重?”

    “……”

    几个小鬼头批评着柯南,忽然间听到“当啷”一声,小巷内的下水道井盖忽然打开,一个人从里面钻了出来。

    小鬼们一起看了过去,然后步美小萝莉惊呼一声:“??!是鼹鼠星人!他、他从下水道钻出来了!”

    “他来这里做什么?手里面还那根铁棍子!”

    “我们先躲起来,不要让他发现?!?br />
    元太他们躲在一旁,看着幸田正夫爬出下水道,翻过围墙进了绵贯义一家的院子。

    紧接着,幸田正夫拿起手中的撬棍,在绵贯义一家的院子里面扎出一个个窟窿,时而往窟窿里面丢着什么。

    “他那是在做什么?”步美他们偷偷看着院子里面,看不太明白。

    几个小鬼正奇怪着,忽然听到旁边传来一声咆哮:“喂!你在我家的院子里面做什么?”

    小鬼们一看身旁,顿时都吓了一跳:

    “是、是绵贯先生……”

    大门外,绵贯义一怒视着院子里的幸田正夫,又扭头看向步美、光彦他们:“……还有你们这些小鬼,还来我家干什么?”

    绵贯义一吼完,立刻拿出钥匙,打开大门,冲进了院子里面,朝着幸田正夫的脸就是一拳。

    “绵贯先生,你看上去很生气的样子?!毙姨镎蛩さ乖诘厣?,目光平静地看着绵贯义一,拿出了手提电话,“我私闯了你的院子,需要我帮你报警吗?”

    绵贯义一脸色一变:“不需要!你,马上滚出我家院子!”

    绵贯义一话落,忽然听到远处传来了警笛声。

    幸田正夫愣了一下,坐倒在了地上,有些轻松地笑了笑:“……警察这么快就找来了吗?不过这样也好,省着我报警了……”

    ……

    没过多久,随着几声刹车声,舒允文、柯南、灰原、目暮警官他们从车上走了下来。

    舒允文一下车,首先看到的就是步美、元太、光彦他们三个小鬼,然后嘴角一阵抽抽,扭头看向身旁的柯南——

    话说,这三个小鬼头怎么又在这里?柯南你是不是把咱的话当成耳旁风了?

    柯南也看到步美他们,伸手一拍脑门儿,一脸懊悔——他刚才只顾着快点赶来绵贯家,都忘了通知这三个小鬼赶快离开了!这无耻的家伙,不会真的又要让咱一百遍吧?

    柯南干笑一声,装纯卖萌地装无辜:“……允文哥哥,我不知道他们在这里……”

    柯南话还没说完,步美小萝莉已经高呼一声:“柯南,你总算是回来了!你怎么去了那么久?”

    “哈?”柯南一个踉跄,险些没摔倒,无语地看向步美小萝莉,满脸的欲哭无泪——

    妈蛋!没你这么拆台的??!你倒是让我把话说完??!

    舒允文瞪了眼柯南,“Duang”地给柯南加了个BUFF:“……果然又是你带的头,还想装不知道?一百遍校规,一遍也不能少!”

    灰原哀“扑哧”笑了一声,柯南小鬼则是一脸呵呵呵——我特么什么时候带头了?明明是他们非得要来好不好?!

    舒允文没理柯南,又走到了元太、步美、光彦他们三个跟前,教训起了三个小鬼。

    目暮警官、毛利大叔走进了院子里面,和绵贯义一、幸田正夫交谈起来。

    舒允文教训完了三个小鬼头,也走进了院子里面。

    这时候,警方和绵贯义一交涉结束,得到了挖院子的许可,给警视厅打电话要求人手支援。

    舒允文目光一扫,看到站在角落的幸田正夫,快步走了过去,有点无奈地说道:“幸田先生,你知道不知道,你的这个计划根本就是多此一举?”

    “您是……上午的那位除灵师?”幸田正夫也认出了舒允文,微笑着说道,“……这怎么会是多此一举?我妹妹早苗的尸体,一定就被那个家伙埋在院子里。只要警方挖开了院子,就一定可以找到我的妹妹……”

    “我的意思是说,如果你听我的,根本没必要大费周章,我就可以轻而易举地把尸体找出……”

    舒允文话还没说完,忽然脑中传来了成实的声音:“允文大人,我和明美小姐刚才在院子里找了一遍,这里根本就没有什么尸体……”

    “什么?没有尸体?”舒允文愣了一下,然后连忙问道,“那他家里面呢?”

    “他家里面也没有?!背墒祷卮?。

    “哈?!”舒允文有点懵逼。

    话说,这又是什么状况?难道幸田早苗根本就不是绵贯义一杀的?幸田正夫打从一开始就搞错了?

    舒允文皱着眉头,扭头看向站在别墅正门前的绵贯义一,眉头一挑——

    不对!绵贯义一那种眼神……给人的感觉,怎么像是在嘲讽和挑衅一样?

    舒允文思索着,柯南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站在了舒允文身旁,认真地开口道:“允文哥哥,你也看到绵贯先生的眼神了吧?之前我一直不确认,现在可以肯定,早苗小姐一定就是绵贯义一杀的,错不了了!”

    “嗯……我也觉得是他!”舒允文开了【阴阳眼】,在绵贯义一的身上扫了两圈,却没有任何阴气、鬼气——话说回来,幸田早苗早在一个月前就被杀了,正常情况下来说,绵贯义一身上的阴气、鬼气也确实应该全部消散了……

    “……不过,这院子里面好像并没有藏着尸体……”

    柯南愣了一下,然后点头道:“……我和你想的一样。如果他尸体真的被藏在院子里的话,他一定会阻止警方挖开院子……看他现在胸有成竹的样子,尸体应该不在院子里面……”

    舒允文思索中,明美忽然飞到了舒允文的身前,提议道:“允文大人,早苗就算不在院子里面,十有**也是在这里被杀害的。我们不如在房间里面转转,看看情况如何?”

    “嗯……也对?!笔嬖饰牡懔说阃?,向着高木警官招了招手,然后一起走到了绵贯义一的身前,开口道:

    “绵贯先生,我们能进您的别墅里面看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