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穴里面,黑羽快斗依旧是一脸的委屈和幽怨。

    舒允文无语地翻了翻白眼,厌烦地推开了快斗的脸,往旁边挪了挪:“行了行了,别装可怜了。一会儿不用你劳动了,哪儿凉快哪儿待着去,别再来烦我!”

    妈蛋!就这货的眼神,让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看到了,还以为他始乱终弃呢~

    黑羽快斗一瞬间泪目——终于不用当苦工了。

    如果不是他的裸奔视频在这家伙手里面的话,他怎么会这么狼狈?

    等着吧!他一定会把裸奔视频偷回来的,为了他怪盗基德的荣誉!

    黑羽快斗正YY着,舒允文扭头乜了他一眼,奇怪地问道:“……你到敷岛上到底想干什么?真的不是在跟踪我?”

    “谁有空跟踪你?”黑羽快斗翻了翻白眼,然后一看舒允文那危险的眼神,无奈地透露了一点实情,“……我是来岛上寻宝的,四百年前的一批宝藏,里面有一颗宝石,可能是我一直在找的那颗……”

    “四百年前的宝藏?”舒允文嘴角抽抽了两下,“……海军宝藏?”

    “啊咧?你怎么知道的?”黑羽快斗愣了一下,然后又一看舒允文的表情,干笑挠头道,“……难道说,允文同学也在找那批宝藏嘛?”

    废话!那批宝藏咱已经找到、而且准备开挖了!这家伙居然想抢咱的宝藏?

    舒允文目光不善地看着黑羽快斗,快斗身上一阵发毛,连忙转移话题道:“……哈哈哈!允文同学,咱们不提宝藏的事情了……对了,我刚才听岛上的人说,允文同学是来岛上除灵的吗?可是,我看这个岛上不像有什么鬼怪的样子啊……”

    “……那是因为我已经把它们除掉了?!笔嬖饰乃婵诮馐?,“……这岛上之前有不少恶灵的……”

    “真的?”黑羽快斗一脸狐疑,显然并不太相信,“……允文同学除掉了很多恶灵吗?你真的有那么厉害?该不会是骗人的吧?”

    舒允文听着快斗那种“你在欺骗大众”的语气,一脑门黑线地扭头看向快斗——

    话说,今天的快斗感觉好欠抽??!

    咱刚刚才不跟他计较去咱家里面偷东西的事儿,结果这货又特么跑来跟咱抢宝藏,而且还怀疑咱是骗子,这特么谁能忍?

    舒允文看着快斗,嘴角忽然出现一副如沐春风的笑容:“……快斗同学不相信吗?呵呵呵……没事,我这就证明给你看!”

    “……成实,给我怼他!”

    舒允文话落,快斗奇怪地“啊咧”一声,然后看到舒允文身旁冒出一个浑身燃烧着绿色火焰的恶魔。

    恶魔现身后,直接扑到了快斗身上,紧接着快斗的衣服上附着了一层绿色的火焰,不断焚烧着。

    “啊……啊啊啊啊??!这是什么东西?救命??!”快斗惨叫一声,跳进水里,但衣服上的火焰却依旧还在燃烧着,也就在这时候,快斗发现了更加恐怖的东西,“……鱼!有鱼!啊啊啊……”

    黑羽快斗惨叫声中,手脚并用地向着远处游走。

    “呃……”舒允文看着这一幕,一脑门儿的黑线——

    我勒个去!这家伙搞毛???咱本来只是让成实用鬼火吓唬吓唬他而已,怎么这就跑没影儿了?

    “……成实,你那鬼火烧不死他吧?”舒允文问道。

    成实立刻回答:“允文大人,我留在快斗身上的,是燃烧阴气、鬼气的鬼火,温度只有三十多度,最多持续七八分钟,什么东西都烧不着……”

    “烧不着就好?!笔嬖饰牡懔说阃?,也懒得管黑羽快斗了。

    这倒霉孩子……就随他去吧~

    五分钟后,海军洞穴附近的树林里,黑羽快斗身上只穿着一个三角裤头,一脸的郁闷和忧伤——

    那个可恶的家伙,居然又坑他!还有,那个恶魔好恐怖啊,居然还特么冒火~!~

    黑羽快斗想着刚才的场景,又低头看看地上那些还有绿色鬼火燃烧的湿衣服以及几条活蹦乱跳的小鱼,嘴角抽抽了两下,然后提了下湿哒哒的裤头——

    好吧,他的当务之急是要找一套衣服才对。他是英俊潇洒、玉树临风、迷倒万千少的怪盗基德,现在只穿个裤头……

    简直太羞耻了有木有!这要是让他的粉丝知道了,那他还有什么形象?

    黑羽快斗思索着,扭头看向树林外,看到远处的船后不由得两眼一亮。

    那似乎是渡边号吧?他记得渡边号上有不少替换的衣服,可以先去借一套穿穿……

    黑羽快斗想着这些,仔细观察了一下四周,然后向着渡边号跑去。

    ……

    渡边号附近的沙滩上。

    萝莉哀翻着死鱼眼,陪着三上玲玲和岛田奈绪在树林里面转悠着——

    在萝莉哀看来,这些小萝莉简直太烦人了。她们这才刚刚吃完午饭,居然要一起跑树林里面采蘑菇,真是想到一出是一出……

    灰原哀心里面吐槽着,忽然间听到三上玲玲的声音:“哇!灰原你快看,那里有小白兔,居然有小白兔哎!”

    “啊咧?”灰原哀愣了一下,扭头看去,然后嘴角挂上了笑容——果然是小白兔,看上去好可爱啊~

    “灰原,灰原,你不是有摄像机嘛,快点帮忙拍下来,要把我和小白兔拍在一起~”三上玲玲悄悄地站在了小白兔前两三米远,向着灰原提出了要求。

    “……好吧?!被以崃送嵬?,然后拿出摄像机打开。

    萝莉哀刚一打开摄像机,忽然听到树林里传来一阵嘈杂声,紧接着,三上玲玲身后的小白兔受惊而逃,几秒钟后,一道**的身体忽然从旁边跑了过来,从三上玲玲的身后跑过,然后飞快地窜到了外面的沙滩上,跑远了……

    “呃……”灰原哀一副有点崩溃的死鱼眼,身体扭转看向沙滩上,脑门上顶着黑人问号——刚才那是个什么玩意儿?

    “啊咧?”三上玲玲也指着跑到沙滩上的那道人影,一脸惊恐,“……那个人怎么没穿衣服?是变态吗?”

    “……应该是吧?!被以в只指戳死渚?,“那个人有点太可疑了。总而言之,我们先去找大人吧?!?br />
    “好的?!比狭崃?、岛田奈绪这两只萝莉立刻赞同。

    灰原哀走在路上,低头发现摄像机还在录影,连忙按下了停止键,然后又好奇地把录像带倒回去,在那个变态从树林里跑出来时,按下了暂停键,仔细看了看,皱起了眉头——

    这个人是……那家伙收藏录像带里的裸奔男?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还在她们这些小孩面前裸奔?

    是爱好吗?真是恶心的变态!

    灰原哀心中默默吐槽,正想把这一段辣眼睛的视频洗掉,然后忽然想起舒允文搜集的裸奔视频,不由得停下了动作——

    那个除灵师好像很喜欢收藏这一类视频的,要不还是留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