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灰原同学以后还有打扮成别的类型吗?”

    “假面超人可不可以?”

    “我觉得假面超人里的小怪兽也很不错哦!”元太的想法很有创意。

    光彦立刻鄙视元太:“元太你在手什么???小怪兽根本一点都不可爱,灰原同学这种美型角色,怎么能扮那么丑的怪兽嘛!”

    “嗯嗯,就是,就是!”步美小萝莉点头表示赞同。

    “……”

    小鬼们继续大声喧闹着,哥特萝莉哀脑门儿上的“井”字越绷越多,柯南这时候也走了过来,一脸呵呵呵,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

    舒允文瞪了一众小鬼一眼,然后伸手摸了摸柯南狗头,随口问道:“你们今天怎么在这儿?”

    “……我们今天约了一起在博士家打游戏,现在准备回家?!笨履喜嬖饰牡氖?。

    “哟,打游戏?”舒允文又不屈不挠地搓着柯南的头,把柯南的头发揉得乱糟糟的,“……你这小鬼现在倒是乐在其中了嘛!”

    神TM乐在其中!鬼才愿意天天和这些小鬼头一起玩游戏呢!还有……

    你特么不搓我的头发能死啊魂淡!

    柯南小鬼心里面吐槽了几句,然后躲开舒允文,保证了一定的安全距离,好奇地问道:“……别说我们了,你们两个怎么在这里?”

    “我们啊~”舒允文伸手一指后面,“那里有一家私人药物研究实验室最近转让,灰原她刚好也需要一家实验室做一些实验,所以我们就过来看看,打算买下了……”

    “呃……”柯南小鬼看看不远处的那家实验室,一阵无语——

    这骗子到底有多挣钱,一家实验室说买就买,而且理由居然还是给这个恶心怪癖的“天才”做实验用……你要不要这么任性?

    话说起来,那个躲在舒允文身后的七岁“天才”能做什么实验???要做实验,给她买几个试管、烧杯就够了吧?

    柯南琢磨着,终于忍不住吐槽了:“喂,允文哥哥,你用‘骗’来的钱乱买东西,难道一点都没有觉得过意不去嘛?”

    “哈?”舒允文不爽地瞪着柯南——

    这小鬼,什么叫做骗来的钱?咱的钱都是挣来的好不好?!咱除灵到现在,还没遇到过一个要求退款的呢!

    舒允文眯了眯眼,然后笑眯眯地看向柯南:“……柯南小盆友,身为一只小白鼠就不要乱说话。再继续胡说,你以后被灰原按在实验台上的时候,我可不会帮你说好话的……”

    小白鼠?去你妹的小白鼠!那是咱的自嘲??!

    柯南瞪了舒允文一眼,然后扭头和灰原哀的目光一接触,顿时一个哆嗦——

    我勒个去!这个恶心怪癖天才是什么眼神儿?

    他怎么感觉,灰原哀好像真的想把他按在实验台上一样?

    ……

    连假结束,帝丹高中又恢复了一副热闹景象。

    下课时间,二年级B班,靠近窗户的位置上。

    小兰、园子这一对儿闺蜜又聚在一起,叽叽喳喳地说着一些连假时发生的事情。

    园子手舞足蹈,动作看上去十分夸张:“……小兰你是不知道,这次我们全家去北海道探亲时,凑巧遇到了一起连环杀人案。十天时间内,四个人被杀害,如果不是犯人在杀第四个人的时候凑巧被警察发现,并且抓捕的话,这件案子可能根本破不了……”

    “破不了?”小兰奇怪地眨了眨眼,“……为什么?”

