敷岛公民馆前。

    毛利大叔晕晕哒倒在地上,柯南则捏着下巴,皱眉思索着上原康夫的藏身之处。

    思索中,柯南忽然想起了下午全岛自卫队员搜索滨田幸二和上原康夫的事情。

    正常情况来说,敷岛自卫队员在岛上各个地方进行搜索,再怎么样也会发现一些踪迹才对,结果整整一下午,却一无所获,这太不对头了!

    难道说……

    柯南伸手拍了一下脑门儿,一下子想明白了——

    假设木下五郎一开始就知道上原康夫的藏身之处,那他为了避免那个地方暴露,肯定会主动要求搜索那里附近!他记得,木下五郎下午曾经说过,他会带领一部分自卫队员在敷岛南部搜索的事情……

    这样一来,上原康夫的藏身之处,就在小岛南部了!

    可是,小岛南部的范围也很大,要想找出某个特定位置,还是非常困难……

    柯南想着这些,立刻对周围的自卫队员道:“各位叔叔,木下先生知道上原先生在什么地方,而且现在很可能去那里杀他了!所以,请你们召集人手,快点把木下先生和上原先生找出来……”

    “哈?”周围的自卫队员一脸懵逼,然后哈哈大笑,“小弟弟你胡说什么??!木下先生怎么可能会杀人?”

    “他是我们村子里公认的老好人了!绝对不可能的!”

    “小盆友,这样随随便便怀疑别人是不对的?!?br />
    “……”

    “抱歉,真的很对不起,柯南他又胡闹了?!毙±枷蜃胖芪У娜说狼?,然后抱住柯南道,“柯南,不可以哦!你还真的是很调皮!”

    “……可是……”柯南神情急迫,然后一下子有了主意——

    岛上的人不相信他说的话,那个家伙肯定会相信!

    那个神棍在岛上的号召力很强,如果是他说出同样的话,肯定会非常管用!

    柯南想着这些,挣脱开小兰,拿着对讲机跑到了墙角……

    ……

    “允文大人,凶手真的就在前面吗?”

    敷岛南部,通往居民区的树林里,三上武男等人跟在舒允文的身后,低声问道。

    “……暂时还不清楚,不过很有可能……”舒允文来回打量着周围,开口回答,然后又继续说道,“……你们敷岛上的阴气、鬼气实在是太浓了,严重干扰了我的判断。如果是在没什么阴气、鬼气的都市里面,我沿着犯人留下来的气息都能找到他……”

    “是、是吗?”

    三上武男不再说话,众人又往前面走了几十米,成实的声音传入舒允文脑中:“……允文大人,我们看到了,犯人就在前面大概一百五十米的位置。不过他走路一瘸一拐的,可能是受伤了……”

    “一瘸一拐?”舒允文愣了一下,问道,“能看清楚那个人是谁吗?”

    “……因为树木遮挡,看不太清……不过,感觉像是木下先生?!背墒祷卮?,紧接着又说道,“……他的速度忽然加快了一些,可能是发现你们了?!?br />
    “木下先生?”舒允文眯了眯眼,“……给我跟紧他!”

    舒允文说着话,脚下的步伐也加快了许多。

    成实、明美在前方追踪,不断向舒允文汇报着情况。

    众人又往前面走了一百米,成实的声音再度传入舒允文脑中:“……允文大人,那个人摔了一下,走不动了,现在藏在一颗槐树后的土坑里面……”

    “……我们看清楚他的脸了,他就是木下先生,没错!”

    “还真是木下五郎?”舒允文皱着眉头,领着众人快步行走,很快到了木下五郎藏身的土坑前不远处,只见土坑里面阴气、鬼气浓郁,显然他就是凶手!

    舒允文停下脚步,灰原哀、三上武男等人也随之停下,三上武男立刻低声问道:“允文大人,您怎么不走了?”

    舒允文没有回答,两眼盯着土坑那里,轻声开口道:“木下五郎先生,你还不出来,是打算在那个土坑里面躲上一辈子吗?”

