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上午十一点钟,米花银行内。

    银行二楼的贵宾室内,舒允文、灰原哀、松下平三郎和东龙上平坐在沙发上,认真地确认过了手中的转让合同,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合同一签下,松下平三郎立刻向着旁边的银行工作人员示意,把最后一笔尾款打到了东龙上平的账户里面。

    东龙上平确认过账户里的钱后,微笑着说道:“允文大人,灰原小姐,再次感谢你们买下我的实验室。为了表示感谢,我们中午一起吃个便饭如何?”

    舒允文抬手看了看手表,笑着说道:“……那可真是多谢了?!?br />
    东龙上平摇头道:“您客气了,能请两位吃饭,是我的荣幸才对。尤其是灰原小姐,她在生物、药理方面的才华真是让人惊叹。她以后如果有意入学我们米花大学的话,还请您一定要告诉我……”

    舒允文、灰原哀、东龙上平在贵宾室里面稍微聊了一会儿,众人才一起起身,走下二楼,到了一楼的柜台区。

    柜台区那里,银行的副店长正和一个男人低声说着话,在看到舒允文他们后,副店长连忙走了过来,躬身问候道:“允文大人、松下副社长,你们好……”

    “副店长您好?!笔嬖饰牡懔说阃?,身旁的灰原哀在看到不远处的男人后微微一愣,开口道:“鼹鼠星人?”

    “鼹鼠星人?”舒允文奇怪地扭头看向灰原,“……什么鼹鼠星人?”

    萝莉哀随口介绍道:“鼹鼠星人是步美、元太他们给幸田正夫先生起的绰号,好像因为他和假面超人里的某个怪物长得很像……”

    “呃……”

    这都什么跟什么???

    舒允文无视了萝莉哀的那个解释,扭头问副店长道:“副店长,请问那位幸田先生今天来这里做什么?”

    副店长摸了下脑门儿上的汗珠,解释道:“……是这样的,那位幸田先生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听说广田雅美小姐和他妹妹幸田早苗的关系不错,跑这里来找雅美小姐,询问早苗小姐的事情……可是,雅美小姐她已经……”

    “我知道了?!笔嬖饰牡阃繁硎久靼?,扭头看了一眼身旁的宫野明美,快步走到了幸田正夫身前,开口道:

    “幸田先生你好,我叫舒允文,是一个除灵师。关于你妹妹的事情,我或许可以帮上一些忙……”

    “除灵师……吗?”幸田正夫勉强一笑,然后躬身道,“真是多谢您的好意,不过,我觉得别人已经帮不到我了,所以打算用自己的办法试试……抱歉,我先告辞了……”

    “哈?”舒允文看着幸田正夫远去的背影,嘴角抽抽着——

    尼玛~这是个什么神展开?咱都主动要求帮忙了,这货居然拒绝了?这特么好丢脸的说……

    灰原哀慢悠悠地溜达到舒允文身旁,“啊咧咧”一声:“真是少见啊,允文大人居然也有吃瘪的时候……”

    舒允文低头一看灰原哀,有点无语——好吧,你这只腹黑萝莉是专门跑来补刀的吧?

    “允文大人,幸田先生一定是因为太过担心他妹妹的缘故,还请您不要放在心上?!惫懊髅榔绞嬖饰母?,微笑着比划。

    舒允文摆了摆手,开口道:“好了,你不用说了,我还没那么小心眼……咱们先去吃饭吧?!?br />
    “好的,允文大人?!?br />
    ……

    下午两点四十分。

    绵贯义一家的围墙外,元太、光彦、步美凑在一起,元太手里面还拿着一个大铲子。

    忽然间,不远处柯南滑着滑板到来,步美立刻“啊”了一声:“柯南,你怎么现在才来?”

    “你这家伙,咱们明明约好了是两点半,结果你居然迟到了十分钟,一点都不遵守时间!”元太、光彦一起教训着柯南。

    “好啦……我知道了!”柯南小鬼嘴角一脸呵呵呵——

    拜托!他刚才就已经到了,只不过是用滑板在附近逛了逛,看看舒允文在不在而已。

    话说,这次的行动要是再被舒允文抓到的话,那个无耻之徒肯定会联系家长、老师,让他们抄校规。

    元太、步美、光彦他们是轻松一点,但他每次都是一百遍啊一百遍的,谁特么受得了?

    “绵贯先生离开家了没有?”柯南问道。

    “还没有……”步美小萝莉正回答着,忽然间听到绵贯家的大门“嘎吱”一声打开,绵贯义一走了出来,锁上大门,转身离开。

    ……

    下午,两点四十五分。

    事务所的车子缓缓停下,驾驶座上的松下平三郎开口道:“允文大人,珠宝店到了?!?br />
    “谢谢你了,松下先生?!笔嬖饰睦得畔鲁?,在看到珠宝店前的情况后微微一愣——

    我勒个去!这家店前面怎么有这么多人?

    舒允文和灰原哀奇怪地挤进人群,只见店门前几位珠宝店的员工正在维持秩序,江口则站在店门口,拿着手提电话打着电话。

    “江口先生你好?!笔嬖饰南蜃诺瓿そ诖蛄松泻?。

    江口听到舒允文的声音后呆了一下,然后连忙扭头看向舒允文,躬身行礼,结结巴巴地说道:“允、允文大人您好……”

    舒允文微微点了点头,然后好奇地问道:“江口先生,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吗?”

    “我们、我们珠宝店内刚刚发生了抢劫案,一个持枪劫匪抢走了很多珠宝……”江口神情畏畏缩缩。

    “哈?”舒允文有点惊讶,然后同情地说道,“……抢劫案?你们店里面居然遇到这种事情?最近米花町的治安还真是越来越差了……”

    “是、是啊……”江口低着头,断断续续地说道,“……允文大人,还有、还有一个不好的消息,您、您放在我们店里面加工的琥珀项链,也被抢匪抢走了……”

    “你说什么?”舒允文听到江口的话,简直是一脸懵逼——

    我勒个去!这是哪个杀千刀的,居然把咱送给数美的项链给抢走了?你特么这是找事儿吧?要是没这项链,数美酱小拳拳捶咱胸口把咱捶死了怎么办?

    至于灰原哀,则忍不住笑出声来:“除灵师大人,你的运气看上去不怎么好哦~”

    舒允文低头瞪了眼吐槽萝莉哀,扭头问江口道:“你们店里面有监控吧?给我看看监控,我看谁有这么大的胆子!”

    “好的,允文大人?!苯诹Φ阃?,“那个犯人连面罩都没有带,一定能很快抓到他的……”

    连面罩都没带?这劫匪还挺嚣张的嘛!

    舒允文、灰原哀跟着江口走进了店内的监控室,查看起了监控。

    半分钟过去,在看到监控上那个“嚣张”的抢匪后,舒允文一脑门儿黑线——

    妈蛋!怎么是那个幸田正夫?这货脑子有坑吧?

    今天上午,这家伙拒绝他帮忙时,不是说什么“别人已经帮不上忙”、“打算用自己的办法试试”嘛?

    谁能告诉咱,你这跑珠宝店抢了咱的琥珀项链,是个什么鬼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