    “因为那个人真正想杀的,实际上只有第四个人!他之所以杀掉前三个人,只是想要扰乱警方的搜查而已?!痹白拥蜕底?,“……这件案子的四名受害者分别姓一绵、二田、三村、四丸,他这是在制造犯人是以数字为顺序疯狂杀人的变态杀人狂的假象!他本来想杀掉四丸以后再杀两个人就停手的,结果却被警方抓到了……”

    “???”小兰惊讶地捂住了嘴巴,“为了杀一个人,居然杀掉那么多无辜的人吗?这个人居然想出这么凶残的杀人计划,太可怕了……”

    “是啊,简直太可怕了!”园子附和地点了点头,然后又低声道,“……不过,我听北海道警方的人说,这个杀人计划并不是犯人想出来的,而是别人帮犯人设计的……”

    “别人设计?”小兰愣了一下,“……那个设计这种计划的人是谁?抓到了嘛?”

    “没有?!痹白右×艘⊥?,“听犯人说,那个帮他设计计划的人一直都戴着墨镜、口罩,身材中等,这种人简直太多了,没办法查……”

    “……不过,这种以杀人为乐的人,一定会抓到的!”

    “对,对!”小兰点了点头,然后又说道,“……说起杀人,在连假的时候,我和爸爸、柯南一起去了敷岛,然后……”

    小兰说着敷岛上的事情,园子则一惊一乍的,“啊啊”个不停:“……你们在敷岛上遇到了允文同学?还发生了杀人案?怪盗基德也去了敷岛上,偷走了黄金?还有允文大人,他居然又把一座山丘沉进了海里?这简直太强大了!”

    园子说着话,两眼放光,扭头看向趴桌子上打瞌睡的舒允文,两眼冒光。

    小兰眯眯眼笑着:“……那个山丘确实是沉进海里了没错,但是柯南说,那应该只是碰巧遇到了地震而已……”

    “什么碰巧?”园子打断了小兰的话,义愤填膺,“你们家那个小鬼真的很讨厌哎!允文大人当初在高知县引发地震、毁掉悬崖的时候,你家小鬼就那样说,现在居然又说是碰巧?这可是地震哎!这种巧合未免也太多了吧?”

    小兰干笑着不说,园子气愤地哼哼了两句,扭头看着舒允文的大帅比脸,心里面刚冒出挖墙脚的想法,然后立马想起了冢本数美,顿时蔫了……

    话说,接触冢本数美越久,她越能体会到冢本数美的恐怖,那种战斗力,根本就不是人类好伐~

    园子两眼从舒允文身上挪开,然后又想起了另外一个帅比,立刻又变成了花痴状:“……小兰,你刚才说基德大人他也在嘛!基德大人每次出场都是那么帅气、那么优雅,这次他在敷岛上是不是也一样?”

    “呃……应该是吧?!毙±蓟叵肓艘幌履翘焱砩匣侣泶蠛旱难?,说话声音也低了许多。

    “嗯嗯!”园子兴奋地点头,“我就知道,基德大人一定是帅帅哒!”

    ……

    与此同时,江古田高中二年级B班的教室里。

    中森青子叉着腰,站在帅帅哒快斗的桌子前面:“……快斗,你这个连假怎么了?被人欺负了嘛?怎么感觉你垂头丧气的?”

    “呵呵呵……有嘛?”基德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心里面默默流泪——

    话说,他去敷岛上找潘多拉宝石,结果遇到了某个坑货,先是被逼做苦工,然后又是裸奔、又是被扣偷走黄金的黑锅神马的,想想连假期间的这一趟敷岛之旅,他实在是高兴不起来??!

    “废话!就你这副表情,谁都能看出你在委屈、伤心!”青子拍了下快斗的桌子,“你到底遇到了什么事情,跟我说说呗!”

    “呃……真的没什么啦!”快斗嘴角抽抽——他在敷岛上的遭遇,打死他都不说!~

    后面座位上,小泉红子手里面翻着塔罗牌,然后认真地看着塔罗牌中显示出来的信息,眉头轻皱——

    这次的占卜结果好熟悉??!

    这种感觉……难道说,快斗又被那个人坑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