    舒允文话落,三上武男他们表情各异,几秒钟后才听到土坑那里传来一些声响,浑身脏兮兮、模样狼狈的木下五郎从土坑里面爬了出来,靠在旁边的槐树上,支撑着身体:“……果然,允文大人,我还是逃不过您的眼睛……”

    “……你们都见过的,我有两个鬼仆,他们要在树林里找你很容易的?!笔嬖饰纳砼缘某墒瞪料至艘幌?,“……看你现在一身的阴气、鬼气,山洞里的上原康夫,应该就是你杀的吧?”

    “没错,上原康夫就是我杀的?!蹦鞠挛謇闪缃舛济挥斜缃?,直接认罪。

    “木下先生,杀掉上原康夫的人居然真的是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三上武男怒视木下五郎。

    “为什么?当然是为了藏在岛上的十亿日元黄金??!”木下五郎说着话,本来温和的表情忽然狰狞起来,“……那可是十亿日元!整整十亿日元!三上村长,你不是也一直想把那十亿日元吞为己有嘛?!”

    “你、你……”三上武男指着木下五郎,说不出话来,周围的自卫队员看着木下五郎的表情也像是在看陌生人——

    他们从来没想到,在大家眼里和善的木下五郎,居然还有这不为人知的一面。

    木下五郎缓缓地坐下,仿佛自暴自弃似的,低声说起了前因后果:“……三个月前,在龙神号忽然出现后,我就发现滨田的行为很奇怪。后来岛上忽然出现海军亡魂,滨田晚上被砍伤后,我就邀请他到我家里面暂住,想要从他嘴里面探探口风……”

    “……不过,滨田那个家伙很警惕,一点口风都没有泄露。就在我慢慢失去耐心的时候,上原康夫出现了!”

    “我偷听了他们两个的对话,才知道滨田和上原当初都是龙神号上的船员。七年前,他们为了谋取船主的十亿日元黄金,在台风夜把船主推下了船,然后滨田想一个人独吞黄金,把上原也推进了海里。在那之后,滨田把龙神号藏到了海军洞穴那里附近,然后到了岛上,故意烧伤自己的脸,成了一名灯塔守卫……”

    舒允文等人一起听着木下五郎的故事,忽然旁边一位自卫队员身上的对讲机响了起来,里面传出了柯南的声音:“允文哥哥你在不在?我是柯南,我有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说……”

    “……啊咧?”舒允文愣了一下,接过自卫队员手中的对讲机,“柯南?你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是这样的,我刚才去了木下五郎先生家里面,有了了不得的发现?!笨履仙艏贝?,“……利用滨田尸体诬陷我叔叔的人是木下五郎,而且他现在去杀上原康夫了。我只推理出上原康夫在敷岛南部的某个地方,具体位置不知道,所以想请你帮忙,让岛上的自卫队员出动,搜索小岛南部……”

    “呃……你说这件事情啊……”舒允文愣了一下,扭头看看木下五郎,朝着对讲机说道,“……上原康夫他已经被杀掉了,我刚刚抓住了木下五郎,正在听他讲故事呢……你要不要过来一起听听?”

    “哈?”对讲机另外一侧,柯南嘴角抽搐中,“你说什么?”

    “木下五郎已经被抓住了……”

    舒允文的声音从对讲机里传来,柯南眼皮子一阵乱跳,蹲在地上画圈圈——

    尼玛!这货抓住了木下五郎?那岂不是说,这家伙外出转了一圈,居然真的找到了上原康夫藏身的地方?

    话说,他在这里到处找线索、推理,到底有什么意义啊魂淡?!

    柯南正郁闷着,旁边不远处又传来了小兰的声音:“爸爸,你刚才说想明白了,还有案子内情什么的,到底是说什么???是要推理嘛?大家都等着呢,你为什么一句话也不说?”

    “呃……”柯南扭头看向毛利大叔——对??!他貌似还麻翻了毛利大叔~

    不过,毛利大叔今天貌似又白挨了一针。舒允文那货都抓住凶手了,他还推理个毛线啊推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