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林中。

    对讲机中没了声音,木下五郎嗤笑一声,目光中带着阴沉和无奈:“……果然,我在家里面的窃听设备也被人发现了吗?”

    “你还窃听?”舒允文愣了一下。

    “是啊,为了能从那两个家伙手里面得到更多的情报和线索,我专门购买了窃听器,放在了我家客房和这边的山洞里……”木下五郎点了点头,继续说着自己的计划,“在确定滨田知道十亿日元黄金的下落后,我原本是想自己动手,从滨田口中逼问出黄金的位置,再把滨田、上原这两个知情人清理掉,消除后患……”

    “……不过,允文大人您的到来,让我不得不改了计划?!?br />
    “我?”舒允文伸手指了指自己,有点不明所以。

    木下五郎点了点头:“没错,您的强大超出我的预料之外。尤其是您在海军洞穴附近的树林中挖出那七位教授的尸体、并且靠着教授们的恶灵让滨田俯首认罪时,我就打消了逼问滨田、杀人灭口的计划。因为只要有您在,我杀人的事情肯定会被识破的……”

    舒允文轻笑一声:“你倒是有点自知之明?!?br />
    只要是杀过人的凶犯,除非他身上的阴气、鬼气已经消散干净,要不然根本瞒不过舒允文的这双眼睛!

    木下五郎继续说道:“……在滨田被关进派出所的拘留室后,我虽然没了杀人的念头,但还是很想要问出十亿日元黄金的下落。而且,让滨田继续留在拘留室里面的话,我担心他会请您过去,把黄金的位置告诉您,让我所有的努力付诸于流水……”

    “……您还记得吗?在滨田认罪时,他说只要您放过他,他就告诉您一个秘密。那个秘密就是十亿日元黄金的位置!”

    舒允文想了想,也记起了这件事情,舒允文身旁的三上武男问道:“……木下,别说这些废话了!黄金呢?那些黄金到底在什么地方,你知道不知道?”

    木下五郎搜扫了眼三上武男,继续说道:“别着急,听我慢慢说。为了不让允文大人参与进黄金的争夺,我必须得把滨田带出派出所,但这件事情要是由我来做的话,无疑会暴露自己,就在这时候,我窃听到上原康夫也有同样的想法,所以就打算利用他,来达成目标……”

    “……上原康夫他果然是个笨蛋,我只是假装不经意说出毛利先生来岛上找宝藏和派出所警力不足等等事情,他就制定了袭击毛利先生、引开警察注意力,并且救走滨田的计划……”

    舒允文看着木下五郎,微微皱了皱眉头:“……这么说来,上原康夫所做的一切,你都知道喽?”

    “那是当然!”木下五郎目光阴狠且不屑,“……要不是有我暗中相助的话,他的计划怎么可能会这么顺利?别的不说,如果我没有直接打电话给派出所让两名值班警察全过来的话,他根本救不走滨田!”

    “……而且,不仅如此,上原康夫找到的藏身之处,也是我假装不经意告诉他的。下午的时候,为了防止那个白痴被岛上自卫队的人搜到,我还主动负责了敷岛南部的搜索,故意带着自卫队员避开了他藏身的山洞……”

    木下五郎说到这里,语气停顿了一下,两眼中带着森冷:“……在听到上原康夫那个白痴开始拷问滨田黄金下落时,我还觉得挺开心,期待上原能问出黄金的下落,也省着我亲自动手了。没想到,上原康夫那个白痴居然失手把滨田杀掉了……”

    “……不过,滨田的死也让我想到了解决毛利侦探这个麻烦的办法……”

    舒允文愣了一下,问道:“什么办法?你难道还真以为你诬陷毛利先生的手段能成功不成?”

    “当然不是!”木下五郎摇了摇头,“我知道以您的眼光,肯定能一下子看出毛利先生是不是凶手。所以,我打从一开始的想法,就是利用岛上居民的愤怒,在最短的时间内把毛利先生丢进火堆里面烧死。只要毛利先生死了,自然也就没办法寻找黄金了……”

    “……不过,允文大人您到现场的速度简直太快了,所以这个计划也失败了……”

    “呃……”舒允文听着木下五郎的话,嘴角一阵抽抽——

    妈蛋!这货还真打算把毛利大叔烧死??!话说回来,咱这算不是救了毛利大叔一命?

    木下五郎继续说道:“……毛利先生被您救了下来,而且您还说您能够找到滨田死亡的第一现场,我当时就慌了手脚。我把上原打晕以后,就把他囚禁在山洞里面,如果他被您找到的话,我之前所做的一切努力和伪装,也就都付诸于流水了……”

    “……为了掩盖真相,在你们去灯塔以后,我就赶到了山洞这里,杀掉了上原……”

    舒允文奇怪地问道:“……可是,你一旦杀掉了上原,我一眼就能看出你是凶手,难道你不怕被我识破吗?”

    舒允文话落,灰原哀扭头,一副关爱智障的眼神:“……他大概是计划杀人以后,就销毁一切证据,从岛上离开,逃到别的地方去吧?”

    “……而且,如果仅仅只是担心自己图谋黄金的事情被人发现的话,根本没必要做到杀人灭口这一步。依我看来,你之所以要杀掉上原康夫,是因为他知道一些不能知道的事情吧?比如说……”

    灰原哀直视木下五郎:“……黄金的下落!”

    木下五郎诧异地看了灰原哀一眼,点了点头:“……灰原大小姐说的没错。上原康夫虽然不知道十亿日元黄金的具体位置,但却知道大致范围。我原本打算杀了上原康夫后就逃出敷岛,等以后风声过去,再回到敷岛慢慢找那些黄金,结果却被你们抓到了……”

    “……事情到了这一步,自知逃不掉了,愿意承认所有罪行?!?br />
    “木下你知道黄金的大致位置吗?那些黄金到底藏在什么地方?”三上武男再度询问,一脸急迫。

    木下五郎阴笑一声,脸上表情戏谑:“……哈哈!三上村长你那么想知道吗?那我就大发慈悲地告诉你,黄金就藏在海军洞穴里面的某个地方。不过,允文大人现在也在这里,以他的手段,最先找到黄金的人肯定是他!”

    “……所以,三上村长你想要那些黄金?做梦去吧!”

    木下五郎说完,仰天哈哈大笑了起来。

    “啊咧?”舒允文听到木下五郎的话,顿时愣住了——

    我勒个去!这家伙搞毛?这是在故意给咱拉仇恨嘛?!你特么这是找抽,你知道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