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敷岛居民区的路上。

    柯南、小兰、毛利大叔看着道路两侧砍树的岛民,毛利大叔满脸郁闷——

    话说,岛上明明有这么多人在,村子里面组织一两百个人去码头欢迎一下他能死啊……刚才码头那场景,让他毛利大侦探很没面子的好不好?

    “木下先生,你们岛上这是在……”小兰看着路边的一棵槐树倒地,满脸的好奇。

    木下五郎微笑着解释道:“……我们岛上正在砍槐树。事实上,现在我们敷岛的居民,只要是有力气砍树的,都在砍槐树?!?br />
    “啊咧?为什么?”柯南小鬼奇怪地打量着周围,“……这难道是岛上的节日吗?”

    “当然不是?!蹦鞠挛謇梢×艘⊥?,已经领着柯南他们走进了居民区里面,“……所有的事情,可以从四百年前说起……”

    木下五郎简单地说着岛上的情况,然后“巴拉巴拉”地说着:“……就在昨天,那位来自东京的除灵师大人把海军洞穴里的海军亡魂全部消灭掉了。因为之前那位除灵师大人说过,大量种植槐树的话,很有可能会出现鬼怪,所以我们岛上打算把所有的槐树全都砍掉,改种别的树……”

    柯南小鬼一脸呵呵呵——话说,他为毛听到那个“来自东京的除灵师”,就会自动脑补出某个家伙?

    小兰这时候也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捏着下巴道:“……话说起来,我记得允文同学说,他在连假的时候,似乎要到什么岛上除灵……”

    木下五郎则是满脸惊讶:“……小兰小姐,您说的允文同学,难道就是允文大人吗,在东京经营克勤除灵事务所的那个?”

    “呃……”小兰眯眯眼笑着,“……应该就是他吧……”

    木下五郎感叹一声:“那你们还真是幸运啊,能认识这么厉害的一位大人……”

    柯南小鬼呵呵呵地翻了翻白眼——这随随便便遇到个除灵师,还真是那家伙?而且,认识他算哪门子幸运了?在他的记忆里面,他一直都被那个家伙各种凌辱好不好?

    “嗯……真是没想到,今天居然会在这里遇到允文同学,一会儿一定要去打个招呼?!毙±嘉⑿ψ?,低头看向柯南,“是不是啊,柯南?”

    “啊咧?是??!”柯南小鬼卖萌答应,然后恶意满满地思索着——

    话说,那家伙连假期间不好好休息,居然又跑敷岛来行骗,而且还忽悠得敷岛居民集体砍槐树,要不要揭穿他捏?

    柯南小鬼胡思乱想着,木下五郎伸手指着前面,笑着说道:“毛利先生,我们帮您订的旅店就在前面了?!?br />
    “旅店终于到了嘛?那真是太好了!”毛利大叔看着跟前的旅店,惊喜道,“……这家旅店看上去很不错??!是你们敷岛最号的旅店了吧?”

    毛利大叔正准备进去,木下五郎干笑着拦住,解释道:“毛利先生,很抱歉,这家旅店已经被我们村公所包了下来,这几天只招待允文大人、灰原大小姐两位客人,你们三位的住所,在别的地方……”

    “被包下来了?”毛利大叔有点不爽。

    至于柯南,他在听到“灰原大小姐”这个称呼时,嘴角一个劲儿的抽搐,想到了自己被当小白鼠观察的悲催生活……

    木下五郎又带着柯南他们往前面走了一段距离,然后停在了一个破旧的旅店门前,微笑着说道:“毛利先生,小兰小姐,这就是你们的住所了。招待不周,还请见谅……”

    “哈?”柯南他们看看跟前的破旅店,又看看不远处舒允文住的豪华旅店,一脑门儿的黑线——

    拜托!这种强烈的对比……你们是故意的吧?

    ……

    中午,十二点半,敷岛灯塔的楼上。

    上原康夫拿着望远镜,观察着海军洞穴前的场景,脸色阴沉。

    “……那个除灵师已经把封印海军洞穴的材料运来了。接下来只要等他把海军洞穴封印住,就可以去洞穴里面找价值十亿日元的黄金……不过,那个该死的滨田,他还是不肯说出黄金到底藏在什么地方,而且还说要用这些黄金为代价,请除灵师大人帮他……”

    上原康夫想着早上去派出所看滨田幸二的事情,表情越发难看:“……如果真的让滨田把黄金的位置告诉除灵师,那肯定就没我的份儿了……还有,刚才木下五郎先生无意间说起,岛上似乎以名人演讲的名义请来了名侦探毛利小五郎,也是为了找出黄金的下落……”

    “……听说毛利小五郎是一位非常厉害的侦探,如果被他先一步找出黄金下落的话……”

    上原康夫皱着眉头,想到木下五郎说起毛利小五郎下午三点钟会在村公民馆里面演讲,脑中忽然有了主意:

    “村子派出所就在村公民馆附近,派出所里面只有两名警员,如果那个侦探遇到袭击的话,他们肯定会全部去公民馆那边……而且,村子里的人现在基本上都在村子外面砍槐树,如果时机恰当的话,或许可以……”

    上原康夫思索着,心里面有了决定。

    ……

    中午一点半。

    海军洞穴里面,黑羽快斗靠在墙壁上,看着跟前的一堆器械,“吭哧吭哧”地喘着粗气——

    好吧,他从上午十一点半开始搬东西,搬到现在总算是搬完了,这把他给累的……

    他可是堂堂的怪盗基德??!居然被人威胁当了这么长时间的苦工,这特么真是一把辛酸泪??!

    黑羽快斗心中嗟叹着,然后眼前忽然出现了一个便当,是同为劳力的田中给他的。

    黑羽快斗接过便当后道谢一声,想了想,走到了供奉神龛前,钻进洞里面,爬到了下面的洞穴,走到了舒允文身旁坐下。

    舒允文正无聊地玩着掌机游戏,看到快斗后愣了一下:“你怎么下来了?”

    快斗也不说话,默默地伸出被磨出了水泡的双手,然后两眼幽怨地看着舒允文,脸上写满了委屈和伤心。

    “咦~~”舒允文被快斗的眼神看得一阵哆嗦,抖了一地的鸡皮疙瘩,“……你想干什么?我擦!有话直说,离我远点,再敢靠近我一步我就踹死你!”

    妈蛋!你这是什么眼神?老子不搞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