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咧?你怎么就吃这么一点?”

    海军洞穴前,舒允文看到灰原哀只吃了半个饭团、一个煮鸡蛋,有点奇怪:“……你在减肥嘛?”

    减肥?减肥你妹!我明明是被你刺激的没胃口了好不好?

    灰原哀一双死鱼眼,对舒允文使出必杀技“萝莉哀的凝视”,淡淡地说道:“我已经吃饱,去里面看看我姐姐?!?br />
    灰原哀话落,站起身来,向着海军洞穴走去。

    “灰原,你别自己乱跑,里面说不定还有危险……哎,真是的!你等等我!”舒允文看着灰原走进了洞穴里面,无奈地站起身来,对三上武男道,“……三上先生,你们自己吃吧,我去里面看看?!?br />
    妈蛋!灰原哀也是个熊萝莉,让你等一会儿,你非得现在就进去……

    “好的,允文大人?!比衔淠泄ЧЬ淳吹卮鹩σ簧?,在座的人也都站起身来,向着舒允文弯腰行礼。

    舒允文拿了两个手电筒,快步走进了海军洞穴里面,几步追上灰原哀,塞给灰原哀一个手电筒:“……自己拿着。这个洞穴里面很黑的,地面又不平,一个不小心就会摔倒……”

    灰原哀愣了一下,接过手电筒,开口道:“谢谢?!?br />
    “不用谢?!笔嬖饰乃婵诨卮?,打开手电筒,然后和灰原哀一起走到了封印凶灵王的地方。

    成实、明美也发现了舒允文和灰原哀,明美更是飘到了灰原哀的身前,比划着和灰原哀聊了几句,然后又飞回去接着打BOSS。

    灰原哀看了一会儿,也终于明白舒允文刚才为什么会跑出去吃东西——因为这场景简直太无聊了。

    目光从凶灵王的身上挪开,灰原哀拿着手电筒,开始在洞穴中闲逛起来。

    在逛到洞**供奉的神龛前时,灰原哀忽然“啊咧”一声,然后凑到了神龛那里,还在神龛上轻轻敲了两下,开口道:“除灵师,这里好像藏着一个洞穴哦~”

    “什么?”舒允文愣了一下,然后快步走到了灰原哀旁边,认真打量着。

    这个神龛是木制的,应该是岛上的人放置的,上面写着供奉海军,供奉台上有蜡烛燃烧干净后留下的蜡印,显然之前一直有人更换蜡烛。

    舒允文简单地看了两眼,然后走到神龛旁边,用力地推开神龛,果然看到后面有一个可以容纳小孩通过的洞穴。

    洞穴另外一头隐约可见亮光,里面还码着整整齐齐的砖块台阶,应该是人工建造的,而且时间应该并不长。

    灰原哀向着洞穴里面看了看,舒允文也有点好奇,扭头对成实道:“……成实,你过来帮个忙,去这洞里面探一探,看看情况?!?br />
    “好的,允文大人?!闭诖駼OSS的成实飞了过来,然后飞进洞穴里面转了一圈,回答道,“允文大人,这个洞穴出去以后是一个小型岩洞,外面就是大海,风景很不错。您要是觉得干等无聊的话,可以去下面逛逛?!?br />
    “我知道了,谢了成实?!?br />
    舒允文道谢一声,成实又在洞穴里面探索着,继续说道:“……对了,我刚才看了下,这个洞穴中间那段台阶的砖块砌的很不稳,你们要是下来的话,一定要小心一……嗯?嗯?!”

    “怎么了,成实?”舒允文愣了一下,连忙追问。

    成实立刻回答道:“……允文大人,这洞穴中间那一段台阶的小砖块儿好像都是金砖,一共有差不多四百块,差不多六百多公斤……”

    “哈?金砖?!”舒允文听到成实的话,顿时一脸懵逼。

    话说,这洞穴的台阶砖头怎么用的是金砖?谁这么奢侈,居然用金砖做台阶?

    舒允文心里面吐槽着,然后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伸手一拍脑门儿——

    妈蛋!这些金砖该不会就是那什么龙神号上价值十亿日元的黄金吧?四百多块、六百多公斤,从数字上刚刚好??!

    不过,这些黄金不是应该沉在海底了嘛?怎么会被人藏在这里?

    舒允文一脑门儿的雾水,琢磨了一会儿,然后摇了摇头。

    得!甭想那么多了,这批黄金既然被他发现了,那肯定就是他的了。

    他记得报纸上曾经说过,黄金属于逃漏税的船主的,后来因为台风的缘故,船只沉没,船主死在海里,这批黄金只要被发现,肯定就会收归日本政府所有——把黄金交给日本政府?舒允文还不如自己留着呢~

    话说起来,这些黄金是被人藏在这里的,那个藏黄金的人是个麻烦??!

    那个人事后要是发现黄金不见了,肯定会怀疑到他身上……

    虽然那个藏黄金的也不是什么好货,但被盯上终究不好??!

    咱可是有地位的人,捞黑钱可以,但绝对不能留下把柄!~

    要不,咱先假装没发现,等以后再回来一趟把黄金取走?对了,到时候还可以留个怪盗基德或者鲁邦三世的纸条混淆视听……

    舒允文思索着,心里面已经有了决定,灰原哀则在旁边问道:“这里能下去吗?”

    “当然能下去,不过中间的砖块不稳,下去的时候要小心一些?!笔嬖饰乃婵谒底?,然后和灰原哀一前一后,爬进了下方的岩洞里面,果然看到了阳光和大海。

    舒允文、灰原哀一起走到岩洞的岸边,灰原哀忽然低头蹲下,看到了海水里的几条游鱼后微微一愣,然后脱掉鞋子,两脚伸进了海水里面,嘴角弯起,两脚轻松地荡来荡去。

    舒允文看看灰原,撇了撇嘴,然后躺在旁边的岩石上,看着大海消磨着时间。

    转眼间,时间已经到了下午三点半。

    舒允文依旧悠闲地看着海面,忽然间脑中响起了成实的声音:“允文大人,这只凶灵王被我们打死了……”

    “打死了?”舒允文愣了一下,然后一回想,貌似刚才那一声凶灵王的叫声尤其的憋屈、凄惨和不甘,“……你等着,我这就上去……对了,凶灵王有没有留下什么宝贝?”

    “就留下一把兵器,似刀非刀、似剑非?!背墒祷卮?。

    “这样啊……”舒允文了然地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这只凶灵王,是在被封印以后才成了凶灵王,然后就在封印里面待了整整四百年,是个穷逼也很正常的……

    舒允文喊了灰原,两个人一起爬回到了海军洞穴里面,走到供奉牌位前,果然看到地面上飘着一团阴气、鬼气汇聚而成的兵器,似刀非刀、似剑非剑。

    舒允文接过那把鬼兵,来回打量了两眼,然后抬头道:“成实、明美,这把兵器你们俩谁要?”

    成实立刻推让,开玩笑道:“给明美小姐吧,我的力量主要在自身鬼火,有没有兵器差别其实不大。倒是明美小姐,她是《天?!分械钠锸?,怎么能没有佩剑?”

    “……既然这样,那就给明美小姐吧?!?br />
    舒允文点了点头,扭头看向明美,把剑递给了明美,笑着说道:

    “……明美小姐,你的大宝剑~”